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5-11

蘇賡哲:香港學聯動態分析 (898)

4月24日多倫多明報
轉眼6月4日又快到了,香港維園燭光集會當然如常舉行,只是向來一直走在最前面的學聯決定退出晚會。這不是晚會少了一個團體的問題,而是香港最具政治熱情的年輕一代改變了他們對中港關係的看法,改變了自我身分認同並重新定位。年輕一代是未來香港社會主角,具備政治熱情的大學生又勢所必然是將來的精英階層,因而此中意義相當值得重視。
老一輩香港人即使移民來了加拿大,相信對1989年那場風雷激盪的社會運動很難忘懷,更難釋懷。它曾經寄託著大家對中國自由民主化的殷切期望,同時又因為後來的殘酷鎮壓留下心靈創傷。每年維園燭光集會,是對這種心靈創傷的撫慰。
「六四」促成了蘇聯、東歐變天,中共卻沒有隨同應聲倒地,反而日益強大。香港支聯會顯然也意識到,中國民主化不是近期可以達成的願望,因而提出「薪火相傳」口號以資號召,希望把催化民主中國的努力一代接一代延續下去。這個口號沒有錯,而且取得一些成績。學聯一年復一年參與了很多民主活動,而且往往是這些活動最活躍的中堅分子。一直到近三兩年來,形勢才出現巨大變化。
首先是中國大氣候的巨變。詭異的是,這個巨變中的核心,中共沒有變,它專制獨裁依然,它統治下的人民變了。
1989年,香港人心目中的大陸百姓,大多樸素善良,和港人有相近價值觀,更重要的是有追求民主自由的意向,時到今日,這種中國人大多消失了,只剩下獄中的劉曉波、高瑜和極少數維權人士,以致陳雲在《香港城邦論》中專章論證:「大陸人並不是你想像中的善良同胞」。
事實上近幾年來,由於中港接觸頻繁,不少大陸人的負面形象在香港日益突出,而香港年輕一代覺得,這些大陸人大多是中共的支持者,他們認同中共的專制統治,陶醉在這種統治帶來的幸福中,並以此自豪,亦即中共得民心的,它之所以能夠強大,就是因為有這些民眾的擁護。所謂「有怎樣的人民,才有怎樣的政府」,既然如此,香港人還要「建設民主中國」、還要講「六四」精神,有甚麼意義?即使你強說它有意義,二十多年過去了,做出了甚麼成績?結論其實很簡單:民主中國不是大陸人的追求,所以不可能有任何成績。
其次是香港的小氣候。學聯追隨的泛民主派,大多是大中華民族主義者,1997年前,他們支持香港民主回歸。實際只做到回歸於不義政權,民主免談。
泛民和中共同調的是主張一個中國,反對民族命運自決、反台獨、藏獨、反疆獨,當然也反港獨。更甚的是在上一次政改,香港民主黨出賣了民主派,通過政改方案。
因此,新興本土思潮認為,二十多年來,泛民根本乏善可陳。老調子如果繼續唱下去,不會有甚麼前途。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陳雲提出一種說法:中國倘若發生急劇民主化,很可能由「中共法西斯」變成「中國法西斯」,屆時對香港產生的危害會大於中共。很多人一想起中國民主化,立即想像出一個像加拿大這麼美好的民主國家,但在香港新興本土派心目中,一個國家的好與壞,主要是由它的國民質素決定的,香港本土派對中國國民質素毫無信心,從這思路推展開去,會產生中國不要民主化的結論。也就是中港都有人希望對方不要民主化。
此所以支聯會「建設民主中國」的宗旨備受抵制,最近香港學聯更宣布不得不進一步切割,要退出今年的維園「六四」集會。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