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3-14

【蘋果日報】李怡:蘋論:想做奴隸、做穩奴隸與不甘做奴隸 (962)

遠在草擬《基本法》期間,筆者已提出:港人治港若無民主倒不如京人治港。有關論述十七年來不斷被印證。最近北京兩會期間,港區人大政協的表現,與大陸官員相比,又一次體現這預言。
港區人大政協們的談話,除了不斷重複和加強語氣力撐八三一框架的普選,更以最強硬的口吻狠罵佔領運動,指為顏色革命,指斥有外國勢力插手,背景是港獨,破壞香港秩序,影響經濟民生。這些話完全沒有事實根據,也與任何到過佔領區者的觀察全然不同。這些沒有香港民意基礎的人大政協,在北京卻以香港人身份,要求為二十三條立法,更提出因佔領運動有外國勢力插手,香港面臨國家安全威脅,中央要把國家安全法引入香港,國家的反恐部署應把香港置於關顧範圍。由於提出把國安法在香港實施連建制派都反對,人大代表吳秋北撒嬌說他個人的榮辱微不足道,而堅持一貫想法。非常可笑的拜倒絕對權力的「個人榮辱」﹗
講到香港最近的反水貨行動,港區人大政協認為這些針對大陸旅客的行動與佔領行動有關,涉及領土的問題,提醒中央要警惕及不要掉以輕心;更有港區人大把反水貨客示威,形容會發展為「伊斯蘭國」這樣的極端組織。
相對於港區人大政協這種對香港和平示威的誇張言論,中共官員反而較為理性。談到自由行和水貨客,商務部長高虎城說留意到個人遊對香港引起的新問題,指出任何城市的設計,對遊客都有一個限度,大陸有關部門會調整政策。國家旅遊局副局長杜一力說,留意到旅遊出現樽頸問題,在自由行簽注等具體政策上應採取針對性措施。一些地方官員也表示理解香港人的反應,山東省長郭樹清日前承認他沒有考慮過香港承受能力這個後果。
總括來看,大陸官員雖然沒有真正明白香港人已「無路可走」的困擾,但至少還不至於把反水貨行動上綱到港獨、「伊斯蘭國」那樣荒謬的程度,沒有說反水貨是侵犯中國領土、威脅國家安全的行為。而作出那些兇惡判斷,並引導中共要以強硬手段對付香港人的,反而是在香港居住生活的港區人大政協。
為什麼會這樣?筆者不免想起魯迅九十年前寫的話:「中國人向來就沒有爭到過『人』的價格,至多不過是奴隸,到現在還如此」。對於「甚麽『漢族發祥時代』『漢族發達時代』『漢族中興時代』……直捷了當的說法在這裡:一,想做奴隸而不得的時代;二,暫時做穩了奴隸的時代。」
凡是在大陸有過投資合作或有生活經驗的人,都會深刻體會到,大陸社會上人分成十等,對上級或有權者,其畢恭畢敬俯首帖耳的程度和態度,稱之為奴隸毫不過分。大陸官員儘管都必須服從中共黨的方針政策和任何指示,但他們總算是「暫時做穩了奴隸」了,奴隸雖沒有「『人』的價格」,但在分等級的奴隸中也會沾點「人」味,在中央政策範圍內,明白說出太離譜的話不合身份。
至於香港這些所謂人大政協們,大部份還是處於「想做奴隸而不得的時代」,他們固然很明白中共國的體制就是自上而下的絕對權力體制,實際上就是奴隸體制,因此很希望能被奴隸主恩寵而晉身為奴隸,為了迎合主上,於是主上想不到、說不出或基於非港人身份而不好說的一切不顧實際的狠話都說出來。「想做奴隸而不得」的人沒有最醜陋只有更醜陋,確實比「暫時做穩了奴隸」的人更不堪。
即使不是人大政協,香港受奴隸思想影響或為了迎合中共國奴隸體制的,還是大有人在。反水貨行動真是那麼暴力嗎?你們有沒有看過那段女孩被惹哭了的影片?是示威者把她惹哭的,還是她媽媽的高八度的吼叫把她弄哭的?看清楚才作是否要劃清界限的反應吧。做慣了人,要防止沾染奴性啊。
香港終究生活在具有「『人』的價格」的時代比較久了,我們都不想做奴隸,而八三一框架就是想把所有香港人,在「想做奴隸而不得」的政改三人組和建制派的引誘下,進入「暫時做穩了奴隸」的時代。使具有「『人』的價格」的香港蛻變成俯伏在地沒有獨立精神和自由思想的「中國香港」。篩選出來的特首候選人就是現在人大政協這些嘴臉。否決八三一框架下的政改,儘管不是一條活路,但至少留在堅守「人」的價格的原路。一鬆手香港就進入奴隸時代。(https://www.facebook.com/mrleeyee)

周一至周六刊出
李怡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