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3-14

【盧斯達】盧斯達:佔領旺角的遺產——無組織與蒙面階級 (874)

鄭松泰上商業電台的節目,其中一個主持不停問,要怎樣避免發生過激場面;這真是一條很「泛民」的問題、一種很「民陣」式的思維。對六四起家的泛民來說,光復行動可能真是他們從未見過的外太空細菌。

無頭無面的政治素人、蒙面、游擊、不考慮公關,因為他們不會成立永續組織,不會籌款、不會參選。光復者根本不想在社會營建自己的政治勢力,所以不對話、不妥協,這樣的不穩定力量,雖然微細,但是泛民恐懼控制不到的事情。

中共土共種票,是意料之內的事情,泛民不會視作甚麼;光復素人的行動卻不能預知,當中也沒有一個葉寶琳、卓佳佳之類的人物「維持秩序」,跟他們互通消息。泛民的生財之道,是歡迎社會運動,但要將社會運動控制在他們的組織之內。既然控制無門,就只能跳起來劃清界線。至於誰是弱者、政治倫理、本土忠誠、甚麼是事實,這些都不比「政治操作」要緊。

怎樣避免過激場面?問鄭松泰,有甚麼用呢?你問任何一個香港人,都控制不到。他們好像以為熱血公民可以做到葉寶琳、卓佳佳之類的角色。民陣、政黨搞的遊行,是遊行。警民關係科的人預先就會跟遊行的領袖溝通,看怎樣把事情做得好好睇睇。光復素人卻沒有這個角色,他們是互聯網這個動員模式走出來的,是佔領旺角的遺產,一種無秩序的組織模式,一股難以收拾和對話的力量,是「無」、是「虛」。只要走私情況持續,看不見當權者及建制有改善的誠意,這種水銀瀉地的情況就會持續。而以往被視為白面的泛民(好些更自稱本土派)這次走出來割席,只會令光復示威者的情緒更加惡化,以後更加不會與任何組織協調,不要指望他們行動時會顧及誰的形象或者「民意」。

佔領旺角或者光復行動,很多參加者都戴口罩。有些傻豬豬說,既然你們理直氣壯,為甚麼要戴口罩呢?這些意見,反映好多政治無知者和泛民成員的偽善和愚昧。戴不戴口罩,並不是光明正大或者鬼鬼崇崇的問題——他們總是只能用「道德」來審看事情——而是現實中兩種經濟條件之下的兩種社運模式。

社運明星和政客在金鐘當然不會戴口罩,他們是唯恐沒人影到他們,社運portfolio沒進帳。因為社運明星是大種乞兒,靠議題捐款過活;政治則是高級中產,好多已經退休,有車有樓。他們被拉,都是笑著撐傘。高級中產和大種乞兒對被捕的承受能力都高於一般人。一般人被捕,可能就失去工作,手停口停,所以「不被捕」對於一般政治素人來說,是繼續行動的必須品。

泛民見到一班戴口罩、蒙面的人出來示威,卻妄想可以用過去的組織權威規範他們、命令他們、譴責他們,這實在是源於他們對世代和社經局面無比脫節。

六四之後,香港出現了一個政治社運中心;天星皇后之後那個核心,是短命的,很快就妥協,頭領不是入了親共智庫、四處旅遊,就是在親共報章寫字渡日,再不然就是藝發局用一筆資助收買了;現在香港又出現第二個政治社運核心,那是一班衝著「支教民」、衝著民主中國理論、衝著學聯而來的去組織主義者。由於他們是「無」,所以屬於「有」的泛民,打擊不到敵人,反而先付上「與示威者割席」的罪名。塘水滾塘魚,「溫和派」的票數不會增加,但街頭的「激進派」無負累,能令形勢兩極化,搶溫和票的勢力於是越來越多。

以往裝作中立溫和的人,走不上天國,就只能落地獄;只能走向更保守的那一翼。街頭湧起一班對說理辯論完全失望的人,你就知道香港的社經局面有多差,你就知道「溫和」的空間肯定只會越來越窄。走私賊自由行問題解決不了,無組織蠶食組織、無秩序蠶食秩序,直至無組織那班人自己成立組織,那才是「收科」的時候。講兩句道德譴責,不可能撲熄那具實在社會經濟條件的社會運動。



原文連結



3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熱血公民這種打著激進本土旗幟的暴力組織, 觀察其言行, 這班人當中有不少是中共無間道, 唆使年輕人攻擊民主派, 將民眾推向保皇派.

Cathy Moore said...

樓上的講法只不過印證了港豬本質上是想做奴隸,做順民!所以不要奢望能感化港豬,更何況改變歴史從來只靠關鍵少數,丟掉幻想,準備鬥爭吧!

Anonymous said...

樓上的講法印證了激進本土份子當中的確有不少是中共無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