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14

【輔仁媒體】賴叔:港足與大媽,融入你懂嗎? (2062)

【戰況直擊】23分鐘 香港 2-0 不丹比賽戰至 23 分鐘,香港隊憑住進攻左路 #13張健峰 出波,禁區內 #22麥基 及 #8安基斯 頭鎚入波,以 2-0 領先不丹!#撐自己人 #HKFIGHT #2018WorldCupQualifiers

Posted by 香港超級聯賽 Hong Kong Premier League on Thursday, June 11, 2015

香港近來最好嘅新聞,可能係香港足球代表隊喺世界盃外圍賽主場大炒不丹七比零。旺角球場久違嘅爆滿,社交網絡重新關注香港足球,連電視台原本喺收費台直播賽事,嚟緊港隊對馬爾代夫都要改喺免費數碼頻道播出。

然後,《明報》副刊一篇《熱血大媽 舞動平民風景》嘅文章,又將大家嘅心情,從亢奮帶返去氣忿。

文章話,「這班『大媽』不是大陸人,許多都是基層婦女,是你我每天都會接觸但不曾了解的清潔阿姐、賣菜嬸嬸甚至地盤工人,半世人湊大仔女辛苦勞動後,終在晚上覓得一點私人時間,費勁忘我的跳舞。」。然後就一連串個人特寫,刻苦耐勞、偷得浮生半日閒、有份建設社會、因為爭唔到跳舞室而侷住喺公園跳。

千百萬個苦衷,嘗試塑造「大媽也是香港師奶」嘅形象,引發讀者嘅同理心,進而「包容」大媽舞。類似情況,大家一定唔陌生:工聯會立法會議員陳婉嫻開記者會,爭取當局對逾期居留嘅「三非」肖友懷行使酌情權,喺香港入學繼而獲得居留權。一樣都係動之以情,其他法理課題一律輕輕帶過。

大媽舞未必犯法,但肯定擾民。大媽舞有強勁嘅音樂襯底,噪音係離遠都會聽得到嗰隻。大媽舞喺公共空間進行,由公園到商場平台到旺角鬧市街頭都有。大媽舞蘊含嘅係大陸嘅品味,惡俗嘅姿態,準確啲講,係影響市容。

同樣係種族融和嘅過程,點解大媽舞畀人鬧(《明報》篇文一開波都承認),而港足就備受讚賞?呢個係一個融入與否嘅問題。

大媽舞 明報

港足成員「有層次」,黑人、白人、港人、國援都有。但係喺團隊運動之下,大家不分膚色的界限,為著同一個目的而努力。球員要服膺於教練嘅戰術,進攻互相配合、防守互相包抄提點。過程有溝通、有遷就。所以香港球迷亦無分安基斯、麥基、盧均宜定鞠盈智,有貢獻嘅就拍手歡呼。呢個係外來人融入群體嘅成果。

大媽舞,係大陸文化霸權入侵香港嘅象徵。可能舞者的確有三粒星香港身份證,但《明報》篇文都無法隱藏受訪者嘅身世:有七八十年代移民來港嘅,亦有東莞出世,嫁畀老翁嘅「新香港人」。

大媽將跳「廣場舞」嘅風俗引入香港,無視香港地小人多,生活環境擠迫。昔日新聞有音樂人喺屯門公園玩樂器被投訴太嘈,今年年初亦有大媽喺公園引吭高歌被投訴製造噪音。

大媽將自己以前喺大陸生活嘅方式照搬嚟香港,被本地居民指指點點正常不過。問題係,大媽有冇諗過易地而處, be considerate 唔好搞到人?難咯,「要不是我們帶子女入學,你們的學校早就沒人讀了」嘅強國思維先行,香港人點諗又有幾重要?

大媽舞嘅大陸文化,本身亦同香港格格不入。莫講話佢哋跳嘅音樂係大陸懷舊歌曲,即使近年香港傳媒落力幫大陸歌手宣傳,如孫楠、周筆暢、韓紅,佢哋亦始終打唔入香港樂迷心中。 Come on,香港本身有自己一套嘅華洋雜處混合而成嘅獨有文化,硬搬自己嗰套落嚟又點得?

唔好話賴叔排外法西斯。同大家一樣,賴叔讀書同工作,少不免都會同大陸人共事,而大家往往都可以相敬如賓,有啲同學肯學廣東話,同事書信來往都係寫英文。平日佢哋閂埋房門私底下做啲咩,點樣生活,係佢哋嘅私事,但行得出嚟,入鄉隨俗守返香港嘅規矩,係最基本嘅要求。

至於想美化或 so-called 增進市民對於大媽舞嘅認識同理解嘅「傳媒工作者」,so sorry ,你嘅塗脂抹粉改變唔到大家嘅印象,更加敗壞《明報》本來都每況愈下嘅形象。作為一份入到學校嘅報紙,一篇咁嘅文,我會話係誤人子弟。

則留言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