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8-02

沈旭暉:烏茲別克土共之死

昨天談及中共「廣東地方主義領袖」古大存被鬥死的歷史,而其他國家的共黨自然充滿同類例子。年前筆者在原屬蘇聯、1991年獨立的中亞國家烏茲別克斯坦,參觀了一個理論上是「富商舊居」的景點,就是相當好的國民教育題材。這個「富商」,其實是烏茲別克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首任領袖高扎耶夫(Fayzulla Ubaydullayevich Khodzhayev),至今依然是敏感人物,但畢竟又是歷史要人,當局不得不馬馬虎虎介紹。

高扎耶夫出身富有之家,當時還沒有甚麼「烏茲別克斯坦」,只有形式上獨立的「布哈拉汗國」,由「布卡拉埃米爾」管治。高扎耶夫被父親送到莫斯科留學,在那裏意識到自己國家的落後,受到俄國共產黨的「進步思想」洗禮,回國後成立「布哈拉青年黨」,在俄國十月革命成功後,成為蘇聯共產黨的附庸。不久蘇共出兵推翻布哈拉汗國,成立「布哈拉人民共和國」,讓其加入蘇聯,再重組中亞版圖,建立「烏茲別克蘇維埃社會主義共和國」。高扎耶夫作為土共領袖,被物色成為共和國的革命委員會主席、首任總理,成為本地最高領袖之一。

高扎耶夫雖然加入了共產黨,但他的主要身份認同依然是「布哈拉人」,加入革命不是為了「建設大蘇聯」、「建設社會主義夢」,也不是為了提升本來就處於社會頂層的地位,而是為了尋找本地進步的途徑。然而在史大林眼中,任何地方的土共,都是潛在分離主義勢力,都必須警惕,加上他力行計劃經濟,強行改變不同加盟共和國的經濟產業結構,無可避免的令各地土共反感。對烏茲別克,史大林下令嚴格落實土地改革,建立棉花單一經濟體,又取締傳統伊斯蘭勢力,激起傳統精英大反彈。

高扎耶夫作為和傳統精英關係密切的土共領袖,在內部嘗試抵制史大林對本土的干預,因而開罪了最高層。1937年,在斯大林其中一波全國大清黨運動當中,高扎耶夫被徹底清洗,罪名除了種種右傾思想,還包括「地方主義」,被「免去」一切職務,更在1938年被公審處決。一如其他被公審處決的蘇共高層,他在過程中「被坦誠」一切「罪行」。

史大林過世後,繼任的赫魯曉夫不久發起「去史大林化運動」,把史大林拿來批判,不少被清洗的前領袖又被陸續「恢復名譽」,高扎耶夫在烏茲別克也於1966年被平反。但他究竟是民族英雄、還是「烏奸」、「布奸」,依然是充滿爭議的敏感議題,到其故居參觀的人,會得到不同結論。

作為來自「中國香港」的遊客,只感到「蘇聯烏茲別克」的一切似曾相識,而高扎耶夫故居的品味,雖然不同香港昔日的殖民地風格,精神卻彷彿異曲同工。我們在國際歷史可以甚麼也學不到,但起碼能對政治的本質有基本認知,假如還要夢想從政,就與人無尤了。

小詞典:烏茲別克斯坦(Uzbekistan)

前蘇聯十五個加盟共和國之一,1991年獨立,一直由強人卡里莫夫統治,被主流西方媒體視為中亞人權問題最嚴重的國家。烏茲別克天然資源豐富,國內貧富懸殊嚴重,由於國土是前蘇聯併湊而成,國內一直存在分離主義,也有不少激進伊斯蘭份子的恐怖組織。卡里莫夫在9/11後容許美國使用軍事基地,成功在中美俄之間遊走,但國家能否長期維持穩定充滿變數。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