2014-12-23

【主場博客】姚崢嶸:「主場」不是蔡東豪 (1367)


【利益申報:我認識蔡東豪,但不是深交;從「主場」執笠那天至今,我們間的溝通,只限於當日我向他發過一個我指明他不需回覆的短訊。我的「主場」身份,是博客兼義工。】

當日林行止賣信報,還要是賣給李澤楷,不少讀者(包括我)都很擔心信報會變質。到今日,信報的改變大家有目共睹,我最近也停了多年的訂閱(網上版)。我倒沒認為有需要找林先生出來交待,甚至質問他有沒有後悔、愧疚(儘管我主觀認為他應該有)。

偏偏,大家對評論蔡東豪的興緻卻很高。

現在,坊間對「主場」重生,背後竟又有蔡東豪影子,反應可謂兩極,也重提當日執笠時的各種指控。我不準備詳細討論,只想講以下兩點:

(1)「交代」

執笠那日,有評論者「懶」聰明說,蔡東豪選擇在慶祝開張兩週年前兩天結業,是為了省遣散費。若有人認為,員工埋班兩日,網站便可開業,當然非常可笑;但到今時今日,仍有人(例如信報「金針集」)拿這點來「質問」蔡,若不是無知,就是惡毒。我不知道「主場」的遣散安排,只提供兩點觀察給讀者參考:

(a)我認識「主場」的所有前員工,部份在結業後見過不只一次,從未見任何人對蔡有半句怨言(也可從這篇文章得到證實,作者現時還是競爭對手的員工);反之,他們見外人對蔡的種種批評,都覺得十分委屈,但又有默契地,不會回應(不錯,大家可以要求蔡交代,但員工卻沒有責任解釋任何事)。

(b)除了多個媒體報導兩名前總篇已回巢,據我所知,超過一半的前員工亦已歸隊搞「新場」。假如蔡當真是個無良僱主,我倒很想了解他對員工落了甚麼邪降,令他們如此死心塌地。

我當然也想知道,那些很熱心替「主場」員工不值的批評者,可有了解過員工的真正想法?

作為博客,執笠有解釋當然好,但對「主場」的「不辭而別」,我除了覺得可惜,倒不感覺「主場」或蔡對我有甚麼虧欠。正如有朋友遇到困難,並且表明有難言之忍,你有權怪責他沒向你解釋是不夠朋友,亦可選擇尊重他的決定。

(2)「信任」

「主場」生命只有短短兩年,她宣告突然死亡引起的多少震撼,代表了她的成績。而做出這個成績,蔡東豪作為金主、牽頭人、宣傳機器、吸引博客的「皮條客」,固然有貢獻,但我認為主要應歸功於負責日常運作的團隊(恕我不自量力:博客也有點功勞)。

你可以對蔡東豪個人很有意見,也可以不(再)信任他,但把這延伸到不信任「新場」,不但是言之過早,也對「新場」的員工(當中包括大部份「舊場」主力)有欠尊重。他們除了把「舊場」搞得有聲有色,在雨傘運動中也大都是主力參與者,投身佔領、寫文章、及在其他媒體施展從「主場」磨練到的篇採策展武功。換言之,他們不但是「能人」,更是「好人」。把他們低貶為一班盲目跟隨蔡的人,是大不敬。

最終我認為,無論蔡東豪搞媒體的終極目標是為名、為利、為影響力,還是為公義,甚至為貪玩,都不重要。只要「新場」繼續警惡懲奸,為讀者增進知識和眼界,那就值得繼續支持了。如果蔡和「新場」變成港共走狗,我必定陪大家一齊鬧鋪勁。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