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2-24

【熱血時報】Ray:白癡,饒舌由始至終都是政治! (3732)



今屆奧斯卡頒獎禮,電影《馬丁路德金-夢想之路》(Selma)點題作品,由騷靈樂手 John Legend 與饒舌歌手 Common 合作的《Glory》贏得最佳電影歌曲。期間 Common 一席話支持香港雨傘革命抗爭激起千重浪,深深贏得香港市民認同之餘,同時被強國網民批評「挑機」和「政治化」,甚至要求同台的 John Legend 澄清。

所謂「文化抗共」,這個共國的人民,腦袋除了錢還是錢,跟他們講文化,幾近對牛彈琴。即使對 Hip-hop 只有皮毛認識,都知道現代饒舌文化的產生,就與政治有莫大關係。

Hip-hop 文化,本來就與黑人政治社會文化密不可分。塗鴉的原來理念,除了是幫會宣示權力有效範圍的語句,更重要的在往後演變成挑戰媒體,挑戰統治階級,在屬於公共的空間發聲提出質問。始終,美國黑人低下階層發聲空間有限,唯有直接了當在公共空間發聲,才有力突破白人為主的媒體滅聲。

饒舌文化,雖然源於非州黑人的說唱技巧,亦經歷過美國20世紀爵士與 R&B 的洗禮,但當今流行的饒舌曲,很大程度建基於60年代末衍生的 Political hip-hop。起初,這類歌曲的歌詞,都是一些年青人將自己對社會的不滿,對黑人在政治上、社會上及工作上的看法和訴求;然後,加上 funk 或 jazz 的曲底,再讀歌自己的創作。要理解並不困難,找回1970年 The Last Poets 的同名專輯聽過便知。起初,歌曲的 rap 詞本身不一定有韻律可言,而且是非常地下的創作;但自80年代起,隨東岸 public enemy 在商業市場取得成功,加上西岸 N.W.A. 堀起,加上大大小小的團體與個體,political hip-hop 潮流在80年代中至90年代初基本成型。

Political hip-hop 歌曲基本內容,離不開批判政府,批判警察,批判資本主義剝削小市民,以及宣揚美國非裔黑人民族主義等等。無他,雖然馬丁路德金的抗爭為黑人成功平權,帶來參與選舉的權利,廢除各種不合理的種族隔離政策,但實際上這個由白人當道的社會,仍處處為難黑人。直至今時今日,執法機構對黑人的歧視依然存在,去年才剛發生一宗黑人少年被白人警察射殺的事故。Political hip-hop 的存在,不像強國天朝傳媒自吹自擂,而是這個社會真的很有問題,真的有保守白人看不起黑人,在可能的發表空間下,黑人必須表達自我。

根本上,全世界最成功的饒舌歌手,哪管是 Dr. Dre、Kanye West、Eminem、The Roots、Ice Cube 等,無一不沾政治範疇。就連最商業的 Kanye West,都敢於批判社會對黑人的剝削,聽聽《New Slaves》便知。即使時而勢易,黑人得到前所未有的地位與認同,大眾的偏見依然存在。今日 hip-hop 之所以有「火」,正是出自對主流白人意識形態從不折服。

論態度,《Glory》是非常明顯的 political hip-hop 類型;當然,其戾氣不能與《Fuck da Police》一類 hardcore 歌曲比較,但態度不變,向當年不為權勢淫威折服,為理想支持到最後一刻的抗爭者致敬。「Glory」的更深層意義,是未到勝利一刻,從不會宣布自己勝利,歌詞中寫到︰

「Now the war is not over
Victory isn't won
And we'll fight on to the finish
Then when it's all done
We'll cry glory, oh glory
We'll cry glory, oh glory」

這支歌提醒大眾,時至今日黑人仍要面對不公義,只有達致真正的平等,才值得大呼榮耀,才有資格稱為勝利者。

由始至終,現代饒舌離不開政治。沒有公民意識的強國奴,又識條鐵麼?他們對奧斯卡的理解,最多只去到扮獲遨參加頒獎禮,然後扮暈搏見報。It's sad, but very true.

但香港人亦要留意,你們不要太高興,雨傘革命是失敗的,大家仍然要抗爭。再次提醒,只有勝利者才配得上稱為榮耀,否則拿著別人的打氣話打飛機,則只會變成矯情的左膠。



(明珠台截圖)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