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12-24

【輔仁媒體】馬黑白:比起《立場》,我更相信《墳場》 (1638)

《主場》之死,蔡東豪解釋,是他誤判、他恐懼。雖然他沒有說明,但大家心裡有數,他指的是什麼,而當時大家亦無打爛沙盤問到篤。不過,今日《主場》居然再生了。那麼,我們就有理由相信,這是因為蔡東豪今次沒有誤判,並且不再恐懼。

相信沒有正常人會夠膽說,今天傳媒所受的政治壓力,比起幾個月前低。既然如此,《主場》何以復生呢?除非蔡東豪已經克服政治壓力,變得無畏無懼,可能性有兩個:一,蔡東豪與施壓者直接達成了協議,只講「可以講」的事;二,雖然兩者沒有達成任何協議,但會自動醒水,凡是直指施壓者要害的觀點,將不會是《立場》的立場。

兩者其實有無分別?答案是無。明確協議和自我審查,結果無異,都是擾亂民意,誤導民智。CCTVB新聞部有無收過中聯辦電話,要求抽起七警「拳打腳踢」的報道?我們不會知道,而且這條問題無關重要,因為事實是報道的確被抽起了。同樣地,他日《立場》繼承主流傳媒,妖魔化本土思潮,主張見好就收,又有何難?

雨傘革命爆發不久,泛民集體潛水,偶爾出來,其動機亦離不開「重奪話語權」,後來呼籲抗爭者退場之頻繁,更不亞於政府,成為建制的中流砥柱。《主場》以往與泛民關係密切,處處為其護航。若果《立場》無法指出自己與《主場》有何分別的話,有人將其定義為「代表泛民立場的喉舌報」也怪不得人。

你認為我太陰謀論嗎?其實我都不想。不過,正如我之前所講,除非蔡東豪已經變得無畏無懼,否則,今時今日陰謀論一點,比起相信「愛與和平」更安全,更合符現實。問問你自己,《主場》無提供原因,無備份文章,無聲無色便摺了,這合理嗎?。雨傘革命,關鍵時刻,你我每日戰戰競競,蔡東豪卻選擇行山,這合理嗎?曲終人散之後,他若有啓悟地重現人間,《主場》突然翻生,這又合理嗎?

不要跟我說,俾次機會啦,唔試過點知唔得呢,可能同以前唔同呢。問題不在於為何我不相信蔡東豪,而是蔡東豪拿出了什麼令我覺得《立場》可信。心水清者自會發現,原來沒有,從來都沒有。因此,比起《立場》,我更相信《墳場》。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