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21

盧斯達:好人橫行的衰世——從何秀蘭要求點人數說起 (2178)

土共離場,政改流產。然而何秀蘭作為泛民一員,竟然在最後關頭要求點人數。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呢?政改流產的戰略目標近在眼前,他們要走,雖然不知道背後盤算甚麼,但當然都是由得他們走,否決政改才是正經事。點人數的意思,就是要等土共議員回來坐定,等埋發叔之後再表決?

一直以來盛傳轉軚的泛民議員,大家數得出的。但因為土共集體離場,所以最終不能轉軚。轉軚有後果,也有成果,可能是梁國雄口中的兩世無憂價。本來泛民和土共壁疊分明,一齊表決,幾個準備轉軚的泛民才有身價。一旦土共集體離場,計劃被打亂了,二五仔也就沒有價值,投贊成票已經沒意思。連湯家驊都「改投」反對票了,獨是何秀蘭最後要「力挽狂瀾」。

為甚麼呢?我不認識何秀蘭,然而土共集體離場,「建制派一致支持、幾個泛民轉軚,通過政改」的這個劇本不能如期上演,誰會最高興,我不知道,但本來傾好條件轉軚的二五仔,應該是最不高興。土共集體離場,本來等著接波的幾個,損失慘重。等於在毒品交易的時候發現有警察筵開三十席,劉德華發短訊給曾志偉:馬上收工。在外國,他們會說一句:「cancel the deal you mother fucker﹗ 」

何秀蘭是甚麼,天知道。但我為那些跟何秀蘭過從甚密的政治圈外人感到惋惜,和困窘。好像最親愛的黃耀明,何秀蘭在黃耀明身邊,儼然成了同志界別的功能組別議員,頂著「性別平權」的先進光環。但親愛的明哥大概沒料到何秀蘭會在關鍵時候要求點名。也許他會像現在蘋果老總徐緣一樣說一句「我信Tony。」也許道理說不出甚麼,但明哥會相信,Cyd是個好nice的人,他會相信何秀蘭只是為了確保有足夠議員在席,否則就會流會——然而流會又如何呢?下次再開會,如果泛民是夠堅決的,怎樣投都是否決,除非有人在全體議員就座之後就會轉軚,令政改險勝通過。

點人數防流會,文藝人的心靈美麗,不會明白為何多此一舉。

香港有很多一腔熱血、一片丹心的人,但是他們不知道自己其實成了邪惡臉上的脂粉、眼影和口紅。六四維園的義工、泛民黨派的青年成員,他們的發聲、雨傘、歌唱,看不見政客背上的陰影,這是他們的福氣,也是香港的不幸。一代一代的美好心靈,支持出司徒華、民主回歸派、相信了趙紫陽的「改革諾言」、相信了中國會進步……

早排,林慧思說自己被學校迫害,話要自殺,之後在學校前面見傳媒公佈近況。那日我有去採訪。十幾個人到場舉牌支持她,叫口號,但全部都是五十開外的叔叔嬸嬸,一看就知道是額頭上刻著「有心人」的那種。有個叔叔自我介紹的時候說:「叫我阿X啦,金鐘都好多人識我的了。」好人很多,但大亂的時代,好人不濟事。好像謝安淇背後的周博賢,很敢言呀,很有心呀,但是頭腦簡單,完全接受泛民那一套。他會認為肖友懷事件是中共策劃出來「轉移視線」,令大家不關注政改,大家都中伏了……

香港以前富有安樂、歲月靜好,英國人幫香港擋下了牛鬼蛇神,代勞了維持一個類國家要做的dirty works,好人越來越多,最終就形成了今日自以為是但又毫不濟事的「公民社會」。六七暴動的時候,那些涉事的工人領袖,不管罪行輕重,通通抓到摩星嶺的白屋附近,嚴刑拷問。這些事,要是讓「公民社會」來擔戴,他們會說用愛與包容來處理,「佔中三子」都是自以為是的基督徒,他們以為自己是基督,會原諒敵人七十個七次,然後香港有一天就亡國了。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