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1-11

【蘋果日報】高慧然:活在「平行時空的」香港人 (733)

一位署名「河畔住戶」的讀者寫信去報館投訴,認為我的文章「可憐的香港人」一文「非常武斷,用字涼薄,偏彼(頗)」,要求報館「作出收回並公開道歉」。
這位讀者在河畔花園住了八年,一家四口住在兩百餘呎單位,「雖未至於非常寬敞」,但「融合居住」,「並不覺得自己可憐」。他認為我寫那篇文章是「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至於一個242呎單位賣385萬,是否合理,他認為是「見人(仁)見智」,應該用「自由巿場價格衡量」。
投訴信洋洋灑灑寫了一大篇,不知讀者是有心或是無意,偏偏沒寫他八年前的買入價是多少。我大膽猜測他是既得利益者。有人問,為甚麼香港的樓價高到正常人無法企及的高度,香港人卻逆來順受不暴動?為甚麼?這就是原因了,上了車(哪怕是四個人住在兩百呎單位!)的既得利益者們根本不介意縮水樓賣16000元/呎,能升到160000元/呎更好!他們只介意持有的縮水單位只有一個,而不是更多。至於今天的「上車盤」能不能再像過去那樣令年輕人看到樓換樓的希望,亦不在他們考慮之中。
住着不合理的空間,支付不合理的價格,而不覺得可憐,被不合理制度欺凌卻反過來欺凌指出真相的人,成為不合理制度的幫兇。香港樓巿價格之癲,多得這些活在「平行時空的」香港人不少。
我把投訴信放上網,有幾條回應頗有見地,借來一用:「凡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連自己可憐都唔知,這個人真正可憐」、「奴隸認為還有屎吃,活得相當不錯」。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