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1-09

【評台】林夕講堂:你還沉默嗎? (3319)

3

香港有無審查?無,表面上無。一如林夕所言,香港在中、港、台三地來說,依然是最自由的地方。不過試問今時今日,又有幾多位歌手的歌,心甘情願只在港台兩地播放? 一涉足大陸,審查就來了。

林夕在香港大學香港研究學系講座「我所愛的香港」中,談到他遭遇的許多次被審查經歷。

一次是關於「狼」。當時一名「中間人」對他的詞有意見,稱不可用「狼」字,必須改名。當時林夕心想,中國大陸不就有本書叫《狼圖騰》嗎?怎麼歌詞就不能談「狼」?對方只說「這很難解釋」。

「所以是不知什麼時候不能用『馬』、不能用『牛』嘛。」林夕想。最後他妥協了。

第二次是關於「無恥」。林夕填的是一首情歌,內容不過是以「溫良恭儉讓的態度力數前度多麼無恥」,然而「中間人」又說不行,說「無恥」在香港太敏感。

「莫非審批的人太過心虛?」林夕想。最後他也妥協了。

第三次是關於「中槍」。林夕又收到電話說,「中槍」不行,要改。那時候歌詞還未送審,之所以說「不行」,不過是「中間人」的估算,覺得「中槍」比較敏感,不會通過審查。「在歌詞中槍都敏感?」林夕問。「中槍不行,只可以受傷。」對方說。

換着是個態度隨便的填詞人,「中槍」和「受傷」反正音近,說改就改吧,也沒什麼所謂;然而林夕這次沒有妥協了。「不能夠讓不必要的沉默繼續下去。」於是他用長篇大論,向對方力陳己見,說「中槍」實在沒有問題──比如說韓國有首歌叫《像中槍一樣》,就在內地熱播。「搜索『魔鏡歌詞網』,也有23筆涉及『中槍』的歌詞。」

然而對方堅持不可「中槍」。最終歌詞還是以「受傷」出街。「創作即使有豐富文化土壤,只要無自由空氣,也是會窒息的。」

除了來自掌權者的「有形審查」外,還有來自政治氣氛的「無形審查」。林夕以「煙火」為例:「無論『煙火』『煙花』,哪個順耳就放進歌詞。」他說,從前選擇哪種說法都不會演變成罵戰,如今如果用國語版的「煙火」,即可能會被批為「賣港賊」,「要落地獄」。為被免引起的討論令歌詞內容本身失焦,如今林夕說,假如音調上只能用「煙火」而不是「煙花」,他會寧願不寫這個字。

回憶從前寫《皇后大道中》的日子,林夕說:「以前所謂香港本色就是『乜都得』,靈活運用。」然而如今寫什麼都得左思右想。填詞人的自由受到限制,最終損失的其實還是聽眾。

他形容自己是「文化從業員的一顆小螺絲釘」,但「十幾年前龍應台就說過,一顆小螺絲釘其實可以影響整部機器。只要齊心合力不要搞破壞,鬆一些、靈活些、有彈性一些,整部機器就會崩潰。」

面對當前景况,他只能相信「人可以影響人」。人人從個人出發,同心協力抵禦壓力,才是驅除審查恐懼的不二法門。

 香港電台文教組節目《大學堂》由趙善恩主持,節目播放專上院校精選講座,內容涵蓋文學、歷史、哲學、商業、工程、音樂等範疇。《大學堂》現逢星期日晚上8:00於香港電台第一台(FM92.6 – 94.4)播出,港台網站(radio1.rthk.hk)同步播出及提供節目重溫。

[整理.楊天帥]

原文載於明報世紀版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