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14

【熱血時報】Ronald Chiu:只有在香港,吳三桂先可鬧鄭成功做「法西斯」 (1762)



人哋話中國人嘅歷史很瘋狂。但今時今日,在香港發生的就更瘋狂。因為全世界只有香港一個地方,「賣國賊吳三桂」可以日日鬧「鄭成功」做法西斯!

話說吳三桂只念私情、不分是非引清兵入關,明朝遺民都賣駡吳三桂「賣國賊」。吳三桂反駁説「我無賣國!自從我老細崇禎走咗,我哋明朝嘅一國一制就宣布玩完。取而代之嘅,係滿洲人容許我哋漢人在三藩領地有特別行政區的「一國兩制」。我引清兵入關都係落實滿清嘅《基本法》,唔存在賣國嘅問題。反而鄭成功呢個『法西斯』,日日喊打喊殺要抵抗清兵。你知唔知攪喊幾多細路女?(清兵)殺咗人又點喎?點解 (鄭成功) 要貼埋啲『反清復明』、『賣國賊』咁嘅貼紙落軍旗上面!?」

千里之外,南明大將鄭成功回應吳三桂說「咪顛倒黑白!國難當前,吳將軍用感情理由大開城門。滿洲人一直對我大明虎視眈眈,引清兵入關只會引狼入室。佢唔會幫漢人消滅完李自成就回到關外。所謂『自己大明自己救』!」吳三桂回答:「滿洲人的兵力多我六倍,當年『形勢比人強』。還有,滿洲人在關外好可憐。你試吓易地而處,關外天氣寒冷,佢地百姓先至為生計變得粗魯,大家包容吓咪得囉。做人要有同情心、同理心。嘅然滿洲人嚟咗,你理得佢係『雙非』定『三非』,一定要畀足福利人哋。特別係細路仔呀,否則我哋堂堂大國會成功國際笑話。漢人咁文明,不可以向弱者抽刀(刃)!」
關於帶滿人「過關」問題,吳三桂補充說:「邊個入咗嚟中原又點?我都係打份工咋!之前大明封我做『平西伯』,滿洲嘅多爾袞封我做『平西王』。服務對象唔同咗啫!所謂四海一家,他們都是黃皮膚黑頭髮。大家都是中原人!」鄭成功認為應該誓死勤王:「清兵入關後,本來漢人嘅土地成為殖民地。百姓們現在要講滿洲話,做二等公民。我們漢人資源被略奪,入關的滿洲人搶奶媽、搶老師,令漢人無奶飲、無書讀。我們要勇武抗爭,驅逐滿洲的『強國人』!」

吳三桂反駁: 「你係法西斯!係義和園!(叫得出這兩個名字,證明吳三桂有予知能力。)鄭成功你做乜要攻打台灣?你咁勇武應該殺入北京呀嘛!你唔『對準政權』反而去針對細路?你自稱熱血,但聲討滿清討文,分明字字用冷血寫成!」

若干年後,滿洲人站穩陣腳,你估平西王份工仲保唔保得住?清帝宣布了「新三藩計劃」,即確立滿洲人自己的八旗兵以代替「三藩」的職位。三藩被下令要裁員(史稱「撤藩」)。原本幫滿洲人入關,仲叫漢人要包容大愛的三藩將領們就流失工作。漢人得知此事,無不歡呼慶祝。雖然漢人也因為吳三桂付出了代價,但賣了國又一直風生水起的「始作俑者」始終惡有惡報。
--------------------------------------------------------------------------------------------------------------------------------
後記:後來吳三桂率三藩起兵造反,最後得不到足夠漢人支持而事敗。三人說不明白漢人為什麼認為他們賣國,堅稱自己不是出賣大明,反而是真心「愛國」。吳三桂說,雖然他歡迎滿洲人殖民,但他每年也去「平西王公園」悼念當年在北京被李自成逼死的明思宗(崇禎)一家;每年出席晚會都會唱《帝女花》,表示自己仍然愛惜「我是中原人」這身份。不過一直到滿淸第四代最高領導人(即康熙帝),仍然未能成功為明思宗與「愛國盟主將領」袁崇喚「平反」。吳三桂到病死之前,仍為此表示耿耿於懷。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