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21

【蘋果日報】劉東佩:中國千年紥腳情意結 三寸金蓮竟有催情作用? (3562)

【文化籽:籽談風月】
人人說Angelababy美麗動人,最近她為力證自己是天然美女,專程到內地整形外科醫院做整容鑑定,簡直多此一舉。若她生在宋元明清時期,根本不會覓得如意郎君黃曉明,能找個八兩金已算僥倖,皆因當時社會以小腳為美,即使你身材再好貌若天仙,倘若沒有一雙三寸金蓮,如何整容也只落得剩女下場。年輕人對三寸金蓮或感陌生,它是用長布條將腳裹成畸形,現代人雖認為裹腳是封建社會對女性的摧殘,但這雙小腳、這種病態審美,卻主宰社會風氣千年。三寸金蓮這四字聽起來詩情畫意,背後卻是一部女性血淚史。

三寸金蓮是纏足或裹腳統稱,古時會根據腳之大小分美醜,以小為美,通常三寸之內為金蓮,長約十厘米,比一部iPhone6s還要小。纏足者多是四寸,美其名銀蓮,大於四寸叫鐵蓮。中國人習慣加上「金」字來形容,三寸金蓮遂成為小腳代名詞。有句話叫「裹小腳一雙,留眼淚一缸」,印證纏足的辛酸。女童四五歲開始裹腳,不同地區纏法不盡相同,通常是將大腳趾以外的四趾朝腳底捲曲,腳板凹折後成弓形,腳背隆起,以縮短腳板,然後用長長的裹腳布纏起,露出大腳趾,塞在專屬的弓鞋裏。小腳大約12歲定形,這段時間也是女孩一生最痛苦的日子,為讓小腳裹成,爛肉損骨在所不辭,在痛苦中發現美。母親或奶奶更會狠心在纏腳布放入碎石瓷片弄破皮肉,再把爛肉清理,腳就變瘦了。由於小腳無力,連走路也要人攙扶,甚至不能移動,可悲是連大小二便也要跪着,因雙腳痛到根本不能蹲。

以小為美 貪靚變民族英雄

纏足不是朝夕之事,相關傳說多達數十種,歷朝歷代均有,莫衷一是,其一較有趣說法源自商紂王妃子妲己。相傳她是狐狸精所變,變身時腳部未能變好,為免露出破綻,便用布將腳包裹。妲己深受紂王寵愛,宮中女子紛紛仿效,漸成風氣。此故事聽落離奇,當然不可信,一般認為五代十國前的婦女不纏足,唐代李白有詩可證:一雙金齒履,兩足白如霜。較多人接受的說法源自南唐後主李煜與愛妾窅娘,據悉窅娘身材苗條,擅長舞蹈,跳舞時她用布帛纏足,李後主為她特製六尺高黃金蓮花台,她身輕如燕在台上翩翩起舞,後人便仿效以布裹腳。
初時僅在宮廷中流行,到北宋晚時期,連民間也廣為流傳,到明清兩朝達到極致,成為風尚。蒙古人原本不纏足,入主中原後卻未反對,反而頗為欣賞,到元代末年甚至有「以不纏足為恥」的觀念。明代是纏足的全盛時期,大戶人家趨之若鶩以此為榮,如果沒有裹腳的門第,別人會看不起,而且裹大了也遭受白眼。清兵入關後曾禁止纏足,目的並非為女性身心健康,而是與男子的剃髮令一樣,將滿人習俗強加於漢人。禁令雖嚴但社會風氣難改,漢族女人一於少理,人心所向下滿清只能不了了之,默認裹腳。女子纏足被視為不向清朝投降的象徵,當時也有男降女不降的說法,愛美之心竟成了民族英雄。

反叛皇后 堅持不裹腳

三寸金蓮亦有貴賤之分,並非所有女人都裹腳,下層勞動婦女因要從事繁重的體力活動,靠一雙小腳根本無法承受重負,一般而言不裹足。漢族客家人亦沒此習俗,他們因躲避戰亂等原因從北方逃到南方深山,遠離中原封建禮教中心,沒有纏足習慣。要數傳奇大腳女子,非明朝開國皇后馬秀英莫屬,據悉她是有膽識及反叛精神之人,在婦女皆纏足的元代堅持不裹腳,被父親好友郭子興收養後認識了朱元璋,二人一同征戰多年,建立大明王朝。
明朝過後反對聲音始現,思想家龔自珍以詩歌來讚頌天足:娶妻幸得陰山種,玉顏大腳其仙乎?鴉片戰爭後,越來越多西方人來到中國,認為裹腳是殘酷不文明行為,受西方思潮影響,社會對纏足陋習也慢慢產生反感。1898年戊戌變法時,康有為上奏《請禁婦女裹足折》,之後慈禧太后與孫中山也曾分別下令勸禁纏足,只是消亡過程並非朝夕,真正的不裹腳時代,是在新中國成立後。在消除陋習過程中,沿海早於內地、南方早於北方、城市早於鄉村,因此在山區的農村地方,至今仍能找到纏足老人。

大腳為罪 不纏足是恥辱

既然纏足連站立都成問題,為何竟能延續千年?這就是封建禮教洗腦的厲害之處。女孩年幼就被灌輸腳小為美的觀念,腳的大小更是嫁個好婆家的重要因素,湖北流傳的民歌《大腳十恨歌》就記錄了大腳遭嫌棄的情境,將大腳視為一種罪過,不裹腳更是女人恥辱,有些地方甚至把不纏足視為一種懲罰,如今重看真是笑死朕。另一方面,因社會奉行儒家倫理,將三綱五常奉為圭臬,君臣父子與夫妻,是一種上至下的對應關係,女人往往被視為男人的附屬。明代規範女子道德的教材《女兒經》如此寫道:為怎事,纏了足?不因好看如弓曲,恐她輕走出房門,千纏萬裹來拘束。正如「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社會要女子裹腳,又豈容易說不?別忘記楚王愛細腰,宮中多餓死。還有一說是利於生育,纏足後大腿及臀部會變得發達,既顯婀娜多姿,也好生養,令人不禁懷疑徐子淇前世亦有一雙三寸金蓮。

金蓮與性 失鞋如失貞

早於三寸金蓮誕生前,戀足情意結已出現,東漢民歌《孔雀東南飛》有「纖纖作細步,精妙世無雙」。李白《越女詞》亦有詩句:履上足如霜,不着鴉頭襪。三寸金蓮有如此地位,固然有前車之鑑,與封建王朝男女授受不親之說也有關。正因如此,男人對女性充滿遐想,哪像時下少年終日與AV為伴,在網上溫習性知識。今日尚有戀足之人,當時一雙小腳由於私密,更顯神秘,成為了最隱私的部位,有催情作用,感覺有如波多野結衣助陣。
一雙金蓮若被異性觸摸,是極大侮辱,為此走上絕路者不少。即便被窺看或弓鞋被偷,感覺亦如失去貞潔,慢慢地,這對小腳衍生為偷情的徵兆。當一對男女私下幽會話題投機時,男方會故意掉下一支筷子,趁着撿起筷子時摸一下小足,假若女性不發怒,就證明願望實現。《水滸傳》裏的王婆就是如此為西門慶獻計,造就他與潘金蓮的姦情。比起現在又直升機求婚又冰島影結婚照,西門慶確實節省不少鈔票。
有時女方會將縫製的羅襪與弓鞋贈送情郎,作為定情信物,亦有嫖客將酒杯放入弓鞋中行酒,稱之鞋杯。這種玩法始於宋代,元代亦仿效。陶宗儀《南村輟耕錄》有云:楊鐵崖耽好聲色,每於筵間見歌兒舞女有纏足纖小者,則脫其鞋載盞以行酒,謂之金蓮杯。更有甚者將金蓮視為性器,因見弓鞋淫心動亂,成為一種變態的性愛方式。《飛燕外傳》提到,漢成帝觸摸趙合德的小足就會舉陽,比吃偉哥方便得多。
縱觀千年,纏足令女人身心遭受摧殘,卻微妙地影響了女人站立及行路的儀態,走路時身體不停搖晃,有如當今的高跟鞋,是女性美麗的後遺症。或許千年之後,高跟鞋與三寸金蓮一樣,也將成為歷史。

參考書籍:
《漫話金蓮》 黃洪深著 南京大學出版社
《金蓮小腳:前年纏足與中國性文化》 柯基生著 獨立作家出版

編輯:李寶筠
美術:楊永昌



原文連結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