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5-23

【蘋果日報】李怡:蘋論:香港政改入直路,形勢險峻存變數 (779)

香港政治踏入6月的敏感時刻,有如2003年6月23條立法迫在眉睫,現在比12年前形勢更為嚴峻。儘管至今為止,27名民主派議員尚未有轉軚表示,但無人敢說一定可以否決方案。回顧2010年,中共在最後關頭作出策略性「讓步」,接受民主黨的超級區議會方案,卻使民主黨放棄對2012年雙普選和取消功能組別的堅持,並導致民主派大分裂。中共釋放小小善意卻原來是一個要贏得主導政改權的大騙局。筆者當年曾認為政改是向普選邁出一小步,但隨即檢討並直指其謬。現在中共面臨「硬任務」,又是它故技重施的時候也。

中共轉向有迹可尋

眼看支持與反對政改的民意接近而且在滾動民調中相當穩定,於是中共御用學者、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饒戈平忽然指擴大提委會選民基礎、將公司票轉為個人票的建議有討論空間。他雖強調是個人意見,但在中共體制下,又擔任涉及香港政策的要職,怎麼可能是個人意見?儘管他的「討論空間」被人大法工委張榮順否定,但中共政策向來是隨政治需要「說變就變,其快如電」,所以張榮順作不得準。至於鄭耀棠就更不用說了,2010年的突變事前不是也一直被中共和親共人士否定嗎?
接下來是民主黨員黃成智和狄志遠呼籲中共接受公司票轉為個人票以及白票守尾門,與饒戈平遙相呼應。民主黨中委前天通過凍結黃成智黨籍的動議,但仍讓他留在黨內觀察6個月等紀律委員會報告。而更重要的是,該黨主席劉慧卿第一時間回應饒戈平,指饒的說法方向正確。另外,自由黨主席鍾國斌昨天表示,公司票改為董事票或個人票,並不違法,是政治決定,傾向支持這個改變。
因此,在未來數星期,極有可能的轉變,是中共接受公司票轉董事票或個人票,以此贏得政改的較高民意支持度,而本就「有意獻身」的泛民也就有了下台階。至於是董事票還是個人票,就要看形勢而定,若董事票也能夠得到泛民認同,就不會改為採取個人票。
改變產生提委的辦法,明明違反8.31關於「委員產生辦法按照第四任行政長官選舉委員會」的規定,如果這個規定也可以改,就只能證明按照8.31提出的政改方案不是甚麼「依法」的方案,也證明中共的「法」是玩弄於股掌之中的政治工具,中共人治不僅踐踏《基本法》,也踐踏他們自定之法。這樣純人治的改變可以讓它通過嗎?再說,如果早些時提出採用個人票,還可以說是正確方向,現在眼看會被否決才作改變,就毫無誠意,純粹是政治操作啦。

風雨飄搖誰會轉軚

在政改的風雨飄搖中,支持否決政改的市民,最大被懷疑轉軚的對象,除了個別功能組別議員,就是在立法會擁有6票的民主黨。基於選民對民主黨信心動搖的形勢,筆者曾提出兩個建議,一是請老一輩泛民宣佈下屆立法會退選,來表達不受民意牌影響堅定否決8.31政改的強烈意志,更由此完成世代交替,給自己留下退場的漂亮身影。筆者雖無點名,但真意其實是指民主黨的老泛民。另一建議是請老泛民何俊仁擔任主席的支聯會,在今年六四重拾2003年緊貼時局、緊貼本土的精神,再次以「保住香港」、「否決政改」作為集會的主題,盡可能容納年輕一代的本土派上台發言,哪怕是批評支聯會過去做法的言論,尤其是香港人優先的言論。
筆者這兩個建議被網民批評為對民主黨和支聯會太過一廂情願地姑息了。兩個建議都沒有回應。而支聯會印製名為「六四答問」的小冊子,仍然是老調重彈,沒有回答網民質疑:在目前香港危急存亡之秋,何以民主黨和支聯會的領導人,不把香港人的民主、福祉放在優先爭取的地位,反而熱心於「建設民主中國」,熱心幫助無法作資產審查的新移民搶奪綜援,明明政府施政歧視本地人卻去聯合國投訴香港人歧視大陸人和新移民?
香港本土思潮近年興起,尤其在年輕人中更是無法阻擋的趨勢,原因固然是中共國對香港的政經社全面侵凌,而並非太次要的原因則是香港主流民主派政黨沒有為香港人的利益出頭,立法會支持香港人優先的聲音太少,兼且還受到泛民批評打壓。
民調中,年輕人對香港人身份的認同、對否決政改,比率都超高。如果我們不是埋首沙堆,而是承認年輕人才是未來,那麼老一輩有甚麼理由還要霸着茅坑不拉屎呢?如果在明年的立法會選舉,選民在泛民主派和建制派中,都找不到可以投票的對象,那麼香港就無可避免會淪亡,而香港人中哪些人的責任最大?希望不是我們曾經如此支持過他們的民主派。(https://www.facebook.com/mrleeyee)

李怡
周一至周六刊出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