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03

【獨立媒體】黎則奮:不要臉的女人是天下間最可怕的人 (5336)

不要臉的女人,是天下間最可怕的人,所謂爛佬怕潑婦,遇上這種女人,不能不退避三舍。

幾十歲人,韶華不再,人老珠黃,還要紮起辮仔扮學生妹載歌載舞的什麼撐警大聯盟召集人李偲嫣,正是這種神憎鬼厭教人噁心令人不寒而慄的不要臉的女人。

這教我想起八十年代一個友人親身經歷過的孽緣,領教過不要臉的女人之厲害,終生留下永不磨滅的夢魘。

話說這位當年二十來歳血氣方剛的小子,有晚去黑廳冶遊,即席與一名舞女發生關係,念念不忘,幾天後即相約她出來見面,再續前緣,結果纏綿一夜,還沒有收他錢。事後此子在友儕間誇耀自己風流倜儻,艷福無邊,殊不知噩夢接踵而來。因為一夜夫妻,該名舞女便當正自己是小子的女人,初時還編造一些可憐身世故事騙取金錢,其後索性名正言順要求「家用」,可憐小子畢業後就業不久,收入有限,不堪苟索,迫得向友人借錢應急,我也借了五千元給他。但此女還不滿足,小子怕了她,刻意躲避,但不要臉的女人竟然直踩上他工作的寫字樓,當眾追取「家用」,教他當堂出醜,無地自容。

記得那年中秋前夕,我正在家中吃飯,突然收到他的電話求救,着我趕至灣仔舊警署隔鄰的華國酒店咖啡室跟他見面。一到埗,赫然見到一女子在座,原來她又因過節要問他攞錢,但他糧草已盡,紅薄仔一個仙也沒有,於是向我求救。我望也不望那個女人,便向友人訓話,叫他有錢也要先還給我,不能再補貼別人,目的當然是衝着她而來。為了要錢,這名女子最初還好聲好氣,替友人幫腔向我借錢,其後不得要領,結果原形畢露,竟然凶我,問我是什麼字頭,是否四二六或四九仔。我冷然答道:「唔好同我講數目字,我淨係識九九九。」接着便拂袖而去,她一直破口大罵,鬧我咁寸,一定會搵人斬我。

我不再理會我朋友,後來聽說該女子還跑上他誼母(朋友是孤兒,無父無母)家裡大吵大鬧要錢,氣得疼愛他的誼母眼淚直心裡涙。最後誼母找來一個老差骨,起清她的底,才知道她是個白粉婆,有兩個爛仔頭哎吔老公,天不怕地不怕,出入監獄是平常事。老差骨出面講數,也要最後給她千五元分手費,才簽下紙條今後不再騷擾。

這個故事教訓男人冶遊,便宜莫貪,而吸毒女人是最不要臉的女人,因而也最可怕。

李偲嫣嗜錢如命,就是吸毒的政治道姑,因為不要臉,所以最難纒,最好避之則吉。但最令人不恥的是689政權和香港警察,堂堂一個政府和男子漢,竟然容許和需要這些不要臉的政治道姑來撐自己,而主流傳媒也不識好歹,竟將不要臉的女人當作「政治家」看待,一視同仁,集體墮落如斯,還要不要臉呢?



原文連結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