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15

練乙錚:唔開心唔忿氣.踢波踢出本土.永遠的康師傅



政改最後關頭,三人組組長林鄭月娥陣前洩氣,不但公開地認為特府議案通過立會的機會微乎其微,還用上了「好唔開心」、表決猶如「解脫」等灰暗說法。好打得 的「阿二」如此為特府賣力作業而到頭來倀倀然不知所措,原因無他,乃是以「831」「特殊材料」炮製出來的政改方案始終不合大多數港人口味故也。

一、林鄭唔開心,梁特唔忿氣

須知道,民主派要求的,是一個完全包容、保證各種政治派別的代表都能以同等機會參選的普選,而京港當權派端出的,卻是要封殺半數以上港人認同的政治派別出 線機會、絕無優化可能的「小圈子普選」;然而後者卻反指前者「不肯包容」,試問天理何在?如此混賬方案,難怪最後傳出「堅料」謂有關方面要出天價求議員票 過立會(田北俊認為可信,指可能是「財團中間人」所為)。不過,如果最後真的有議員為了一億半億人仔出賣自己手中一票,則必然在以往支持者心中身敗名裂、 成為香港民主運動史上的千古罪人。

當權派中除了有人「好唔開心」,這幾天還有不少人「好唔忿氣」。事緣三間大學合辦的滾動民調在京官宣布「831」乃「袋一世」的安排之後測出民意反彈, 導致了「黃金交叉」,即反對政改比率反超支持率。數字一上頭條,特首及其一眾幕僚即時氣急敗壞,把先前非常受得落的民調說成不值一哂,左一句「主事人有政 治立場」,右一句「大學民調也可質疑」,總之就是酸得要緊。之前民調裏的政改方案反對率大幅落後之際,未聞民主派那麼沒有涵養,頂多不過悶悶不樂、面對朝 三暮四的民意,或猶豫不決或明言企硬而已。共產黨人搞政治淺薄無風度,周恩來之後就是常態。

二、港陸足球對壘燒旺本土意識?

足球比賽是最普世的體育運動,同時也是最擘裂的。國家之間的賽事曾經帶來戰爭;一國之內的賽事經常助長地方之間的不和;已經不和的地區之間的賽事更 可能導致或強化分離主義。今年的2018世界盃亞洲區的外圍賽第二輪賽事裏,同屬C組的中國隊與香港隊將於93日在深圳、1117日在香港碰頭,凶多 吉少,跡象已經有了三個:「龍隊擁躉」已經聲言買起兩場比賽的絕大多數進場票;日前中國足協為提升大陸隊鬥志出的海報引起不少港人強烈反感;上周港隊對不 丹之主場賽,賽前奏中國國歌之時,港迷「噓爆」。

平情而論,「海報事件」裏,港人反應無疑過度。大陸那張海報用的宣傳句子是:「這支球隊(香港隊)的人,有黑皮膚、有黃皮膚、有白皮膚;這麼有層次的球 隊,得防着點!」人種膚色多、有層次,都不過是事實的描述,一些港人卻認為過分強調種族、有歧視之嫌,未免太敏感。事實上,港隊隊員膚色多種,正好反映香 港社會開放多元,故筆者看了那張大陸海報,並無感覺不良;有關的「種族歧視」指控,倒令筆者想起某些國家的體育隊伍人種清一色,其實很可怕。例子之一是美 國。

體育社會學的開山祖、英國萊塞斯特大學榮休教授Eric Dunning的力作SPORT MATTERS: Sociological Studies of Sport,Violence and Civilization研究了西方國家的體育和社會之間的關係發展史,其中第八章講十九世紀以來美國三種最重要職業球類活動裏的種族歧視(壘球、美式足球、籃球)。今天,黑人、白 人、西裔人、黃種人等,都可以在這些球隊裏出盡風頭賺7位數字的年薪另加商業代言等收入,但在十九世紀到二十世紀中葉的一段長時間裏,情況並不是那樣。

1880年之前,美國球隊裏的黑人隊員受到很嚴重的歧視,白人隊「友」不把他們當成人,有些甚至與對陣球隊裏的白人隊員合謀傷害己方的黑人隊員。以壘球為 例,大家知道,在激烈的賽事中,跑壘員為了搶速度,有時要飛身撲前,快速推進並避開對方的一、二、三壘防守員的阻擋;飛撲(slide)的姿勢本來只有 「head-first slide」(肩、頭先着地)一種,後來多了「feet-first slide」(足、腿、臀先着地)。原因是什麼?原來當時水牛隊裏有一名出色的黑人二 壘手,隊裏的白人隊「友」都不喜歡他,每每暗地裏要敵方跑壘員以特別為此發明的「feet-first slide」來對付這個黑人——凌空之後雙腳先飛、直插他的足脛(上五寸下五寸),目的是要把他打殘,幾個月不能繼續比賽;後來這個黑人想辦法拿兩個小木 桶各破開兩半,用來包裹左、右脛部作保護,敵方白人球員於是把球鞋底的釘子削尖……。到了1890年左右,黑人便幾乎從所有主流球類運動場上絕跡,一直到 二十世紀四十年代、二次大戰完結之後才再現職業球壇(二戰時期有大量黑人參軍,與白人並肩作戰,美國社會的種族歧視因此減弱)【註1】。

別的國家體壇要經過幾十上百年的痛苦掙扎才達到的種族平等參與,在香港根本不是問題;難道這不是很值得港人驕傲、慶幸的嗎?所以,筆者認為不必對大 陸足協的那張海報作過分敏感的解讀。反而,那份海報把香港隊的名稱改成「中國香港」,才是「嚴重」錯誤,因為香港足總參與到國際足總裏,球隊代表香港出賽 事的正式中文名稱是「香港足球代表隊」,而正式英文名稱更是Hong Kong National Football Team,不含「中國」或「China」二字;那都是自1954年香港加入國際足總那年起便使用的名稱。這個「香港」稱謂,在大陸海報出現之後的香港足總 「回應」海報裏正確地用上了【註2】。

此小事一宗,反映港陸政治關係緊張而已,其實不必介懷,問題嚴重得多的是「噓爆國歌」事件。此事外國人不少大惑不解,為什麼一國之民會「噓爆」自己的國 歌?大陸人以為自己很明白,所以大量憤青網民已經對港人發動鋪天蓋地的文字攻擊。其實呢?「噓爆國歌」者,很可能絕大多數都是球場上的「90分鐘本土派」 而已,不足掛齒。

但,設想事情這樣繼續發展:93日香港在深圳的比賽贏了中國隊,或者輸給中國隊而香港球迷看過轉播之後普遍認為是給蠱惑了;1117日在香港舉行的第 二度比賽,港迷又因認為看到某種不公而出現群情鼓噪,大量「龍隊擁躉」則還以顏色,雙方情緒不斷高漲,終於引發成千上萬人參與的大規模衝突,港警及防暴隊 奉特首之命介入,見港人就打。

這並非不可能的事。Eric Dunning的書裏有一個圖表,是根據英國報章的報道作成的,詳細列出19081983年世界各地發生過的比較大規模的足球比賽引發的騷亂事件;中國 大陸在該段時期裏曾經有三次,分別發生在197919811983年,而香港則未有上榜。

不過,該書來不及記錄發生在1985年的「北京519事件」。事緣該年519日,香港足球代表隊在北京舉行的1986年世界盃亞洲區外圍賽中,以 21擊敗中國隊,把中國淘汰出局;北京隨即發生球迷騷亂,翌日《人民日報》稱事件中有127人遭警方逮捕【註3】。當時中港關係十分良好,騷亂不過是 大陸球迷極度不滿中國國家隊的表現而引發的;但如今港陸民間政治關係跌到冰點,「龍隊擁躉」卻大舉南下逼爆大球場,強國心態遇上港人港迷的「反蝗」情緒高 漲,以及《環時》、左報的乘機挑撥離間,一言不合就會引發場內場外的大規模暴力流血衝突,而衝突的後遺症必然是:場內的「90分鐘本土派」變成永久本土 派,場外的本土意識、脫北意識百倍高漲!

為防不幸事發生,筆者提議大陸高層認真研究如何消弭危機,大力壓抑、疏導「龍隊擁躉」的情緒,甚或禁止太多大陸的國家隊擁躉來港觀賽(尤其是有某種案底者)。不然的話,拜足球所賜,說不定以後每年的1117日,就成為本土派的「獨立建國紀念日」。
三、「康師傅」不死有輕於鴻毛

「康師傅」周永康的身份頭銜甚多:大陸江派的高級爛頭卒、上海幫、石油幫、「百雞王」、前「政法王」、前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他被習派抓了之後,秘 密審訊幾近一年,上周四忽然給公布了正式罪狀,罪名三條,分別是「受賄、濫用職權、故意洩露國家秘密」;判的是無期徒刑、沒收個人財產、剝奪政治權利終 身。事情很好笑:今年312日,中共最高人民法院院長周強在接受中國中央電視台記者採訪時表示,將依法公開審判周永康等多名高官;周強當時還說:「這是 難得的一次普法教育。」【註4】但是,話口未完,整個過程百分百保密的審訊已經「勝利完成」。

更難得的是,大陸喉媒的報道還強調了周永康(據說)在庭上說的話:「辦案機關依法辦案、文明執法,講事實、講道理,充分體現了我國司法的進步,使自 己認識到自己違法犯罪的事實給黨的事業造成的損失,給社會造成了嚴重影響。」最高人民法院院長講的重要話原來是不算數的。這就是所謂的法治國家裏的「司法 進步」了?

尤甚者,透過這段「周永康的講話」, 共產黨又一次把自己幹出來的醜事壞事的責任一筆撇清,巧妙地諉過於個別貪腐分子搞的陰謀破壞,黨於是永遠偉光正。如此文過飾非,一頭大老虎打一百次也沒有用,何況黨內的各派大老虎還多的是。

如果看周永康的官方罪狀,的確比薄熙來的重,因為多了一條「故意洩露國家秘密」罪,而所收受的賄款更是薄的三倍有多,達1.3億人仔。但儘管如此,周的刑罰卻和薄熙來一模一樣。難怪周大事稱讚「我國司法的進步」。

然而,如果大家覺得,與薄比較,大陸的法院便宜了周,那就請看另一件案,便知便宜了他多少、大陸的法院是如何的公道。

2005824日,人稱「全國住房公積金第一案」的原郴州市住房公積金管理中心主任李樹彪貪污公款1.19億人仔一案,法院判定李犯有貪污挪用公款罪 與賭博罪,判處死刑,即時執行【註5】。大家比較一下:李所貪腐的金額比周少了一千萬人仔,其他罪行只是賭博,絕對比不上周的故意洩露國家秘密罪和濫用職 權罪。周因為濫用職權,使他的同夥和兒子非法獲利21.36億餘人仔,造成國家經濟損失14.86億餘人仔。可是,李判的是死刑,周不過坐坐牢、輕輕鬆鬆 頤養天年而已,罪罰可謂輕於鴻毛【註6】。

大陸派系鬥爭殘酷,但殘酷也有個譜,這在周永康一案的判決便看出來了。像周那麼高級的政敵,罪名不會很重,判刑一定從輕,仁慈地留個活口。誰知道呢?說不 定,過幾年有一天來一個「撥亂反正」,眼看鬥輸的江派翻身奪權,受審的換轉是姓習的姓王的,也得求個手下留情啊。只不過,那個倒楣的小小城市住房 公積金管理中心主任李某,其同夥怎麼翻身怎麼奪權量也永遠不會威脅到習大大的人身安危罷?那麼,判李死刑也就是活該的公道了。

如此法治國家,難怪今天本地的年輕人看着,都要「退華」了。

【註1Eric Dunning教授的這部專著在網上可免費完整下載:
http://basijcssc.ir/sites/defaul ... tudies%20of%20sport,%20violence%20and%20civilization.pdf;關於這位教授的簡介見英文維基https://en.wikipedia.org/wiki/Eric_Dunning
【註2】大陸足協的海報、香港足總的「回應」海報樣辦見立場新聞報道:
https://thestandnews.com/sport/改圖反擊中國足協-香港足總-球隊有不同膚色-目標都係為香港/
【註3】北京519事件簡介見百度百科:
http://baike.baidu.com/view/5611626.htm。此條稱該事件是大陸足球騷亂的史上第一次,與Dunning的記述有悖,可能不確。
【註4】見大陸澎湃新聞網今年313日報道周強的談話:
http://www.thepaper.cn/newsDetail_forward_1310610
【註5】新華網報道2005年湖南郴州巨貪李樹彪挪用上億元公積金被判死刑一案的轉載連結是
http://news.sohu.com/20050824/n226775095.shtml
【註6】周永康案審結判決的詳細報道見大陸財新網611日文章
http://china.caixin.com/2015-06-11/100818354.html

特約評論員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