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16

【蘋果日報】陶傑:鉛毒八卦 (956)

香港的「啟晴邨」水喉管含鉛毒,原來是「中國建築」承接的工程。了解「中國」這兩個字,不會感到意外,可憐「回歸」之後正在與「中國」磨合的香港人,一時還擺脫不了前「港英」確立的「普世價值」,對「中國」建築大加指責。
民族尊嚴因此事又受創傷,但是不怕,建築工程出現毒素,不止中國人社會,西方文明國家,北歐也有。
挪威劇作家易卜生在「人民公敵」中記述了一件事:挪威一個城鎮建溫泉浴場,市政府投下巨資。一個叫史托曼的醫生,發現浴池的水源有毒素,會令顧客患病。史托曼寫報告書給市長,但市長說:浴池一定會「上馬」(挪威文當然沒有「上馬」這樣的動詞,我只是方便華文讀者明白),史托曼堅決反對。市政府有「民意」支持,指控史醫生破壞經濟發展,但總算沒有說史醫生背後有「外國勢力」,北歐人再愚昧,還是有底線,鬧出一場風波。
以易卜生記載的實例──當然,劇本是虛擬的,但你也可以當真的了解,正如香港許多中學生答中國歷史卷,也將韋小寶列為康熙的助理──香港的什麼鉛毒水喉管,你就可以釋懷。挪威也有毒浴池,「啟晴邨」有點鉛毒,又怕什麼?
況且這些公屋,是新移民聚居地。根據統計,大陸新移民多半是「蛇齋餅糭」的愛國民建聯的基本盤。所以,這個屋邨由「中國建築」承建,喉管有鉛毒,理性的你,更不會為他們毛躁,看熱鬧好了。
當然,如果你也想置業,自然要趁此暗中部署。英資的太古地產建房子,絕對不會幫襯「中國建築」。港島的太古城,三十年來備受中產、專業、品味人士與日本僑民喜愛,呎價和租盤都猛升。太古城的居民,生活正常,很少抑鬱自殺或跳大媽舞這樣的怪異行為,證明住太古城的人,腦子沒有中鉛毒。
看,性命攸關的時候,你非要「親英」不可。「親英」可以救你的命。
美國和日本在香港沒有房地產,所以,如果你手上有太古的物業,死抓住不要放。住「中國建築」的屋邨的人也不要怕,羅馬人後來也中鉛毒,至少,你的地位跟西方文明之源的羅馬人有得比,也很威水。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