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17

【蘋果日報】高慧然:崇拜神的國度 (10068)

新加坡少年余澎杉,因拍片諷刺已故新加坡總理李光耀,被判兩項罪名成立。余在保釋候判期間,再度上載諷刺李光耀的圖片及短片,近日被囚禁於精神病房,等候監獄署評估報告。
余的代表律師透露,余的「室友」均有精神問題,余被綁起一邊手腳,連去廁所都有困難。室內24小時開燈,難以入睡亦不許閱讀。遭受精神虐待的余變得抑鬱,有自殺傾向。
一個16歲少年,不畏強權,服從追求自由的天性,勇於表達自己,國家機器鎮壓下堅持不肯扭曲自己。可歌可敬。他做錯了甚麼?所有噤聲的成年人,即使為求自保不敢支持他,至少,內心應該對少年產生敬意吧?可惜,網上留言多數指責少年缺乏管教,是自作自受,需要「幫助」和「教育」。
鐵腕下的洗腦教育,令人類失去獨立思考,神化領袖。誰敢質疑他們心目中的神,誰便大逆不道,中國人、北韓人對這種神化領袖的運動並不陌生。比極權政府更可怕的,是愚昧的民眾。他們自己被洗了腦,卻指責少年缺乏管教。像極魯迅筆下100年前的中國人,他們痛斥為他們出頭的革命者,並且圍在旁邊,等待劊子手手起刀落,用饅頭去點熱辣辣的鮮血。
近年香港有不少人視新加坡為宜居地方,可是,新加坡縱有千百般好,它箝制你思想,要你領袖崇拜,控制你言論表達的自由……組屋雖大,不過是牢籠。真值得嚮往嗎?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