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20

【蘋果日報】李怡:蘋論:袋一世變笑一世的深層意義 (12141)

梁政權勸香港人「袋住先」;5.31深圳李飛說,中共要香港人「袋一世」;想不到中共港共用了20個月,投入無數人力物力,花了億計冤枉錢,到決戰的立法會投票日,居然製造出一個讓人「笑一世」的驚天結果。納入香港立法會的投票記錄是8票贊成,28票反對。這結果被世界媒體廣為報道,建制派開記者會、發聲明,特首幫他們講話,都無法改變這個正式記錄。
梁特前天說:「投反對票的議員,剎停了香港的民主進程。」這話與立法會記錄不符。投票結果顯示,即使反對的28票都投了贊成票,方案還是得不到三分二支持而被否決。因此,否決的責任應該落在口口聲聲說支持的建制派身上。不是很滑稽嗎?

當慣奴才不須用腦

這個笑一世的事件反映兩個深層次問題。一個是多數建制派沒有個人意志,一味聽阿爺的話,中共說過「一票也不能少」,他們就爭着對這句話表忠。因此儘管一票對結果無關宏旨,仍然要等這個人抱病趕來,以體現中共意旨。事情發生後,有建制派議員第一時間約見中聯辦解釋事端,還有一個憂心忡忡說,怕中央「會嬲」。聲聲遺憾,流淚,就更多了。不就是沒有投票而已,尤其是即使投票預計也不會改變結果。慌甚麼?怕甚麼?奴才闖禍就要在主子面前發抖?
另一個深層問題,是沒法想像當了多年議員的建制派會如此不懂議事規則,可以這麼蠢。要拖十幾分鐘等發叔,一個建制派議員發言就可以了;要暫停會議,也不能在主席宣佈開始投票並計時之後提出,這應該是常識;在會議室的議員是否不足半數,小學算術就夠了,怎會算錯?有網文說,民主派議員多年捱打,苦研生存之道,知道如何利用議事規則拉布、點人數,甚至司法覆核、街頭抗爭,議會中雖屬少數,發言卻往往擊中要害;反之,建制派越來越傾向做奴才,只聽主子號令,發言除了表明立場完全不着邊際,按中共指示投票就萬事大吉,以領旨、領賞、吃喝從政,完全不用大腦,突然間要學民主派玩流會,卻沒有搞清楚規則就拉隊離場,終於鑄成大錯。
用這個笑一世事件來看整個政改議題,關鍵不僅是真普選、假普選,或是否應該袋住先的問題,而是香港的選舉制度是按照《基本法》規定還是按照中共一黨決定的問題。中共國的體制,眾所周知,是黨領導一切,而黨的領導原則是下級服從上級,任何人事任命、人大的法案,都是中共中央常委作決定,然後交給人大蓋橡皮圖章,或下級執行。中共稱之為「一支竹竿插到底」。中共的所謂民主,也講明是「集中指導下的民主」,實際上不是民主而是執政黨當「民王」。《基本法》定下的改變特首選舉辦法的法定規則,是由香港本地啟動,立法會三分二通過,行政長官同意,再上報人大常委批准。人大常委作為上一級立法機關,是審視下一級的香港立法會的決定,再定批准與否。8.31決定卻把人大這個上級定下的框架,交給下一級的香港立法會表決。如果議會只是中共黨的橡皮圖章,那當然就照通過如儀。問題是香港立法會至少有半數以上的議員由普選產生,其中大部份在選民授權下不可能當人大常委的橡皮圖章。當中共人大把一個選舉框架交給港府,並據此炮製出政改方案,卻要低一級的香港立法會去批准高一級的人大決定,這本身就是對《基本法》所定體制的顛覆,其實也不符合中共的下級服從上級的體制。如果香港立法會通過了,那就意味着香港立法會以後都要唯中共之命是從,不再是獨立運作,沒有立法機關應有的尊嚴。因此,通不通過政改,顯示香港立法會會否淪為人大那樣的奴才組織的問題。如果過了,相信2020年的立法會普選,也一定會沿用這種特首選舉方式,即變為「一黨提名」的立法會普選。

不要被「合作」麻痹

還剩幾十秒,作為民建聯的黨團召集人,葉國謙站起來離場,他認為其他建制派也一定會跟隨。他大概習慣了中共領導的一貫作風。誰料自由黨不跟從,包括陳婉嫻在內的另4人也不跟從(其中1人沒有投票),於是鬧出這個笑一世的事件。立法會的「黨領導」沒有實現。
否決假普選,並沒有帶來民主的進步,但深層意義不可低估,它顯示中共在香港推行「人民民主專政」碰壁,建制派要體現中共黨的「一票也不能少」的「集體意志」,卻礙於能力與權威失敗了,而且衍成笑話。基於中共「打得贏就打,打不贏就走」的戰術,上任以來一直階級鬥爭上身的梁振英,昨天忽然講合作了。
但民主派沒有贏,而是應該更加警惕,不要被「合作」麻痹了。(https://www.facebook.com/mrleeyee)

李怡
周一至周六刊出

原文連結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