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4-02

【蘋果日報】李兆富:禁電子煙的政治謀算 (2112)


■吸煙與健康委員會日前建議立法禁止電子煙。資料圖片
早幾日,吸煙與健康委員會忽然要求政府全面立法禁止電子煙。
作為政府全面資助的組織,稍有常識者都知道,吸煙與健康委員會有責任向社會提供正確中立的資訊。此外,任何人要禁絕任何事,也有道義上的責任,拿出真憑實據。可惜,在禁止電子煙一事上,吸煙與健康委員會只有訴諸情感和玩弄既有偏見,甚至有扭曲事實之嫌。
嚴格來說,電子煙應該叫做電子尼古丁輸送器材(Electronic Nicotine Delivery Systems),噴出來的不是煙,是水蒸氣。煙,是燃燒後的結果,當中含有不少有毒物質,也是為何吸煙危害健康。不過,電子煙民口中噴出來的是水蒸氣,反煙聖鬥士連水蒸氣也不放過,難道只是出於無知?
似乎反煙聖鬥士只是討厭別人吞雲吐霧,只要見到有人在行為動作上狀似吸煙,甚至一聽到「煙」這個字,就小宇宙爆發,心理學稱反煙聖鬥士的表現為條件反射。不少反煙聖鬥士,更練成了一套被迫害的陰謀論,一切與煙有關的行為、物件、聲音、影像甚至感覺等等,他們都可以想像成是煙草公司的詭計,要令更多人成為煙民。
事實上,反煙聖鬥士爭取禁電子煙,所持另一理據就是要避免青少年因此染上吸煙習慣。堅決擁護禁煙革命到底的吸煙與健康委員會,也可以持同樣理由,出來要求立法禁止製造和出售「煙仔餅」。千萬不要以為這是四月一日愚人節的笑話,其實在土耳其、沙地阿拉伯、愛爾蘭、巴西、芬蘭、挪威以及北美部份地區,「煙仔餅」和「煙仔糖」都被列為違禁品,荒謬程度不下於新加坡禁香口膠。
更正確一點,應該還新加坡一個公道。畢竟一刀切禁止香口膠,其實也不算太過變態。至少新加坡政府禁了香口膠之後,自覺得完成任務,不會像反煙聖鬥士般,繼續活在道德高地的妄想當中,不斷尋找新的打擊對象。
反煙聖鬥士會說:「尼古丁是毒品。」如是者,協助煙民「頂癮」的尼古丁貼和尼古丁香口膠,也應該一併禁止。我更要提醒吸煙與健康委員會,食物中番茄和茄子(矮瓜)都有尼古丁,反煙聖鬥士要發起罷食行動嗎?又或者政府要在降低食物中鹽和糖委員會以外,再加一個減少進食番茄與茄子督導小組?
非煙民和煙民的矛盾,最大源頭是二手煙的氣味和健康影響。事實上,電子煙沒有二手煙的問題,為何反煙聖鬥士二話不說就提出要全面禁止?退一步去想,假如越來越多煙民轉食電子煙,非煙民與煙民之間矛盾得到緩和,反煙的政治忽然失去了道德高地。說到底,吸煙與健康委員會的舉動,只有一個合理解釋:反煙聖鬥士存在的唯一政治理由,就是挑動非煙民與煙民之間的矛盾。
吸煙與健康委員會,假如作為一個協助政府進行公眾健康教育的組織,其存在無可厚非。可是一個政府全資及委任的機構,不斷為擴大政府的功能和收入進行游說,這種奇怪的政治共生關係的出現,反映是一個社會由自由開放走向專制極權。
我不鼓勵別人吸煙,但我確信人在不影響別人的情況下,有權去選擇做自己喜歡的事。鼓勵民眾有健康生活習慣,是崇高偉大的理想。志大才疏者,才會以禁止和強迫來達到目的。社會上總有群控制慾不受控的變態狂徒,要別人減少食物中的糖、鹽、脂肪、膽固醇、咖啡因、尼古丁,也要人早睡早起,多做運動……我只想提醒各位,古代的極權社會,統治者就是透過控制人民的起居飲食習慣,從而人為地構造階級的身份認同。普通來說,越是文明開放的社會,人民起居飲食的選擇越自由多元。要禁止這些最基本的選擇自由,才是文明的倒退。

李兆富
獨立時事評論員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