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6-30

【熱血時報】光復我香江:台灣塵爆 Vs 中國沉船 (3020)



台灣新北市水上樂園發生塵爆慘劇,無數原本沉醉在歡樂之中的年青人被烈火吞噬,四百餘人死傷。巧合地在不久之前,中國長江亦發生客輪傾覆慘劇,罹難人數亦是四百餘人上下。

天災人禍,世界上什麼地方都免不了,唯一可以茲區別的,就是大載大難後「人」的一對態度。如何去即時拯救死傷者?對災難要如何檢討問責,避免重蹈覆轍?可以說,「災後態度」基本上就能反映出一個國家的文明程度。

台灣塵爆之後,新北市政府果斷宣布,爆炸案傷者免繳醫藥費,一切費用由市政府財政墊支,除台灣本土國民外,外國傷者諸如香港的,日本的乃至對岸中國的,亦一視同仁獲得此待遇,這才是真正的平等大愛精神!

由於是次塵爆事件非常罕見且死傷枕藉,故意外很快就成為了國際傳媒的焦點,甚至登上了外媒的頭版。大批台灣國內外的記者連日駐守現場採訪信息,而台灣當局對記者採訪則予以積極配合,新北市政府在第一時間就主動召開記者招待會,交代災情及救災進度,信息發放的透明度和新聞自由度可謂相當高,這一點,是和台灣幾乎同時開始民主化的南韓所不能比擬的。

在民間方面,台灣民眾在事發後踴躍捐血、捐款、捐物資,幫助燒傷者及其家人度過難關。前往捐血的民眾之多,一度逼爆捐血站,以致捐血站要一度暫停接受民眾捐血。

在國際反應方面,日本有醫療設備生產商即時向台灣方面捐獻價值不菲的特種敷料紗布。事件引來無數台灣網民高呼「台日友好」,紛紛表示感激日本鄰邦的無私援助,而台灣亦已經有立法委員去信日方表示致謝。

塵爆事件發生已有兩日,新北市議會在星期一的會議上立即就爆炸慘劇召開會議,新北市副市長亦積極誠懇地向市議員詳細交代救傷、善後及意外調查工作的計劃及進展。與此同時,多名市議員亦先後向官員提出了措辭十分嚴厲的質詢。

相比起台灣社會從政府到民間,甚至「外國勢力」有條不紊、通力合作地展開善後工作。早些時候的中國長江船難,外界看到的只有「做戲」同「維穩」。中共總書記習近平作「批示」,總理李克強在飛機上比劃地圖,在江邊用望遠鏡「指揮」救災,還有裝腔作勢地對醫院的傷者說:「醫藥費不用擔心」,但卻沒有明確說清到底政府會不會對傷者減免醫療費。在中共官僚的政治表演之外,大家看到的是聲稱動員了超過一萬人、折騰了將近一個禮拜的「救援」行動,實際上從沉船中救出的活人不過12人,佔全船總人數不過3%。

在船難發生後,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第一時間發表聲明,表示日本願意向中國提供一切必要的打撈器械及救援人員。然而中國政府對此並無任何表示,日本在打撈沉船和水上救難有著世界頂尖的技術和豐富的經驗,但中國政府卻沒有接受這些對拯救遇難者極為有用和善意的幫助。

當然,比救援不力更糟糕的,是中共花樣百出的種種泯滅人性良知的「維穩」手段。船難發生後,中宣部發布指令,禁止記者前往沉船現場採訪,已經出發往現場的國內記者,一律要被召回原地,而外國記者則被武警等嚴密監視和阻撓,不讓接近事發地點及接觸死傷者家屬。相比起記者,死傷者的家屬的煎熬更悲慘,當局封鎖消息,成千上百名死傷者家屬苦後多時,對家人生死不得要領。在救人黃金48小時過去後,絕望的家屬要求到殯儀館認屍,竟然也遭到了武警的無情阻撓,有些家屬甚至為此被武警毆打。在事件告一段落後,據聞認有一些被當局認定是麻煩分子的遇難者家屬,在回到家鄉後,依然被政府人員跟踪監視,以防範他們對外界透露訊息。

至於事件中最重要的調查問責,更是了無下文,外界估計中國對是此船難的調查,會比幾年前的高鐵事故更不當一回事。

從天災人禍的善後工作可見,一邊是野蠻黑暗,一黨專政的獨裁國家,而另一邊則是文明開化,實現了民主自由的國度,其政府對民眾的態度的天淵之別,可謂是一目了然。

台灣與中國的分野,涇渭分明,在中台之間的香港,在未來要走哪條道路?很不幸的是,筆者認為,香港未來很可能是走上中國的道路。香港的民主政制發展經三十年蹉跎,以徹底失敗告終,當下的政治獨裁局面,將會長期存在下去。香港近年來各項公權力迅速腐化敗壞,2012年造成39人罹難的南丫海難,事發將近三年,釐清政府官員責任的海事處調查報告,至今仍未對罹難家屬和外界坦誠公開。這樣的處事手法,擺明就是和「台灣模式」,亦即是文明進步的模式越走越遠,和「中國模式」,即是腐敗專制模式,越接越近。

廿十年前台灣民主化初開之時,在選戰上反對派經常以香港為模範,指斥國民黨當局施政的不堪。如今時移世易,香港反倒成為了台灣人要爭取獨立,遠離中共國的「反面教材」,這真是歷史的殘酷和無奈。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