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3-06

【評台】郭濟士:如果民主永遠不來 (2738)


今時今日已再沒人幻想「自由主義民主將席捲全球」這樣的一個「歷史終結」,真正席捲全球的其實是資本主義經濟模式,而事實證明市場導向的經濟,在適應任何地方的宗教、文化或傳統上都沒有問題,它很容易就與專制主義結合起來;反而過去百多年西方推崇的一些政治自由主義原則和個人主義價值,諸如基本人權、全面福利國家等概念,現在卻成了資本主義發展的絆腳石。
分享
1609

{編按:標題為編輯所擬,原文於明報國際版分兩日刊出)

(一)李光耀、專制資本主義與中國

91歲的新加坡前總理李光耀最近因為肺炎入院,健康情况惹人關注。被形容為當今「西方最危險哲學家」的齊澤克(Slavoj Zizek),上月在《金融時報》撰文時便提到,若要推測百年之後到底有哪些人將獲「立碑紀念」,李光耀相信會是其中之一,除了因為他是新加坡的開國總理,還因為他是「專制資本主義」(authoritarian capitalism)的創造者。

當然,齊澤克這一評論並不是什麼恭維話,而是表達對未來百載世界民主發展的憂慮。歐洲新左派當今有3位主要思想家(Big Three),一位是《帝國》一書作者兼意大利前政治犯Antonio Negri、一位是法國哲學家Alain Badiou,第三位就是來自斯洛文尼亞的齊澤克。年約60多歲的他將馬克思主義與心理分析等理論結合,成為目前歐洲激進左派的明星級理論家。

 李光耀「撮合」資本主義與專制

近年齊澤克不斷發出的其中一個強烈警告,就是過往百年常被視為「息息相關」的資本主義(經濟自由主義)與民主(政治自由主義),今時今日已經分道揚鑣。專制資本主義現正緩慢但持續地向全球蔓延,當前的中國是最明顯的例子。齊澤克甚至警告,專制資本主義這一意識形態將塑造未來一個世紀,就像民主主義塑造上世紀一樣,李光耀在資本主義發展史上的最深遠影響,就是他在撮合資本主義和專制主義上比任何人都做得更多;李光耀所謂的「亞洲價值觀」只是外表包裝,真正內涵其實就是專制資本主義。

談到近20年中國經濟急速發展時,不少西方分析家討論的一個焦點,往往是政治民主會否自然地伴隨中國經濟發展而來,但齊澤克反問:「如果政治民主永遠不來呢?如果中國的專制資本主不是邁向進一步民主化的中途站,就連世界其他國家也是朝這方向發展,那又怎麼辦?」

 歐左翼思想家警示市場「巨獸」

齊澤克指出,今時今日已再沒人幻想「自由主義民主將席捲全球」這樣的一個「歷史終結」,真正席捲全球的其實是資本主義經濟模式,而事實證明市場導向的經濟,在適應任何地方的宗教、文化或傳統上都沒有問題,它很容易就與專制主義結合起來;反而過去百多年西方推崇的一些政治自由主義原則和個人主義價值,諸如基本人權、全面福利國家等概念,現在卻成了資本主義發展的絆腳石。

以自從冷戰結束後即專心一意走資本主義道路的印度為例,當地的傳統社會結構並沒因為資本主義發展而遭到全盤否定,「人們仍然以鄉親關係先於個人成就,必須聽命於長輩,仍然是對年輕人追求自主的強力掣肘」。儘管有觀點認為,這類傳統的延續是對全球資本主義的一種對抗,但齊澤克認為,其實這是錯誤的解讀,因為弔詭的正是,忠於這些傳統價值是令資本主義的殘酷邏輯得以在印度、中國和新加坡等國家被極端地全面擁抱的原因。

他解釋,資本主義市場邏輯本來就是一個冷血無情、令很多人蒙受折磨傷害的地方,「若你獲得的回報只能夠滿足你個人一時之快,要你屈從接受其實並不容易」,但如果不是純為利己,若有家族傳統價值去支撐,就較易令人能夠活埋良心價值,將漠視別人的不幸加以「自我合理化」,「『我這樣做是為了父母』、『我這樣做是為了讓侄兒能讀書』這些理由,比起『我只是為利己』遠為容易接受和動聽」。

 民主成資本主義發展「絆腳石」

一些評論常誤會齊澤克的專制資本主義分析帶有西方文化價值優越論色彩,其實他過去便曾警告,將東方文化本質視為專制、將西方文化本質視為自由和利他主義是危險的想法。齊澤克的分析並非說:資本主義在西方就是令民主開花的好東西,但當與東方文化價值連結在一起時就變成了邪惡巨獸。他想說明的是,問題不在於東西方文化差異,而是資本主義本身——不管是什麼樣的文化價值體系和制度,在日常生活中,資本主義都會無情地利用其特徵去延伸擴張自已,就連民主制度本身也不例外,所以自由主義民主不是歷史的終結。齊澤克想摧毁的是「把資本主義扎根於某類文化價值體系就能變成正面東西」的假象想法,簡言之資本主義就是巨獸、必然複製出同樣的社會不公平問題,不管種植的它是什麼樣的土壤。

(二)新專制主義社會——當奴役被包裝成自由

歐洲新左派哲學家齊澤克(Slavoj Zizek,圖)認為,資本主義與民主掛鈎的時代已告終,專制資本主義的出現,本身就是一個重要警號,即使在西方世界,民主也面臨被資本主義逐步削弱的危機。

作為現代社會學奠基人之一的學者馬克斯韋伯,曾撰寫經典著作《新教倫理與資本主義精神》,探討新教倫理如何有利於資本累積,促成了資本主義在西方的崛起。

然而本欄昨天已指出,齊澤克認為資本主義不過是在利用不同文化價值體系的特點,去盡量擴張伸延自己,今時今日,非西方世界的一些傳統文化價值觀和社會結構,甚至可能比自由主義更有利於當前資本主義的操作。

 表面上擁自由 實質失選擇

雖然自由確是西方資本主義世界的一個重要基石,但齊澤克認為,這種自由其實是以一種相當扭曲和奇怪的形式出現。由於「自由選擇」在西方被提升成為一個極致的價值,社會控制不能以明目張膽粗暴箝制的姿態出現,而是透過大量的語言偽術包裝,炮製出各式「自由選擇」假象,藉以維持對個人的控制。

在這種意識形態控制之下,人們日常生活所面對的很多奴役,都諷刺地被包裝成為「自由」,例如長期就業的希望被扼殺,就被說成是勞動市場「彈性」,可以讓人們不斷有機會「自我再創造」;當全民退休保障被拿走,就被說成是「讓我們能自由地去計劃老年的生活」。他警告,西方正可能邁向某種「新專制主義社會」,表面上擁有所有私人自由,即使選擇人獸交也可以,但社會領域卻被去政治化,失去有實質意義的選擇。

 金融海嘯造就排外非革命

齊澤克坦言,2008年金融海嘯敲碎了歐洲民眾的安逸,但它帶來的最大政治效應,不是激進左翼的興起,而是助長帶有排外種族主義色彩的民粹主義,皆因普羅大眾對經濟危機的最深刻反應是恐懼而不是起來革命,他們希望保證自己在現有制度下繼續有得食有得住,因而令極右民粹力量有機可乘。歐洲迄今只有民生困頓得連食住都成問題的希臘出現激進左翼政權,看來實非偶然。

除了歐洲,一些奉行民主制度的發展中國家,為推進資本主義經濟發展,似乎也在朝專制主義方向走。印度時事專欄作家森帕夫(G. Sampath)便認為,印度莫迪政府近期透過行政指令,繞過國會民主立法程序,削弱《徵地法》對收地的限制,就是一個典型例子,反映了當民主成為資本主義發展的絆腳石時,莫迪政府已準備好以專制手段代替民主;新指令允許徵地時毋須各方同意,正好就是由於當局認為講共識(符合民主精神的資本主義)行不通。

森帕夫指出,當今印度社會出現一種氣氛,認為經濟決策應交由非民選專家處理,民眾不應干預。他坦言,目前印度出現一個右翼政府、由一名被形容為「專制的強人」(即莫迪)去領導,很多印度人都對國家增長加速甚至長遠取代中國成為亞洲頭號經濟火車頭感到樂觀,正是由於印度終於有一個樂意擁抱專制資本主義的政府。他還慨嘆地反問:「若要我們(印度人)在有民主但沒資本主義,以及有資本主義但沒民主之間作選擇, 大家會怎揀?」

 倘不反抗 將朝專制資本主義走

面對當今資本主義的發展,齊澤克認為,若不加反抗、任由自然趨勢發展,歷史將持續朝專制主義方向走。事實上,齊澤克相當支持世界各地的反建制運動,諸如前年底爆發的烏克蘭反政府示威,還有去年香港的雨傘運動。

 齊澤克去年發表聲明支持雨傘運動時,便提到示威者不應只着眼於投票制度,也應「關注你們的日常生活和經濟,包括不人道的樓價、殘酷的私有化,還有來自北方的紅色資本家加入你們本來的資本家陣營。沒有經濟權利、社會公義和團結,選票不過是一種崇拜物」。

在上月刊於《金融時報》的文章中,齊澤克還以烏克蘭民眾示威為例,慨嘆雖然西方民眾隱約意識到他們當前享有的「自由」存在缺陷,可是卻未能像烏克蘭民眾那樣敢站出來去行動去求變。無怪齊澤克會被一些批評者視為當今最危險的哲學家。

郭濟士

原文載於明報國際版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