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0-17

【蘋果日報】李怡:蘋論:評李天命的實利哲學 (5463)

港大校委會事件中,一些為挺而挺校委會決定的歪理多不值一駁,只是其中前中大哲學系講師李天命的文章和打油詩卻令他的讀者驚訝。面對許多網民質疑,李天命10月10日在論壇留言回應。筆者讀後,覺其表述不同於幾個「站穩立場車大炮」的胡言,在當前混亂的社會思潮中,他的論述有一定代表性,值得提出商榷。

不負文責有違哲道

李天命在回應文章的後記說:「已在多種場合表示過N次,我僅僅精於哲道。希望其他方面可以不負文責。」文中也自負說:「我自許擁有一顆十分擅長思考——當然包括獨立思考——的頭腦。」
筆者年輕時也曾鑽研哲學,知道哲學的範圍相當廣闊,絕不止於邏輯思辨,歷代哲學家探討更多的是人生命題。而人生哲學中,最重要的就是每一個人都要為自己的所有言論行為負責,從來沒有哲學家認為人只需為自己在行的言行負責。一個演員不能只對他的演藝表現負責,而對自己的其他言行不負責任。律師、醫生或從事任何行業的人士也如此。因此,「希望其他方面可以不負文責」,實有違哲道。此外,他說「擅長思考——當然包括獨立思考」,也令人訝異,因為任何具獨立人格的個人,他的思考都只會是獨立思考。只有依附某個政治權力或屬某組織中人,才會言不由衷,有非「獨立思考」的「思考」。
李天命的回應題目是「我不親共,但頗敬共,同時敬而遠之。」他解釋他「敬共」的理由,是「從清朝後期到南京大屠殺到文革,是國人最悲慘屈辱的一段近代史。從開國初期跳到鄧以平民身份指導大方向兼定立大決策再到江、胡、尤其習…,是近代以來國家最興旺的時期。」「這個超過13億人口的大國,綜合國力世界排名第2。」而在中美的核恐怖平衡下,「美國不久將不再是世界第一強國」,意思是中國將取代美國成為世界第一強國。
姑不論他舉出的例如「鄧以平民身份指導大方向」是如何與事實不符,最主要是他的「敬共」均源自國力,包括核能力和所謂興旺亦指經濟力。但普世觀念認為,經濟的發展,國力的強盛,如果不能伴隨着社會的進步,那絕不會是一個值得尊敬的國家。甚麼是社會的進步?就是自由、法治、人權有進步,人民的公民意識和社會道德有進步。美國總統參選人希拉莉前兩年在一個演講中說:「從申請移民的情況看,中國90%的高官家屬和80%的富豪已申請移民,或有移民意願。一個國家的統治階層和既得利益階層為甚麼對自己的國家失去信心?」單以希拉莉提出的這一事實,就足以說明生活在大陸即使位居既得利益階層,對自身安全也不放心,更遑論一般人民的自由、人權了。從大捕維權律師的政治近況,和怪事層出不窮的社會現實來看,大陸社會不僅沒有進步,甚至可以說已淪為假話假貨假事鋪天蓋地的道德敗劣的社會了。對中國今天,「窮得只剩下錢」是確切的形容。

只講實利不講公義

筆者比李天命年長,童年經歷過抗戰,即使在人民流離失所地逃難中,許多貧窮地方的人家,也會開門收容難民,以至抗戰時出現過一副對聯:「年年難過年年過,處處無家處處家。」中共建政之初,民風純樸,排隊、讓座、有禮貌、街道整潔,遠勝香港。即使文革期間,經濟已到崩潰邊緣,均貧的社會人民仍然有較好的道德面貌。筆者當年不僅「敬共」,而且親共,甚至認同「只有共產黨才能救中國」。但其後中國的變化,已衍變成特權階層和暴發戶騎在無權百姓頭上作威作福的社會。國家主義有強權無公義,即使再強大再有錢,又怎值得尊敬?
孔子曰:「君子喻於義小人喻於利」。今天論一個國家的「義」,應指人民的自由、人權,指社會的互信與道德水準;若只講「利」,就是只重國家的經濟力、武力,那是有肌肉而沒有靈魂。
在回應的小結,李天命說「贈送8個字給天真可愛的政治BB」,就是「政治對決決於實力」。就成敗而言,這話沒有錯。但中國古哲有「義」與「命」的分際,義指是非對錯,命指成敗得失。政治BB面對不義強權在政經社三方面侵凌,奮起作不顧成敗得失的抗爭,在李哲人看來成功「概率為0」,自然不值得去做,但現時世上人們享有的不少權利,不正是無數政治BB只問對錯不問得失、知其不可為而為之才爭取得來的嗎?馬丁路德金、曼德拉、甘地、劉曉波……,大概都是李哲人眼中的政治BB。
我們的社會,太重實利,太計較得失,連自稱哲人者也教人實利哲學。在這樣的時候,對一些不顧成敗得失為公義抗爭的政治BB們,我們是不是應該給予更多的鼓勵,致最高的敬意呢?
(https://www.facebook.com/mrleeyee)

李怡
周一至周六刊出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