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24

【輔仁媒體】言兼:大學Hoodie哲學──從穿衣看大學生的身份認同 (1252)

中文大學

最近與同學 – 熟悉的與不熟悉的一起吃午飯,話題是談論大學裏不同團體推出的衛衣,一邊笑設計,一邊罵設計。

有一位同學開宗明義,點明了心跡:最好就是衛衣上大大的寫上學校名或學系,那麼乘地鐵的時候,旁邊的人都能靠你穿的認出你是什麽什麽大學、什麽什麽學系學生。當然這樣的方法容易聚焦旁人的目光,而這一群所謂社會的棟樑定必有一種飄飄然的感覺。

這些衛衣(Hoodie – Hooded sweatshirt)、T恤(T shirt)一方面是各團體最賺錢的項目之一,同時成了這群再也不能穿校服的青年人對外宣揚自己身份的最好、也是唯一的證明。

猶記得中學的時候,一位具資歷的年長老師說過的一番話。當香港還是只得一所法定大學的年代,即很久很久以前,大學生都是打領呔的。當然那個時候的大學生都是人中之龍,談吐、打扮都很得體,穿戴都會尊重學府的氛圍、尊重老教授的課堂,而不是剛起床換不了衣服,把腳毛全露出來、踢著拖鞋的走進演講廳。最重點的是,那領呔並不是隨隨便便的街上貨色,要不然旁人會誤以爲你是走錯路,來錯地方的洋行文員,而是大學的領呔。上面的校徽在綠色的絲綢映襯下更覺閃亮奪目。手裏是拿著一本沉甸甸的硬皮教科書,封面上是金色刻著的長長英文(或根本不是英文),生怕旁人誤會是那普通的中學課本。

以上是大學生還是社會精英的必然代名詞的時候的境況。到了現在,後大學普及化的香港竟然還出現這種大學生穿衣身份認同的問題。

在大學站上下車的,並不必定是馬料水大學的書生;在九龍塘上下車的,也非必然是市區大學或基督教大學的漂亮面孔,即使是未建成的西港島綫,乘車的也沒有保證是最高學府的米高或珍妮花。而在這時候印有團體名稱的服飾就發揮了對穿衣者的功用了。這好像是一個證明,讓旁邊的中學生知道您是公開試的成功者、他的學習對象,再給您一個羡慕的眼光。讓旁邊的叔叔嬸嬸知道您是難得的大學生,認爲您見多識廣、博學多才,讓在東鐵上有位子坐的女士也叮囑自己肚皮裡的小生命將來要像您一樣成大器。

可是現在最奇怪的現象是,有些人會托其他人訂購、穿其他人所屬團體、修讀學系的衛衣。舉例說在九龍讀書的,卻穿一件對岸學校的衛衣在大樓之間穿梭;或又是在這大學的這學系中上課,卻穿上友校相同學系的服飾遊走。

當然,這是以欣賞設計者眼光的舉動,用行動去支持設計者;但我們也不可以排除那往所為更好的學校看,不安於現狀,羡慕的眼光。現在,衣不稱身(身材)可能再不是問題,可是卻出現了衣不稱身(身分)的障礙了。

人生,特別是香港人的人生,縂離不開無時無刻的比較。年輕人經公開試一役後,要過放榜、派聯招結果的重重難關,得來的結果未必是自己所期許的。派入A2、A3(即聯招次選)的大有人在。入不了A1,那麽穿A1的衛衣,既可以過一過癮,實現一下發過的夢,也可以暫時掩蓋一下自身的不安自卑感。

各大院校的團體、學會、系會的宣傳出版幹事(或同等級),您們的職責極其重大。你們的設計承載了同學的、或“其他”同學的自信,是自信的來源。

然而大家請不要忘記,自信的最終極,是建立在自己的善、個人成功、對社會的貢獻、對身邊人的感染力。有能力加入什麽了不起的團體,只是自身一少部分,不記得這一些東西完完全全的覆蓋自己的身軀。要對自己有信心呀!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