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3-30

練乙錚:三年前的「袋住先」.林鄭失方寸自矮



梁振英任特首將近三年,競選期間的重大政策承諾不僅無一兌現,有些更顯得不知從何着手,令不少本來支持他、以為他有能力且會有所作為的一般民眾漸漸失望、沮喪。與2012年初特首選舉進入衝刺階段的時候相比,梁特今天的聲望,起碼在三個本來他佔大幅優勢的支持者群體當中,已是江河日下。這三個群體分別是:低下階層、專業人士、八九十後的年輕人。現在,這些人士嘗到了三年前高高興興把梁振英「袋住先」的苦果。

一、2012年「袋住先」的苦果

當日梁氏開出種種關懷弱勢社群的支票,復以專業理性形象示人,終於獲得這些界別裏的一些名人支持,是以何喜華為他站台、林超英為他撰寫競選綱領裏的環保部分,等等;更由於梁氏出身普通家庭,不像唐英年般享受祖蔭,早年事業成就主要靠自身努力,年輕人於是受得落,民調顯示差不多七成大專生傾向支持他當特首,拋離唐英年一倍,與當時的主流民意接近【註1】。三年後的今天,梁特如何報答這些界別人士的支持呢?

一、居住、扶貧等方面一籌莫展,有些問題更不斷惡化。樓價節節上升,令貧富懸殊愈發嚴重;但是,不及這個矚目卻影響普羅大眾更甚的,是租金上揚。據最新的資料顯示,今年2月,全港百大私人屋苑的實用面積租金已連續三個月處歷史高位,平均每呎33元,亦即一300呎的單位租金已達1萬元,與應屆大專畢業生的平均薪酬相若。尤甚者,適合低收入家庭的月租1萬元以下的單位,租務成交比例已跌至市場一成以下,是1998年有正式紀錄以來最低;愈細小的單位或「劏房」的呎租金則愈高。別說「上車」,低收入人士連「踎街」也愈來愈困難。【註2

二、大型發展項目方面,「三跑」(興建機場第三條跑道)不僅漠視來自港人信賴的民航界一流專家及保育人士意見而強行上馬,融資方面還走精面以大規模借貸的方法繞過立法會,取巧手法卻馬上被識穿(機管局把本來應該上繳進入庫房成為公帑的機場運作收益用來還債,結果等同用了公帑卻不必經過立會審批)。如此肆意破壞體制固招港人不滿,置未來空交安全於不顧更足令人髮指。須知引起爭議的狹小空域的鄰近地區人口及經濟不斷膨脹,就算北京指令附近大陸地區各空管單位同意將就「三跑」的航線規劃,該片空域的容量也會迅速飽和;萬一在空域過分擁擠加上其他不測因素交相作用的情況底下發生空難,則梁特及一眾「三跑」的始作俑者便死不足以謝天下。民航事業高度專業,梁特卻在此事上失去業者的尊敬。不僅如此,一些傳統比較低調保守的專業界別如醫療界、會計界等,也在不同的議題上面發出了強大的反對聲音。

三、在以服務年輕人為主的教育界,梁特與教育局及府外親共勢力合推紅色國教,暗的一手在學校課程裏遭揭發,遇到龐大的學生和家長反抗,於是改在課餘和校外以大量公帑支持明刀明槍地進行,而負責推行青年「補腦」活動的主要載體「青年事務委員會」,卻是由大批富二代及老一輩充數組成的,糟糕得連另外一些政壇富家子也看不過眼。然而,在最影響年輕一代的政改事上,梁特照單全收北京意旨,與大眾長久以來的願望背道而馳也在所不惜,在佔中期間對年輕人動用近五十年來所未見的警力與彈壓,佔中之後更把鬥爭矛頭指向大學和大學生……。於是,七成的年輕人支持變成七成的反對。這個轉變,當會令一些跟着梁特上台的「副局政助」年輕官員顯得很礙眼,也大大降低了立會中年輕當權派議員在市民眼中的代表性。

不僅如此,梁特上任後儘管口頭上說「沒有梁營唐營只有香港營」,事實上卻大力推行各種愈來愈極端的排他政治政策,輔之以比曾蔭權時代「親疏有別」偏狹得多的「用人唯親」、「用人唯激」的人事路線,更令他在原來比較中立的精英及商界群體中愈來愈孤立。走直選路線的自由黨議員田北俊,近日針對梁特的言論愈加刁鑽尖銳,無疑是因為有市場。
近期,在反水貨運動聲中,梁特對限制自由行先是採取反對立場,但北京隨後出現先支持後反對的聲音,於是他也跟着左搖右擺,完全是按上頭的風向辦事。這種表現,市民不會欣賞。到上周,他公開談論何謂「真普選」之時,竟說「每個社會只要根據當地憲法制度進行的普選都是真普選」。這種只有大陸中宣部、《環時》之類的喉媒才容易說出口的奧維爾話,一般政治中立的香港人,縱沒有清晰的政治立場,聽了之後,大概都會覺得與常識和自己的認知與良知有很大差距。

那麼,再過兩年,如果梁特捲土重來要求小圈子裏的人再投他的票,結果會如何呢?假使小圈子真的有「廣泛代表性」的話,上述三個界別以至其他界別的代表,不少都會因為呈現「買者的悔意」而拒絕再次把他「袋住先」、「撐住先」。如此,689變作289189就不足為奇。

二、香港漸次成為police state

筆者在316日本欄文章說:中共最近明確規定解放軍要準備隨時直接介入社會、參與維穩,乃是大陸走上「具有中國特色的軍國主義道路」的一個標誌。那是一種對內多於對外的軍國主義。對外的一些帶軍事性質的行動,因為能夠製造外敵圍堵的氛圍,真正目的也許是為了更好地支持內部的維穩需要。大陸社會的軍事化,還包括其他多方面的意識形態、觀念和知識的灌輸,例子之一便是在互聯網上築起多得不可勝數的「軍事興趣網站」,刻意培養千百萬具憤青特點的愛軍愛黨「軍事迷」。

在香港,因為沒有港人自己組建的軍隊,解放軍駐港部隊也不能馬上樹立為整個社會頂禮膜拜的對象(只能從小學生做起),因此,警察就可能派上用場,扮演類似解放軍的角色,在平常維持治安的工作之外,增設政治維穩的任務。最近有幾個事例都顯示,香港確有逐漸淪policestate的傾向:

其一,就是特府重新活化港英管治時代訂出的一條惡法:三人同行便足以構成警察拘捕的充分理由。這個發展比較明顯。

其二,就是特府最近明顯縱容極右團體高調「抑法揚警」。事緣一些佔中人士被控,提審之時警方未能提供可靠罪證,法庭於是宣判放人。事後一些極右團體聚眾於高等法院門前的通衢大道高呼「警察拉人,法官放人」,並且出言辱罵「戴假髮披黑袍的港英餘孽」。事件再由網民在FB等平台上發散、親共議員在立法會上發言反覆提起,借傳媒報道以起放大之效。特府高層、律政司司長等人,對此等言行無半點意見。這顯示有些人希望以警察系統的威權力量取代傳統以法官、法庭為核心的法治體制,而特府領導層中的極端派是樂觀其成的。

其三,就是最近特府最高級官員之一的林鄭月娥,竟然毫不尊重政務司司長職銜的性質和品位,在媒體面前自我矮化,自稱是「警隊粉絲」、「對警隊『偏心』」、仰稱警務處處長為「一哥」,等等。在文官領導的政府之下,警察系統不過是輔助執法的工具,可以恰當支持或予讚揚,但位置不能擺放過高。然而,一些崩禮壞樂的說話,竟出自首席公務員之口,不免令人感到一絲寒意。她怎樣對得住她領導的十多萬位同事?

上述三點,都不是在警隊內部發生的事,而是特府領導層的管治意圖和心態的具體表現,但最後都會影響警隊內部的運作文化。港人應該問:在大陸進入特色軍國主義社會之際,特府有強大壓力要跟隨,但香港人要接受嗎?特府官員要順水推舟嗎?

三、要看清楚「袋住後」

「人無(先前的)遠慮,必有近憂」;憂者,「大鍋」事也。這句出自《論語.衞靈公》的話,太有道理。當時,孔子和他的弟子剛離開衞國,在陳國絕糧,還遭到一些武力驅趕;學生子路一向口不擇言,這時忍不住發晦氣,抱怨說:「君子亦有窮乎?」(當君子竟有這麼窘的嗎?);孔子開啟他說:「君子固窮,小人窮斯濫矣。」(君子當然有窘的時候,但一旦遇到逆境便失節的,便是小人了)。然後,孔子便與一眾學生餓着肚子討論治國的大道理,由古至今、事實兼理論,什麼都談;上面那句,則是精闢的經驗總結。

把孔子那句話裏的兩個時間點往前順移,應用到目下香港,即是說:須考慮今天袋不袋住先的決定,到了明後天,會有些什麼後果;想清楚了,再回過頭來做決定,明後天就可免難(或免去較壞的後果)。按此古訓,筆者作如下分析。

首先,香港人當下面對的最大問題是,能否保有一直以來的社會制度長處和生活方式裏的眾多相對優點,免在「融合」狂潮之下被大陸的那一套同化、淹沒。若能夠,則下一個問題可能是,能否在保有優點的基礎上提升,如進一步發展社會公義、民主機制,等等。前者可謂「守業」,後者可謂「開創」。如果能夠及早開創民主政治,則當然有助守業,二者可謂相得益彰;但如果當下北京給出的「民主」是虛假的,而且這虛假的「民主」更容易導致港陸兩制惡性融合,可謂得不償失,則無此「民主」勝於有,「袋住先」之舉,筆者便期期以為不可。

設想立會通過「袋住先」、「假的真普選」成為事實後,當權派將大事宣揚「一人一票」而絕口不提篩選死穴,繼而推出兩三個無論在能力和處事態度方面都比梁特優勝圓滑的候選人,讓民眾擇其一,上任之後廣借「民意」之勢,繼續軟化、收編立會邊緣泛民代表,大力推動「兩制」融合,通過23條、引入大陸《國安法》、操控網上社交網絡、實行輿論一律、接管大學、控制人事、在中小學推行大陸意識形態灌輸,等等,勢將如入無人之境。發現並作好準備利用這個很可操作的「民主」優勢,無疑是當權派策略大挪移,從鄙夷地認為「民主不必定是一人一票」一變而為極力推銷「一人一票必是民主」的唯一原因。

至於當權派強調「袋住先」之後還有好東西,那是絕對不可能的了。過了海就是神仙,特府按831決議設計的方案,技術上可讓當權派說已經把《基本法》裏的有關義務完全兌現了,如何再須要給你你想要的「優化」?所以,在這個問題上,大家也不必鬧天真。

否決「袋住先」的幾種可能性:

如果泛民的確有人走數,政府方案以一線之差敗落,則當權派必定很快捲土重來,加碼統戰邊緣泛民,甚至趕在立會換屆選舉之前再拋方案,寄望一鼓作氣打下江山。泛民如此被統,流失實力而須馬上再戰,的確比較危險,但「假的真普選」遲來一會,總有些微着數,優於首戰即北。

如果泛民一票不失,政府闖關明顯失敗,泛民將士氣大振,那麼特府必定不會馬上重整,然後再拋方案到立會,免得白費氣力。這對泛民的好處就是可讓更多的佔中新世代成為足齡投票人,鞏固下一次決鬥時的票房實力。

兩種情況底下,梁特連任的機會如何呢?來自當權派的一說認為,否決「袋住先」,北京就會支持梁特連任。此「丫烏婆論」是一個很奇怪的看法,乍看有其道理,但從博弈的角度看,卻屬於「不可信的恫嚇」,因為方案闖關失敗之後,北京若再打賞敗者多坐五年,便會有很多不良管治後果,包括以後的誘因設計會很成問題、弱勢的「輸波特首」更無管治威信,等等。

比較合理的推測是,如果特府的政改方案給否決了,梁特未能完成黨的託付,自有政敵乘機在北京的權力圈子裏說他和他的靠山的壞話;敗軍之將不言勇,他下台就幾乎必然。相反,假如方案通得過立會,他立下戰功,北京又怎可違反政治倫理把他一腳踢開?真如此的話,以後當特首的人又怎會替北京賣命?

橫看豎看,否決特府政改方案都是泛民的上策。

氣短集.之五十七

【註1】顯示大部分大專學生2011年年底認為梁振英當特首可以「袋住先」的民調見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的學生編的定期刊物《大學線》:http://ubeat.com.cuhk.edu.hk/梁振英支持度-超唐英年一倍/
【註2】租金走勢和數據見319日本報報道:http://www1.hkej.com/dailynews/property/article/1009949/百大屋苑呎租33元續高企。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