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3-13

沈旭暉:陳馮富珍:香港特首的黑馬?

差不多十年前,前香港衛生署長陳馮富珍當選世衛總幹事,這不但是她個人的里程碑,說來,也勉強可說是我的一個里程碑:當時我用這題目寫了一篇學術論文,嘗試建構一個所謂「陳馮富珍模式」,去論證香港身份在國際關係的價值。由於那文章發表在一份impact factor頗高的期刊,自此陳馮富珍的名字,在學術界小圈子,就不時和我的名字一起出現。

雖然,我對所說的能否成型,心中不無疑問。

後來,一位醫學界公職王看過文章,專門找我談「是否認真」。我笑說:「當然」,而且在國際慣例,一位本土人物成為國際領袖後,政治潛能只多不少,還可以回來從政。例如選特首。

是的,特首。

在香港,說任何人有意、可能、希望選特首,就是最惡毒的詛咒。但假如這不是香港,按牌面,陳太確是不二人選。她在世衛的任期到2017年告終,屆時接任特首,時間無縫交接,剛剛好。當她做滿十年,也就是有了十年當國際領袖的經驗,這履歷表放諸香港政壇,無出其右。就算把過去百多年的香港領袖一併算進去,說不準,也是鳳毛麟角。

根據《福布斯》,陳太去年是全球第30位最有權力的女性,在所有華人當中排名最高。不要看輕這排名,因為陳太的影響力除了來自職位,也部份來自她的「思想」:還記得她也當選過「世界思想家」候選人,同樣地,沒有多少香港人有這份榮譽,這可是無數學究窮一生精力的奮鬥目標。我們很難想像西方國家會留難一位前國際領袖,那時候,彭博對現任特首揮之則去的屈辱,再難重現。

根據「一國兩制」原則,特首必須北京信任。這點,陳太亦不成疑問:當時她的競選是中國傾全國之力促成的,而且對她因為選舉需要,而說的種種「不愛國」言論,例如甚麼已忘記國籍、不偏不倚、當國際公務員等,一律包容。這份信任,就算是歷任特首,也難望項背。而且競選還有跨部門支持,這樣的人脈網絡,也不是只有一、兩條「線」的一般香港政客能拓展。至於陳太當選後有沒有給予中國方便、或配合中國國家利益,心照不宣。

另一方面,陳太畢竟是香港人,而且是港英培訓出來的前朝精英。這身份,在「舊香港人」當中還有一定市場。雖然她在香港的抗疫表現評價不一,但起碼懂得公務員遊戲規則,了解香港本土文化。至於國籍問題、過去算否常居香港等,或可放棄、或可解畫,沒有甚麼是不可以理順的。在眾多建制派候選人當中,還不容易找到同時符合上述條件的人。

說了這麼多,自己也分不清真與假。公職王聽過後,居然放在心上,然後,某次陳太回港,他居然記得當面提起,說「有學界人士要勸進」。據說陳的回應是:「衰鬼,唔好玩我啦」。

我心想:反正也被玩了這麼多年,唔差在啦。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