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2-22

【蘋果日報】畢明:事先張揚奧斯卡 (1190)


(網上圖片)

多得邁克長年關注揶揄,本人「奧斯卡神婆」的聲名狼藉馳名不脛而走,準繩的業績百無一用,唯法國南及新界西的奧斯卡外圍賠率已受到我的預測影響矣。風水佬風水婆呃你十年八次,出得嚟行,見好冇得唔玩,今年冒最大的招牌不保凶險,賽果還是奮不顧身預測下去。我不亂測oscars,誰亂測oscars呢。
是年預測失誤凶險最大,因過年稿期提早,方便小編收爐,不能像往年觀察各路名馬黑馬至尾段衝刺、不能看沙圈晨操暨入閘情況,要知道,奧斯卡夜前的最後數天臨門催谷極為重要,影廠、監製四出游說造勢也是風聲端倪,今年不能貼市至最接近比賽日之前一夜占星,要以早了好幾天的天象走勢分析,唯盡力而為,信心十足地錯鑊甘香鬆脆又如何!
最佳男配角。本屆競爭最激烈一項,齊集的五位候選人,不是一手同花順,都係四條A加隻King。個個心口放得下「實至名歸」四個字,兩次。老薑Robert Duvall撐起半套電影不必說,Edward Norton在《飛鳥俠》恰如其份地搶鏡,桀傲偏執賤賤地,你會相信精神病院走犯,表現放於每一屆奧斯卡都有得贏;更可怕是《獵狐捕手》的Mark Ruffalo,放棄了自己的肉身潛入角色無縫,家常低調,豆腐煮到出神入廟。可惜,遇着《鼓動真我》的魔鬼教練J.K. Simmons,化身人肉音樂木人巷,為特訓出最強樂手不惜折磨你肉體自尊祖宗38代以及方圓百里所有生物以至昆蟲,神憎鬼厭不擇手段,節奏、元神、瘋狂,他捏入手心入骨出血,這種角色及演繹額頭有個「獎」字的,時勢氣勢Simmons必勝。
最佳女配角。最欠競爭及睇頭一項,沒有哪一個交出「老娘是來拿獎」的氣焰和氣魄。事實Meryl Streep再強也無法為悶作《魔法黑森林》變法,梅姨是今年三缺一嗰隻戥腳來。Keira Knightley提名已是足夠肯定,今年是書僮,Emma Stone雖好但戲份太少,擂台根本祇剩下Patricia Arquette與Laura Dern戴着拳套互釘,我看Arquette高一線,花12年演好《Boyhood》一個角色一部電影,她的角色細胞真正透現歲月桑田。
最佳女主角。開始殘忍了,但沒有去年恐怖,去年差不多任何一個輸你都會心痛肉赤,今年,有兩個提名是陪跑,一個是獎勵,跑道上又剩下兩個選手。《狂野行》的Reese Witherspoon演內傷破碎,用一程超越人體極限的毅行來自我救贖排毒,寂寞末期加童年重傷,你直情想直奔去急救箱拿AA超能膠替她黐好止血,勝造七級浮屠,但她當年憑《弦途有你》拿的影后有「預繳」成份,曾獲提早派彩的今年要讓半球了。反而Julianne Moore的影后名份,以資歷能力履歷計有點「過期」未付,乘她逐層慢性枯萎失智,演活一個因腦退化而點滴失智的知識份子,不着跡地切棉裏洋蔥,無聲催淚,哭了你才知被感動,她深深自責得病竟向家人道歉你才覺苦到舌尖,掙扎充滿傷痕卻不見血,奧斯卡為了對病症勇士們及其家人肯定,捨 Moore其誰。
最佳男主角。最痛苦。情感上,我又一打令Benedict Cumberbatch無印演出天才慘角圖靈值得盲目追捧,但Steve Carell易容易身重新投胎的演gay subtext寫遍全身滿臉的大亨,厲害級別屬於過份與驚人。遺憾這項,又是最後兩強的俄羅斯輪盤,Michael Keaton一槍,Eddie Redmayne一槍,睇吓邊個死先。基頓鹹魚自嘲戲外入格到戲內,整部電影個人和自己ego瘋狂摔角,焦頭爛牙,他用七傷拳狂毆自我成仙終於飛鳥變火鳳凰,很大程度影帝在望。但我寧願輸,買冷半分,認為是演霍金的英國小將反勝馬鼻毛前面條塵。霍金,是真人,奧斯卡至愛,此外,Redmayne看得出用了999純金真心去演,他對角色有尊敬,對演出零自覺,真係零。由常人到病人,逐步失去語言及活動能力,層次和階段性心理光暗分明,最後用眼神及最低肢體語言表達欲望才情鹹濕和愛,難度分9.999,再加上評審可順手讚揚世紀偉大人物霍金,場面感人。
最佳導演。冇痛苦。起碼我沒有,《飛鳥俠》的Alejandro G. Iñárritu。你可能問,為何不選也是大熱的Richard Linklater?以戲論戲,計end product本身,《飛鳥俠》是神級的,由創意到編劇到演出,導演居功至偉,不單是instant classic,未來十年廿年,電影行電影課堂必反覆細嚼解剖談論,亮點太多。《Boyhood》的亮點,則是整個製作的concept,超越了電影那165分鐘本身,台前幕後人員耗足12年拍一個孩子及其父母家庭的12年成長故事,是不朽的,但故事本身不及《飛鳥俠》出神。
最佳影片。最佳導演給了《飛鳥俠》,最佳電影就是《Boyhood》(除非調轉)。這是整個製作的勝利,要表揚片廠肯投資花12年才有收成的創作,表揚導演及演員們多年不倦投入,拍下電影史上第一部“timelapse photography of a human being”。平常電影裏一個角色的成長,換一個年長十年的演員,化一個年長十年的妝就是,《Boyhood》一面求真一面實驗同時寫下電影里程,實時紀錄了人物、時代、心態的變遷,主角配角和時空真的一起老了12年。藝術,就是求新求真。
(截稿之日,《Boyhood》走勢變冷,勢危,但今年提早交稿,所選是個人心水為主,客觀分析為次,又試一次!)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