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17

【蘋果日報】李怡:蘋論:戴孝的帆船,緩緩走過暗黃的屍布 (1518)

東方之星在長江沉沒,中共傳媒「白事當紅事辦」,只報道國家事後處理如何英明、被救者應該感恩、領導人皇恩浩蕩到現場視察,而災難原因、責任誰屬,完全不提。仿效汶川地震後無恥文人王兆山的「縱做鬼,也幸福」,官媒寫出「孩子別哭,我在長江,已經回到母親的懷抱」這樣的句子。這個母親,使筆者油然想起大陸詩人顧城三十多年前的詩句:「戴孝的帆船/緩緩走過/展開了暗黃的屍布。」
詩無達詁,好詩會給不同讀者不同的想像空間,但當時大陸社會洋溢着長江黃河是撫育民族的母親這樣的語境,把長江形容為「暗黃的屍布」完全顛覆了愛國教條。聯想到今天,東方之星遇難,只有14人生還,穿上救生衣的都是船員,沒有乘客,關於大副的逃生有三個不同的報道,而四百多人就「回到母親的懷抱」了。暗黃的江水,不是像在中華大地展開暗黃的屍布嗎?

模糊的歷史默默記錄

顧城這首詩的最後幾句是:「沉重的山影/代表模糊的歷史/仍在默默地記錄。」
中國的歷史是模糊的,但仍然在默默記錄。歷史記錄中共媒體不久前還在苛責韓國海難,但那場事故韓國調動了數百軍艦飛機拯救,救出近半乘客,獲救校長因二百多學生死亡而自殺謝罪,總統五次道歉,媒體仍然批評救援不力;歷史也會模糊記錄較海難容易救援的東方之星江難,獲救只3%,而媒體天天讚美救援行為,一場災難成了偉大政府的救援讚歌。
政改今天提交立法會。一、兩天前,港共政府高調處理兩件事,一是梁國雄宣稱有人給錢讓他轉軚支持政改,梁振英像撿到寶似的,指梁國雄「應該盡快向廉署舉報」。一日後,廉署發聲明,指「有關貪污指控性質嚴重,並引起重大公眾關注,……廉署……證實正就有關指控展開調查」。隨即在昨天,梁國雄到廉署協助調查。
關於買票的事,一直有傳聞,但相信即使有人想這麼做,也不會現兜兜用錢去買,因為太容易被抓痛腳,一定會用迂迴方式。因此,梁國雄說法漏洞顯而易見。所謂公眾關注其實是梁振英關注,而在他關注之下廉署也高調處理,手法與廉署過去處理多宗梁粉涉貪案、包括梁振英收取買家UGL公司5,000萬港元一案迥然不同。以前廉署即使獲舉報,也多表示不作評論,公眾無從得知廉署會否跟進。現在對梁案的處理,則不能不使人想到要影響市民對表決政改的取態。當然,也可能與譚惠珠擔任廉署貪污舉報諮委會主席有關。這些都有模糊的歷史記錄。
另一樁是警方前日搜獲「本地激進團體」涉嫌製造炸彈,梁振英昨天向佔領運動抽水,說「我們不能姑息和合理化一些非暴力的違法行動,因為這樣做的話,就會令到一些有暴力傾向的人以為他們可以用同樣的理由來把他們準備做一些暴力的行動,將其合理化。」這段話,用來回贈他前兩天高調出席六七暴動的鬥委會主任委員楊光的喪禮,真是太適合不過了。六七暴動正是以「反英抗暴」的名義合理化製造社會恐怖,當年製造真假炸彈五千多枚,造成三、四十人死亡,其中包括商台播音員林彬和軍警八人。模糊的歷史,都在默默記錄着四十八年前的往事,和今天的近事。
「全國獨立黨」這個名稱,幾乎沒有人聽過,他們的facebook也只有兩百多個Like。若說是本土派組織,至少跟所有本土派的主張不同,因為本土派頂多只是主張「港獨」,不會講「全國」。有高登仔分析,在警方撿獲的證物中,有一張貼紙寫上「蛇齋糭餅」,而不是一般慣用的「蛇齋餅糭」。博客林忌在Google搜尋,發現用「蛇齋糭餅」這說法的,只有反佔中主將周融一人。當然不能因此就斷定製造這事件同他有關。不過一般來說,在怎樣的組織就會有怎樣的慣用語。而這,也是模糊的歷史記錄。

不讓美好的一切結束

詩人顧城已去世超過二十年了。他的詩《結束》一直留給世人朦朧的也是悲戚的想像:「一瞬間——/崩坍停止了/江邊高壘着巨人的頭顱。戴孝的帆船/緩緩地走過/展開了暗黃的屍布。多少秀美的綠樹/被痛苦扭彎了身軀/在把勇士哭撫。砍缺的月光/被上帝藏進濃霧/一切已經結束。沉重的山影/代表模糊的歷史/仍在默默地記錄。」
你可以結合香港的現實去想像。崩坍停止了嗎?巨人的頭顱壘起來了,那是甚麼?綠樹的身軀扭彎了,月光被砍缺了,美好的一切都結束了嗎?
在掌權者施加種種壓力要把「一黨提名」的選舉強加在香港人身上時,只有抗拒才能不會讓美好的一切結束。我們正書寫歷史,即使被混淆、被模糊,但也不讓它被顛倒。我們必須使這一代尤其下一代,不會捲進暗黃的屍布中。
(https://www.facebook.com/mrleeyee)

周一至周六刊出
李怡

原文連結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