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11

【蘋果日報】李怡:蘋論:暴力救市在港中融合下禍延香港 (500)

中共國的暴力救市,在金錢子彈和全國吶喊都救市無效之下,終於出動真正暴力了。前天公安部副部長孟慶豐帶隊到中證監,調查近期惡意沽空股票與股指期貨的線索。大陸網上傳聞,公安部將查股民成交紀錄,如有沽空,可能將以危害國家金融安全入罪;更有評論指,在公安部發出警示後,如散戶仍沽出股票,將來可能遭拘留。在暴力威脅下,誰敢沽貨?於是A股前天出現怪現象:除了兩隻面臨除牌的股份下跌,其餘約1,300隻股份全線上升,當中97%升停板;此外,約1,500隻股份停牌,佔總數2,800隻的54%。
在全國大小事都是黨領導之下,中國證監會已不是我們理解的證監會那樣,只制訂規則和監管執行、本身不干預市場的機構。中國證監會為中國共產黨執行托市、救市的任務,為遏止股市跌勢,叫停新股發行,指令證券商只買不賣。大證券商本應為小股民服務,不該犧牲股民利益去托市,但在中國,這些不可以做的事情都理所當然地在黨指令下變成可以。小股民哭訴無門。

誰能區分惡意善意

政府宣稱暴力救市,並不能使股民恢復信心,他們可能更想乘着政府大舉入市的機會沽貨,因此在新華社宣稱「救市無效」之後,中共終於出動公安踩入證監會了。武裝部隊介入證券市場,真是聞所未聞。何謂「惡意沽空」?如何區分看不見摸不着的「惡意」還是「善意」?顯然這只是用專政權力恫嚇「不得沽貨」而已。恫嚇下的全線上升不能反映市場心理,但卻向全世界表明,中國的證券市場不是自由市場,或者這就是所謂社會主義市場經濟。
在暴力救市之下,由於中港股市互聯互通,既然大陸A股半數以停牌為手段逃避沽壓,於是港股就成為大陸券商的提款機,拖累港股也跟着暴瀉。希臘債務危機固然使全球股市下跌,但港股卻多了一個被中國暴力救市禍延的因素。
港股市場,近年已逐漸變成A股化市場。六月網上一篇署名竇蓉的文章《告別港股大時代》,指「港股因大陸資本南下難以追查,加上監管機構不力,已逐漸變成跟A股一樣的賭場……。外資大舉聘請分析A股的金融財俊,所謂價值投資法、基本分析愈來愈少人理,炒消息、埋大陸莊堆、自搭宣傳平台自吹自擂、走後門攞內幕的風氣則愈演愈烈」,並指「事實上,今年集資上市的大型新股,保薦人都以大陸券商為主,……至於基石投資者,也不用預香港富豪一份,反正雙馬,馬雲、馬化騰以及友好們,隨時可以買起發行新股的一半,做到上市完全不求人」。
大陸出身的港交所總裁李小加,在內地金融市場的規管還未完善、市場制度遠未成熟的情況下,卻加速中港資本市場的融合。6月27日,李小加同志公開說,大陸「市場是世界上最安全的市場,最透明的市場,最扁平的市場,最民主的市場」。這市場的民主是受政治權力操控?安全是分分鐘停牌無法出貨?《信報》創辦人林行止批評說,李小加當日的言論「不知所云」、「簡直『冇厘頭』」,這些言論竟出自統領市值25萬億元香港股市的總裁之口,他認為,加上「暴力救市」波及香港市場等種種現象,香港富翁今後或採取減持港股的策略,「賣出控制股權以外的股票及派高息!這也許是香港股市的『新常態』!」

A股化趨勢難遏止

李小加又提出同股不同權的建議,幸好被證監會反對,但港股A股化的趨勢已難遏止。受大陸政治權力支配的A股濁水污染了香港的清水,港股淪落恐已難走回頭路。
中共從革命時代起,就有所謂三大法寶,就是:黨領導;武裝鬥爭;統一戰線。三者之中,黨領導權是根本,武裝鬥爭是主要手段。至於統戰,那是力量有所不逮時的權宜政策。中共建政後,仍然抱住武裝革命的教條,迷信暴力,施政依靠強制性。另外就是依靠動員群眾,以運動治國。這次的股災,中共也會認為是政權保衞戰,不懂用經濟手段,而是迷信暴力,標舉充滿革命戰爭色彩的可笑的標語:「A股保衞戰,能參戰就參戰,沒子彈也吶喊」;「八路地下錢,地道戰麻雀戰,全民皆兵參戰」。
戰,戰,戰!迷信暴力,於是有暴力治大學、暴力改《基本法》、暴力訂出閘條款、暴力對付記者學生、暴力打反水貨年輕人、暴力操縱立法會、暴力等埋發叔……。
香港經濟命脈只剩股市和樓市,股市遭暴力淪陷,梁振英前天還說滬港通之外還要搞深港通,昨天又與司局長去深圳,要加強深港合作。他強調要聚焦的經濟,恐怕也是港中融合的暴力經濟。香港的金融中心,眼看要在港股A股化的趨勢下,不可避免要受制於中共國的暴力政治了。
(https://www.facebook.com/mrleeyee)

李怡
周一至周六刊出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