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3-10

【蘋果日報】陳德章:別讓野蠻政權令我們失去理智 (1442)


■在周日的反水貨示威,有示威者圍着他們以為是「水貨客」的人叫罵,結果卻禍及無辜。資料圖片
雨傘運動於金鐘清場一刻起,佔領式抗命行動暫告一段落,不少市民轉而以其他方式表達對真普選的訴求,希望延續雨傘運動的精神,先有「鳩嗚」等快閃式行動以表達對警權暴力的不滿,到最近一個月演變成反水貨客及驅趕內地旅客的行動。由雨傘運動群眾要求撤回人大831決定及要求落實真普選未能迫使中共讓步,至及後挑戰警權等所有形式的抗爭行動都未能迫使當權者作出任何的實際讓步,而事態發展至今,部份群眾轉移向一簽多行政策衍生出的水貨客問題作出驅趕水貨客及內地旅客等行動。以上所有行動的出發點,無疑都是出自希望捍衞港人核心價值的良好動機,是針對中共及特區政府倒行逆施的暴行。但可惜反水貨客行動發展至前日,出現了不少被指過火的行為,包括腳踢老弱婦孺、包圍及指罵途人等,這些行為都受到了原來支持行動的市民不滿,同時令雨傘運動及其他延續的抗命行動所積累下來得來不易的社會感染力逐步減少。
不同方式的抗命或行動之所以出現,主要原因是雨傘運動結束後,整個運動失去了清晰的目標和方向,而群眾亦同時失去了耐性,以致不論任何人士或團體提出任何只要是打着針對中共的旗號的主張都會有群眾跟隨,而反水貨客的行動就是最佳例子。反水貨客原意是反對一簽多行等政策為本地居民利益帶來衝擊,起初的反水貨客行動以圍堵及類似「鳩嗚」等形式為行動模式針對藥房及大財團等,後來行動不斷「升級」到對老弱婦孺等「水貨客」作出攻擊、指罵內地旅客、甚至有出現用尿及污水潑向商店貨品等純粹發洩行為。筆者不是要針對此類「發洩行為」的動機為何,或去為一簽多行所延伸的問題作出辯護,而是希望帶出如果群眾運動因為行動模式而失去了社會支持,就必須要作出反省及檢討。
當反對水貨客的群眾依然高呼「勿忘初衷」延續爭取民主精神的同時,到底有否深思現在鬥水貨客的行為是否已經徹徹底底的忘了初衷。由佔領行動直接與當權者鬥爭,到挑戰警權暴力的反抗,到今天鬥水貨客及內地旅客的發洩行為,反水貨客的群眾必須承認鬥爭的對象和焦點已經不斷轉移和下降,甚至有誤中副車的情況出現。我們作為爭取民主的一分子,要思考到底鬥水貨客的行為還算不算得上是抗爭和爭取民主的行為,否則往後的行動只會令原來支持爭取民主的市民與我們越走越遠。抗爭是希望為社會帶來正面的改變,而非簡單的破壞秩序的反社會和發洩行為,抗爭的過程必然漫長且艱辛,但我們絕對不能因為政權對我們訴求的漠視而失去了判斷的能力,做出了違反民主和自由精神的行為。
在過去雨傘運動的日子,筆者曾多次強調我們不應被社會保守傳統「和理非非」框住抗爭的方式和路線,抗爭方式一定要多元及不排拒任何可行的方法。但在提出暴力抗爭的時候,要比提出非暴力抗爭的更有合理性和更完整的論述,否則只會被當權者及一般市民理解成「以暴易暴」的行為,並與一般的違法者無異。
以美國黑人民權運動為例,無論是Malcolm X的暴力抗爭路線或馬丁路德金的非暴力抗爭路線,他們的抗爭路線都是直接針對當時的美國政府,亦即是問題的根源。同樣地,針對一簽多行帶來的社會問題,我們必須將焦點和矛頭直接對準中共政權和特區政府,而非單單只向水貨客或內地旅客下手。更重要的是,我們不能忘記抗爭是為了帶來改變,而非帶來更多不必要的問題,更不能白白讓這些反社會和發洩行為污衊了抗爭甚至激進的旗幟。勿忘初衷不只是一個口號,更要實踐,我們不能因為政權的野蠻令我們失去了我們一直擁抱的文明價值,爭取民主和對抗中共政權就是我們的初衷。

陳德章
社民連秘書長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