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2-22

【蘋果日報】高慧然:文明與落後 (259)

中國人去台灣,對當地的第一個印象是:落後。台灣沒有那麼多高樓大廈,也沒有「大褲衩」那麼標新立異的建築。
但台灣先進的地方其實也正在此。中國「先進」,因為可以強徵土地,可以偷工減料,三個月平地起高樓,豆腐渣橋樑被貨車壓斷的新聞時有所聞。一個以速度和新穎為目標的國度,注定了以放棄質素為代價。
第一次去台南,我也發出過「好舊啊」的驚嘆!但那種驚嘆,是由衷的拜服與羨慕。300多歲的延平街,由荷蘭人建造,被譽為「台灣第一街」,延用至今;90歲的新化老街,由日治時期興建,東西兩邊的風格截然兩樣;台南火車站於1900年竣工,到今日已屆115歲高齡,但仍獨具魅力,它風格簡約、氣質古樸,有一番內斂的氣派。
至於1896年創立的台南神學院,歌德式建築與台灣傳統瓦屋共呈中西合璧之美。去台中同樣有這種感覺,建於日治時期的「宮原眼科」,建築之初,是一眼科診所,到了今天,更成為一間風格獨特的雪糕店,但內外建築仍保留當初風格。
舊,證明的不是台灣的落後,恰恰相反,而是先進。它見證了人類對歷史和時間的尊重。
一個地方,時間和人真切地發生着關係,昨天、今天緊密相連,然後,你才會寄望明天。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