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2-05

【熱血時報】光復我香江:不爭辯、不同情、不包容,時刻對中共喪屍保持警戒 (2202)


香港大學學生會校園電視在 Facebook 報道,昨日學生會今年度周年大選中央諮詢大會中,早前被指有紅色背景的「Smarties」內閣候選康樂秘書叶璐珊承認是中國共青團成員,並指港大九成九中國學生都是共青團成員,指這是「好普遍現象」,「不清楚(台下會眾的)疑慮」。

筆者曾經在 Youtube 看過一條二戰結束後,美國陸軍部為駐德美軍所攝製的一段教學影片,這部教學片裡面有一段意義十分深刻的內容,實在值得香港人好好品味學習。


在德國,各行各業都是希特拉體制的一部分,醫生、技工、鐘錶匠、郵差、農民、家務助理、玩具製造工人、理髮師、廚師,基本上每一個德國人都逃不出納粹的天羅地網。而他們當中最危險的,是這一群人──德國年青人。

德國的孩子都是在納粹掌權後出世的,他們的思想已經徹底被荼毒,他們自小就被訓練如果何出蠱惑來取勝,如何窺看對手的弱點,他們不知言論自由、新聞自由為何物。德國青年一路以來只曉得納粹的政治宣傳,他們是納粹黨最邪惡的犯罪產物之一。

差不多每一個自由人所相信的價值,他們都被訓練去仇恨之、摧毀之,他們相信他們生來便是優秀人種,世界的主人,而我們都是劣等,注定要做他們的奴隸。

……不要嘗試與德國人爭辯,不要妄想可以改變他們的思維,你的職責不是教育者,而是保持恆常警戒的衛兵!」

這段教學的觀點,用今日左膠的意識形態來看,實在是「政治極不正確」,嚴重「歧視」德國人。但這卻是確確實實當年駐德美軍的態度,美國在戰後能夠成功「改造」好戰的德國,避免其再度踏上武力擴張之道,光是馬歇爾計劃、柏林空運是不夠的。單純的物質援助,單方面的友好,對於獨裁遺毒根深蒂固的國家,分分鐘只會養狼狗咬春袋。

對於已經徹底戰敗的納粹黨,應對的態度尚且要如此冷酷無情。那麼對於今日依舊控制著十三億人口和廣闊領土的中共,無時無刻不活在中共幽靈下的香港人,若然還想保住本土的自由和權益,恐怕必須做得比當年美國人更加決絕。

叶璐珊的自白中坦言,「港大九成九中國學生都是共青團成員,是『好普遍現象』」,由此足見,在極權之下,每一個人都是暴政的體制的一部分,而這正正就香港本地學生的憂慮!

在大陸,由少先隊到共青團,共產黨的學生組織由小學接駁到中學,而且是學校系統幾乎唯一可以合法存在的政治性組織。共青團的組織活動搭配學校必修必考的政治課,在長時間的潛移默化下,中國的學生基本上不必再受共產黨組織的直接指令,也會條件反射地在政治問題上自動自覺同共產黨的宣傳方向保持一致。

在今日的共產黨學校的洗腦中,他們的教材又不會蠢到說:「新聞自由是邪惡,民主制度是腐敗。」他們洗腦依舊但方式更加隱晦狡猾,舉例說,中共會假惺惺地對學生講新聞自由對社會有利,但隨機話鋒一轉,立刻點出:「新聞自由是有底線的,新聞自由不能威脅國家安全、損害國家形象、阻礙國家統一、破壞民族團結。」

很明顯,這樣的「新聞自由」觀,和香港人或世界上其他自由國家所認識的價值觀,依舊是不無衝突。

嘗試去改變中國學生的思維是徒勞的,如果共產黨對一個學生十幾年持續不斷的政治洗腦是那麼容易被「消毒」的話,中共政權就不可能維持統治六十幾年至今了。

不要爭辯,不要同情,更加不要包容,如果「歧視」是孤立隔離這些中共喪屍的最好方法,那麼香港大專院校的同學就應該毫不猶豫地去做,不以為恥,反以為榮!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