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9-15

練乙錚:行動黨高度認受 港政權相形見絀 (7)

2015年9月14日

上周五新加坡大選,執政的人民行動黨贏了是意料中事,得票率比上一次高出9個百分點有多,而所有反對黨則全線告跌,才是新聞。本文探討箇中原因,兼論事件對香港的啟發意義。

行動黨大勝:Can't argue with success!

2011年5月那次大選,人民行動黨的得票率僅僅達到六成,是該國獨立以來最差的。之前那次,得票率已經低走;當時李顯龍扶正不久,民望不足,加上李光耀愈近暮年而霸氣愈甚,該黨的聲譽乃受損。這次大選,小李一掃頹風,贏得利落,反對派不服也得服:老李遺留下來的家業,依然不可小覷;若要政黨輪替,起碼要等到獨立那一代的新加坡人絕大多數都作古之後。「獨立」的政治能量巨大,「國父」的光環不易消退,特別是如果幾十年來經濟和社會發展成績舉世矚目。那些都是長期因素,導致這次選舉大勝,當然還有短期操作方面的「適度有為」。

新加坡的選舉制度,從狹義、抽象和技術角度言,可說是「真普選」,它沒有一個專搞篩選的選舉委員會明擺在那裏大剌剌作怪,所有的體制不公都非常隱晦,甚或給指出來之後,執政黨依然有其辯駁理據;再加上體制的其他部分如法律、媒體等的掩護包抄,便可立於不敗之地。老李不僅學了盎格魯—撒克遜的法律傳統,也深得英式謀略╱老奸巨猾的箇中三昧,比起我國「人大」那種對付港人的粗暴野蠻行事作風,的確來得高明很多倍。例子之一是新國這次解散國會、進行大選的時機選擇。

執政黨優勢:閃電提早大選

新加坡行類似西敏寺體制,法例規定大選之間的最長期限(5年), 總理有權向總統請求提早解散國會,讓大選提早進行,總統有權不予批准,但事實上不可能發生,因為他沒有實權。而且,新加坡的總統雖說是由另外的普選直接產生,但參選的條件苛刻,法例規定參選人必須曾任部長、常秘、律政司,或資本額超過一億坡幣的財團CEO,等等,明顯是替統治階級執政黨度身訂造的。法例雖同時規定總統不能屬於任何政黨,但那只不過是一句空話,因為參選人只須於提名日退黨便可。現任總統陳慶炎(香港的「高級中環人」對他不會陌生),是1995-2005年的副總理,離任之後當上新加坡第二大銀行華僑銀行的總經理,2011年宣布參選總統之時退出行動黨,十分便捷。總統和總理打籠通,很多事情都容易辦。

新加坡上一次大選是2011年5月進行的,按法例這一次大選可遲至明年5月才舉行,但結果提前了8個月,明顯是因為執政黨要利用今年的兩件大事鼓動民情助選:其一是新加坡獨立建國50周年,其二是國父李光耀逝世;前者勾起新國人民對李氏功業緬懷之情,加上後者引發的「哀兵」效應,小勝便可變成席捲。於是,選舉出其不意,閃電進行。8月23日李顯龍首度公開表示大選「快將」舉行,25日便正式解散國會,並指定大選日期為9月11日,之間不過短短16天。

行動黨當然是有備而戰,但突如其來的選舉,對資源貧乏的反對黨而言,實在難以招架,連好好介紹自己的政綱和參選人也來不及,因為大部分選民在選舉日期未宣布之前,都不會很留意有關的事。執政黨有這個選擇時機的優勢,是西敏寺體制裏頭的一個弊端;人民在資訊不充足的條件下,難以有效行使自由選擇支持對象的權利。此體制的老祖宗英國,也是任由弊端存在了300年之後,才於2011年立法廢止、在2015年舉行的英國大選首次實行議院固定屆期制【註1】。對此好榜樣,行動黨卻敬謝不敏。

行動黨得票率「10年1轉向」

操控大選時機不是行動黨大勝的唯一原因。有論者指出,新加坡的大選,幾十年來出現了一個「10年1轉向」的「規律」,其中有兩個特點:其一是行動黨的總得票率每10年左右裏(含兩三次大選)皆連番下跌,其後則強勁彈升,升勢亦大體上維持10年,之後又復下跌;其二是,總得票率下跌的底線反彈位大約是60%+。李光耀七十年代執政之時已經如此,吳作棟繼任之後亦然。吳氏1990年上任,翌年的大選,得票率掉到61%的谷底,之後反彈,連續兩次回升,2001年時升至75.3%。跟着上台的李顯龍,任內頭兩次得票率接連下跌。如果上述「規律」生效的話,剛舉行的這次大選,得票率應該止跌彈升。結果的確如是(見【圖】)。


這個「規律」或可作如下理解。過往一二十年的新加坡選民當中,約60%堅定支持現存政治秩序,30%則是反對派的基本盤;其餘10%大致上支持政府,但願意以選票表達對行動黨的不滿,只不過,一旦政府遇上政治危機,他們便會暫停反對,自動歸隊。這裏說的「危機」,大概就是「得票率低見60%」這一心理關口【註2】。

上一次新加坡大選(2011年),行動黨得票率是獨立以來最低,掉到60.1%的邊緣值。今年大選年快到而李光耀去世,反對派可能乘機發難,於是那10%的暫時游離票立即歸隊。反對派「變天」之說固然虛妄,然面對不測的社會風險,比較保守的民眾會傾向支持現存秩序,乃是自然反應(題外話:若大陸經濟持續不景影響香港,港人也可能趨向保守,區議會選舉的票或更多投給建制;道理是一樣的,各本地民主派要小心了!)。

當然,行動黨的得票率每次掉到接近60%的臨界值的時候,該黨內部也會響警鐘,跟着作出調整政策及聯繫基層等的一連串補救動作。新加坡政府施政有能力,其修正做法與游離票配合,就會形成強力反彈。2011年得票率跌倒臨界點之後,行動黨在移民、福利、交通等政策方面討好本地人,動作明顯,而民眾看來也受落。這些微觀在地因素,坊間已多所介紹,本文不贅,轉談一個有關的問題。

行動黨的認受優勢:香港學不了

遠的不說,二三十年前,香港和新加坡的共同點很多,大家都是前英國殖民地,法治相對完善,政府廉潔,語言文化特點也相似,城邦經濟以對外貿易為主,製造、運輸、金融、旅遊等主要行業也不相伯仲,所以經濟增長率也差不多。不過,踏入九十年代,由於中國因素突起,港新兩地的政治和經濟發展就開始分歧。

經濟方面,香港的製造業北移,10年之內基本上完全掏空;新加坡也受到一定影響,卻有意識地保留較高檔、新技術含量較高因而增長潛力較旺盛的工業,以致今天,新加坡的工業產值仍佔該國GDP的三成左右。筆者不久前論述過,這是從九十年代初起,新加坡的GDP增幅逐漸超過香港的重要原因【註3】。然而,還有一個同樣重要的經濟發展差別,已經十分明顯,而且同樣對香港不利。

細小的城邦型經濟面對的風險特別多,多元化發展,是降低風險的一個重要手段。香港自失去工業之後,在關鍵的貿易環節裏,發展也急促趨向單元化——「中國因素」過強;例如在進、出口方面,大陸一地已經佔去各一半。新加坡固然也受中國因素影響,但抵禦的能力遠高於香港,30年下來,進出口對象比香港分散得多,進出口內容也更多元複雜。根據世界各地經濟的進出口對象和物品的多元程度,哈佛大學及MIT的兩位學者合作開發了「進出口經濟多元化指數」(Ex-Im Economic Complexity Index),新加坡的指數值是1.61,世界排名第10,而香港則是低得多的0.98,排名第26(排第1的是日本,指數值是2.24)。

過分「融合」:港經濟高風險、低增長

【表】內是港新兩地的進出口主要對象國和比例分布,大家可見香港的「中國比重」超高【註4】。


奇就奇在香港的政商界長期以來只管唱好「中國因素」,認為有祖國這個經濟大靠山,香港一定好,卻選擇性地忽略經濟夥伴過分集中的強大風險。那是稍有一點投資知識和風險管理經驗的人都不會犯的錯誤,但在特府帶頭「凡事必須政治正確」的風氣影響之下,香港的商界和經濟學界都忘記了「靠山愈大、風險愈高」這個基本道理。本來,「高風險、高增長」是一個普遍規律,但壞就壞在香港的經濟風險比新加坡高,增長卻反而不如人家。風險高,民眾心裏就長期惶恐不安;增長低,政府的認受性就下降。這是一對重要的港新對比。

新國認受性基礎:主體意識 + 經濟成就

然而,經濟因素之外,還有政治因素。新加坡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社會政策對頭,幾十年來建立了主體意識,人民因此感到自豪,政治自然穩定。反觀香港,本來在「一國兩制、高度自治」底下,也可以培養成相應高度的主體意識;無奈中共對此極端反感,蓄意打壓,九七之後過橋抽板,不斷強調「一國高於兩制」,最近更提出北京欽點、民望低到極點的特首「地位超然,在三權之上」的全新說法。這是新加坡人難以想像的政治狀況。試問在這種以「君臨、臣服」為核心標誌的政治路線之下,特府如何建立政權的認受性?

一直以來,香港無論民間、商界和政界,都有不少人嚮往新加坡的政經發展模式,但如果認為香港可以照搬新加坡經驗的話,是白費心機的。真要,就必須建立健全的香港人主體意識,發展多元外向經濟,謀求建構政權的真實認受性。這不必也不能說成是「效法新加坡」,因為香港始終有一個現實上不可逾越的主權從屬問題。然則,上承濫觴於八十年代的「香港人」觀念,下接近年興起的各種「本土」意識,否定全面單一的「融合」,經濟文化多元開放面向全世界,卻是完全可以做到的;或許這就是香港應走的社會經濟發展之路的第一步。

【註1】英國的政黨於2010年的大選之後取得共識,2011年9月通過了《議院固定任期法》(Fixed-term Parliaments Act),規定大選每5年進行一次,不得任意更改,由2015年的大選開始實行。法例容許在兩種特殊情況底下提前大選:一是下議院通過對執政黨的不信任議案,而執政黨無法在14天之內推翻該決議;一是下議院以三分二以上的比例通過提早大選。這條法例基本上把提早大選的權力從執政黨手上轉移給在野黨。對執政黨特別是弱勢的聯合政府而言,法例一定程度上有助穩定執政的作用。在法例通過之前,宣布大選提前舉行的日子和大選日子之間不得少於25天。日本最近的一次大選,從安倍宣布提早解散國會(去年11月18日)到大選日(去年12月14日),之間也是25天。

【註2】參考新國異見博客鄞義林文章http://thehearttruths.com/2013/01/19/elections-in-singapore-paps-strategy-uncovere/

【註3】參見今年4月20日本欄拙文〈新常態慢增長心有不爽 失產業廿五年港遜星洲〉;免費連結在http://vicsforum.blogspot.co.nz/2015/04/blog-post_20.html

【註4】參考MIT的網頁:https://atlas.media.mit.edu/en/profile/country/sgp/https://atlas.media.mit.edu/en/profile/country/hkg/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