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22

【蘋果日報】陶傑:打爛齋缽 (676)

清晨剛睡醒,看見朋友短訊:有一兩個文人,在蘋果不同的版面,批判你的「小農民族基因論」、「民族性」,你要不要「回應」?怕我不看,手機附來文字。
我說:「中國文人的基因,是酸澀,有『打筆戰』之惡習,在這方面,我比較佩服醫生和工程師。A醫生不會攻擊B醫生的醫療方式不對,C工程師也不會抨擊同行D的大廈不夠漂亮。何況我不是中國文人,我從不憂國憂民,不是他們的同行,我是一名文字創作師,更無必要『回應』。」
但好事的朋友繼續挑撥:「但是蘋果日報二十周年呀,網絡讀者雖然對這些人有所駁斥,你私下也說過你對學識和人格比你還低下的文人攻擊,從不理會,但為了賀報慶,熱鬧一點,你不應該為蘋果添點煙花嗎?」
我暗罵一聲:「X。」為了香港市場,不得不做一點厭惡的事,就是「回應」了。
首先,所謂的「民族基因」,不錯,這個名詞,是我最先鑄造的,不幸這幾年,我也不想,在大陸也有許多人跟隨。我沒有在大陸演說,所以,這個名詞紅了,或因網絡翻牆,我沒有公共知識份子的「影響力」,「基因論」再在大陸流行,變成套語,我不敢跟誰「爭食」,不要眼紅,乖,好嗎?
民族基因,跟身體器官無關,而是一種借喻,傻仔才將「民族基因」當做生物學來「分析」,僵固的腦袋,才「玄之又玄」。中紀委書記王岐山,在中紀委四次全會發言:「中華傳統文化是責任文化,孝悌忠信,禮義廉恥,是中華文明的基因。」文化就是文化,在生物學上,沒有身體、器官、血液,但你敢點名批判王岐山嗎?我看應該是他做國師的這位先生,斷無此膽。
華人知識份子喜歡陳列書名,引據學術。當時時手持書本的文人撲上來糾纏,你也要將一兩書本拋回去。中國人文學者樊和平有一本書,叫「中國倫理的精神」,內有「論述」:「中國自給自足農業社會的特點,首先孕育了民族性格的崇實性和包容性。」
三聯書店前年出版了梁鶴年的學術著作「西方文明的文化基因」,請標榜時時讀書的大哥一讀。
然而,這位文人論斷「陶傑雖然沒有正面論斷和行動綱領」,將「陶傑」與被指「港獨」的陳雲串在一起,以這位大哥平時一面唸佛、一面在大陸謀生的風格,以目前的氣候,如果你了解中國文字獄的國情與文人告密基因,魯迅說:「我向來是不憚以最壞的惡意來推測中國人」,就會看懂:這是寫給他的恩主共產黨看的,提示應該要抓人。
雖然在本欄,我已經有文字紀錄:港獨是個白日夢,但在道貌岸然的道德文字中暗佈中國文字獄利刀,大哥,小弟跟您無仇無怨,我看到了,而且,嘩,我好驚好驚呀。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