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09-05

【獨立媒體】積克:香港人其實唔識睇Live Show (3577)

Times Square Music Room每個月最後一個星期五都會舉辦Live Show,每次都會請唔同類型既樂隊一齊表演。而至今Music Room已經搞左足足一年,於是Times就係尋日再下一城,搞一埸更大型既Live Show,試圖吸引更多唔同類型既樂迷係同一個Live House 享受音樂。

眼見Line Up有小紅帽,雞蛋,及時雨等等既Indie Bands出埸,又有好多多為人認識既主流樂隊,於是小弟昨日就前往老銅睇下Music Room點樣將唔同類型既音樂愛好者融和係同一埸Show入面。可惜我睇到既只係香港主流樂迷係點樣出醜,點樣唔尊重表演者,點樣唔尊重埸合。

1)甫入埸,就見到好多人將大大小小既行李都放哂係地下,例如環保袋、手袋甚至係PS4等。然後就點起手上既發光打氣棒等待表演開始。第一眼印象就已經知道依班「樂迷」應該係當Live Show係街頭Busking或者紅館Show咁聽,無諗過同表演者有進一步既互動,所以就形成呢種各自放低行李,割據山頭既行為。

2)然後當大部份人聽完Dear Jane之後,小紅帽比較強勁既鼓聲同活躍既舞台效果,竟然令部份觀眾係雙手掩耳,一臉難受。此時此刻,就好似台上編曲豐富既鼓聲對佢地而言係噪音咁。

但就我而言,小紅帽鼓手雖然力度較大,但係節點準確、有活力,並非難受,反而令人有驚喜。可見大部份主流樂迷對於編曲豐富既Band Songs都係無乜認識。對於力度較強,節拍鮮明既小紅帽,佢地可能已經係打緊Boss,要用盡全力去抗衡。完埸後,仲聽到有幾個看似壯健既少男交頭接耳:「哇,洗唔洗咁大力呀......」

3)當到野佬出埸,佢地玩左好多編曲比較貼近主流樂口味之餘,又有自己獨特色彩既音樂,略為改變左埸地既氣氛。一首首「玩野」既歌詞,伴隨貝斯手略帶Funk味既Bass Line,以及整體成員隨音樂油然而生既擺動,台下都有人隨節奏活動佢地既肢體,隨音樂既Flow而起舞,享受音樂帶黎既滿足感。

但係可惜既係,台下中央區域既大片朋友似孚非常怕羞,始終唔願意投入音樂當中,解放自己既本性。佢地就好似一尊尊兵馬俑,雙眼緊緊望向前方,雙手交叉於胸前,兩腳擺出Y字型經典港女站立Pose。係音樂段落之間不經意望到依班兵馬俑,即刻就令人產生一種「不快感」,佢地不但影響身邊其他人投入既情緒(企係依班人隔離跳舞,即刻覺得自己好似傻仔),更加令身邊享受緊音樂既人不禁問:「唔鐘意聽,點解要入黎呢?」

4)到左及時雨出埸,一黎女主唱就問台下有無人開Mosh Pit[註1],台下即時有聲音回應。當時我心諗,「唔知Indie音樂既Sub-Cultrue可唔可以係融入到依個埸地,令到班兵馬俑都會被及時雨強勁既音樂感染,鍾意聽Post-Hardcore[註2],嘗試學習Live Show文化呢?」

可惜結果令我大失所望。眼見有幾位年青既樂迷撥開前面既人眾,進入中央位置劃開一小塊空間,並開始跳起Hardcore Dance[註3]以及 Moshing。四方八面都開始有人想加入依塊Mosh Pit既同時,Pit周圍既觀眾都開始「發作」。首先佢地馬上向周圍後退,面露不解之色。然後就有人誤會佢地係搞事份子,並開始「維持和平」。

首先佢地圍起左一圈人牆,令到其他地方有意加入Mosh Pit既人入唔到去。然後佢地就開始對Mosh Pit入面既參與者出力推撞,借機攻擊佢地。並係身邊冷言冷語:「打交呀?」「佢地係咪傻架?」甚至有人開始用手機錄影,相信佢不久就會將片段放上網絡,公開佢地既「暴行」。

然後理所當然地,佢地照舊雙手掩面,面露凶光,直到及時雨既音樂結束。但令人出孚意料既係,當及時雨既主唱多謝各位樂迷支持既時候,佢地竟然雙手舉高,向天觀呼。當時我個下巴真係差點跌左落地,唔睇真係以為佢地有份玩Mosh Pit,好熱愛依類型既音樂。但事實係,佢地不但無享受到音樂,反而係阻住其他人參與依種類型既音樂。依種裝模作樣既行為實在令人反感。

5)及時雨完結後,係眾多兵馬俑凶狠既眼光下,好多頭先有份玩Mosh Pit既年青人都離開左,埸內都似乎回復平靜。一切安好,所有兵馬俑各就各位,等待佢地心眼中真正既音樂出現。然後佢地一如概往地低頭玩手機;台上有台上深情演唱,台下有台下專心罰企。

有時台上既表演者刻意創造互動,但當兵馬俑參與完之後,又低頭再玩過手機。情況就好似應附上司既指令,係到扮享受音樂,扮聽Live Show一樣。直到某些知名度比較高既樂隊出現,先解決到依種「台上有台上玩,台下有台下玩」既情況。

6)其實類似上述Live Show既情況不只一次係主流樂隊與地下樂隊同台既情況下發生。主流樂迷當你係痴線佬、搞事份子,獨立音樂愛好者當你係傻仔、乜都唔識係到阻住哂。莫非獨立音樂只能成為「地下音樂」,永不見天日?莫非主流樂迷永遠都唔會參與,學習獨立音樂文化圈既內涵?

香港作為一個資訊流通既城市,但偏偏好多文化都係非常落低。不論係Band Show還是街頭文化、新興藝術以至潮流時裝等等。好多時候香港人都習慣左被主流傳媒圈養,習慣左被喂哺,習慣左Youtube Pop[註4],唔願意去學習「無必要」既新事物。

大部份香港人其實不單止唔識睇Live Show,只係識睇紅館Show。好多價值觀既思維其實都係假先進,真保守。我地高舉彩虹旗,但係其實根本接受唔到性解放、我地接觸好多外國文化,但係都只係停留於Bill Broad Top 100。

或者可能係香港人太忙,無時間去學習,去更進一步了解身邊存在既事,而用左一套保守既價值觀去睇。當發現身邊開始多人做、時常出現(主流媒體介入),成件事開始變得「有價值」、「有必要」既時候,佢地就會突然張開手臂無任歡迎。差在無周圍同人講,自己幾耐幾耐之前已經做緊依樣野,自己唔係Poser云云,實在令人哭笑不得。 

7)殊不知獨立音樂愛好者係好耐之前,都只係認識主流音樂。或者好多人只係欠一個機會去接觸依啲音樂。但刻意去創造依啲機會,又會唔會帶黎更多壞影響呢?

依一刻無人知道,所以我地只能屏息以待,睇下及時雨、小紅帽會影響到幾多人既音樂口味,睇下最終佢地會唔會被市埸轉過頭改變;睇下鐵樹蘭Sunny最終可以帶幾多人進入全新既Nu-Metal既世界。

多謝依班為香港音樂文化默默咁努力既人。

[1] Mosh Pit:
The ultimate way to show your love for your loud, pounding music taste. Controlled violence.
有節制且無攻擊性的肢體碰撞區域,常見於較重型的音樂演出中。

[2] Post-Hardcore:
A style of underground music.It combines elements of punk and hardcore/metal.Mostly includes Screaming and breakdown riffs.
一種融合了多種音樂類型的曲風,常見有嘶吼方式的演出,編曲上亦常見Breakdown段落,有強烈的節奏感及激動的演出。

[3] Hardcore Dancing:
A grouping of several codified dances often seen performed at hardcore shows.
常見於硬核音樂中的舞步,按照鼓的拍子起舞。動作較大,且觀感較激烈 。

[4] Youtube Pop:
多數指常見於Youtube麻和或者主要頁面中的主流音樂。字面上屬中性,單純指受歡迎的歌曲風格。但多數被用於眨低某些人,指他們欠缺音樂品味。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