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3-05

蘇賡哲:黑社會的佔中自白 (1129)

2月23日多倫多明報
香港的佔領行動被清場,壯麗而悲愴的煙花熄滅,夜空如舊。然而各種記錄保存下來,很多本實況記載的書籍陸續出版了,讀來比當年讀六四文章更易受感動,畢竟這些書中的佔領參加者都是香港人,是我們的親人,有如家中子侄、兄弟。不過,其中也有不那麼像家裡人的,是一個資深黑人物的自白。
這位黑人物解釋他參加佔中,他說:「黑社會可以愛國,為甚麼不可以愛港?不只愛香港,更會為下一代著想,更希望可以當家作主,自行選出行政長官。」「佔中如能成功,我們可以自己揀特首,即使選出另一個梁振英,即使那個特首比梁振英更梁振英亦心甘命抵,因為是自己揀的。我沒紋身,我知道不會永遠當黑社會,當不當黑社會都可以揀,偏偏特首不能揀!」
有家長問女兒,參加佔領有沒有錢收,知道沒有,就說女兒給人利用了。他們不相信讀大學的女兒願意為一個理想而佔中。通過這位黑人物,我們知道即使是社會的邊緣人,也有深明大義的,而且,他不只沒有錢收,而是拒絕收錢。因為佔領期間,有中介人找黑社會佩上藍絲帶去佔領區搗亂。拆鐵馬每人1500元,拆物資站每人二千元,如果一個頭目包去做,可得70萬元。可是,問遍油麻地、尖沙咀和旺角,幾乎沒有黑社會願意接單。他們考慮到自己的親人可能就站在佔領人群中,不可能出手照打如儀。中介人只好去新界北部找規模較小或成員在內地的黑社會。一些朦朧的內情,因這人的自白而清晰了。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