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7-10

【am730】張堅庭:打破車主霸權 Uber是益生菌 (690)


去年我在這專欄介紹了Uber這新興的交通工具,想不到一年不到Uber已經和香港的士行業正面交鋒,其實Uber的最大對手不是的士司機而是的士車主,出來喊打喊殺的司機應該是為車主出氣。
Uber的出現就是應了網路革命的重要使命,打倒權威,打破壟斷,資訊從不對稱到自由配對,減少中間費用(不是剝削),由教育開始,網上資料庫將來會代替了傳統教育,Uber程式讓私人交通工具出現,減輕市民對公共交通工具的依賴,因而削了中間組織或專利的利潤肥膏,把霸權平民化,Airbnb也如是,以程式讓私人物業開放予全世界的旅客,讓住客和業主自由配對,增加選擇,又減低費用,政治何嘗不是如此,當連交通和住宿也可自由配對選擇,為甚麼那1,200人可以代我們選擇為我們服務的領袖。
從的士司機的角度看,有了Uber真的搶了他們生意?首先Uber先是手機程式,其次才是一組織,Uber靠這程式成為司機與乘客的中介,比如買賣房產,中原美聯只是中介,賺取佣金。明白了這關係,的士司機加入 Uber(有的士、房車)反而令司機可以隨時上客也可應程式接客,生意多了還是少了?Uber房車 價格較高,有市場分隔的作用,讓願意多付費用的乘客得到較多貼心服務,打破壟斷,就算Uber價格低,直接影響的士司機,我鼓勵的士司機轉身成為 Uber 房車司機。
給你一個具體方法,不想屈死自己,任何的士司機可以向銀行貸款,買入初級版的Tesla(車價60多萬),上會供款大概萬多元,然後加入Uber車隊,每天接20單,平均70元一單,一天收入1,400元,給 Uber 20%佣金,有收入大概1,120元,乘28日有3萬多收入,沒油費,電費不過千元,供萬五還有萬五,這是他他條條的計算,車舊了,Tesla的七成回收保證等如車殼有價,不用租車,不用入油費,等如擁有700萬的士牌價,不用擔心想加價但車主先加自己一份,在缽裡搶錢。
從用家而言,我試過坐在一輛平治、七人Van,從中環過海到觀塘大概是160元,司機彬彬有禮,永遠不怕留了東西在車內,不用看面色做乘客,不客氣說一句話,香港的士司機八成木口木面,一成態度不好,只有3%是熱誠待客,看看網上留言,真是有苦自己知,至於冚旗、黑的、只接水貨客等行為,就是因為供應不平衡,車牌的供應被政府控制,讓牌價飆升,造就了的士車主霸權。
輸入菲傭釋放了香港女士的生產力,讓香港成為亞洲的國際城市,引入Uber也解決了專利引起的供求不均衡問題,如果政府夠膽開放以電動車接客,不用牌費,一年下來香港空氣立即改善,這城市的品牌產值肯定上升。
在美國的小城市,的士不多又貴,現在有了 Uber ,可以讓少用車的不買車也可到處跑,讓有車的能夠成為提供服務者,是環保、有效率又便民的多贏局面。
認真探討究竟誰的利益被侵犯了,不是司機和乘客,而是坐享牌價有升冇跌的大車行。那些聲言堵路的人,究竟是與民為敵還是助紂為虐,我們心中有數。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