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20

【am730】月巴氏:浪漫月巴睇90s - 還記得我們曾經火熱動感地打開天空嗎? (3620)


九十年代。一開始如夢似幻,到最後急速墜下。 
1.我由1990年的苦悶中學生,到1999世紀末,成功變成「社會的齒輪」。
2.「社會的齒輪」,余鳳芝在1992年某個落大雨午後無奈地說。
3.1992年的我,肯定冇咁傷春悲秋。我一邊擔憂著《龍珠》故事發展,同時亦為自己個髮型擔憂——How to梳一個殺死女的「城城頭」?結果,掹車邊地完成了,望著鏡中的嗰條友,未殺死女前先殺死自己。
4.所以睇《哪一天我們會飛》時我難免疑惑:Why裡頭冇一個男學生梳「城城頭」?難道(讀Band 1學校的)他們統統沒有聽過《火熱動感lalala》?
5.而我好記得那一年,某天早上返到學校,(從來不曾為學術展開任何討論的)同學們正在熱烈討論這一首歌——是的,我們都不能夠唱晒成首歌,但必定記得那幾個關鍵位:A.狂loop的lalalalalala——注意,不是唱「啦」,而是唱「奶」;B.一到夏季個Key升高——當第一次唱到「一到夏季氣勢升高」呢句時,記得將個Key有咁高升咁高,否則便唱不出Sammi神髓!
6.仲有C——Sammi在MV中不時露出的香肩(以及搭在香肩上的吊帶),以致我和不少血氣方剛男同學首次覺得:咦Sammi其實都幾正喎。
7.1992年,冇人會開口埋口提你廣東歌不死——因為從來冇諗過會死。這麼一個香港樂壇黃金盛世,這麼一首由某商品(法例規定這類商品不能賣廣告,不寫出來了)同華星合作的勁歌,是多麼的勁;那個梳著「城城頭」的城城(城城唔梳「城城頭」梳乜頭?),舞姿是多麼的有型;就連梁漢文許志安也恍如受到城城感召,型埋。至於Sammi,則以唔知高出幾多度的歌聲,為這首本來已經好好聽的歌再Add了無盡的Value。作為「乜乜Red Hot Hits」頭炮,《火熱動感lalala》絕對是九十年代的亢奮註腳。但你問我首歌其實講乜?唔知喎,我只知誰若想歌唱放心唱,要開夠六千場。
8.「乜乜Red Hot Hits」從此成為香港樂壇年度盛事,並由華星過戶到(當年雲集最多紅歌星的)寶麗金。1993年,《熱力節拍Wou Bom Ba》,關淑怡 + 兩名寶記小花湯寶如劉小慧 + 草蜢主唱,問心,以歌論歌,是擺明及不上《火熱動感lalala》,但同樣熱熱鬧鬧,那個玩街頭籃球Concept的MV,也食正當年NBA熱潮。《鼓舞飛揚》則有點打茅波,只是將當年寶麗金金曲重新編曲再合體的串燒歌,但個MV好睇嘛,一個MV就俾你睇晒當年寶麗金的男女紅歌星。《非常夏日》不玩大堆頭,只得一男一女合唱——但那一男一女是張學友和王菲喎,夠殺啦。然後《打開天空》,則交由當年寶麗金副線正東力捧的四位新人去唱——已經OK紅的陳慧琳、好Q高音的邱穎欣、始終紅唔起的陳建穎,以及「從旋律裡講說話」的陳曉東(呢句唔知點解地唱得特別低音,低到令人難以忘懷)。
9.打開天空後,香港樂壇由盛世開始步向衰落。有人話是因為金融風暴,有人歸咎翻版當道;有人埋怨九十年代大量生產魚蛋K歌累事,有人更一口咬定,廣東歌不再好聽。
10.今時今日香港還有樂壇。沒有快歌,只有中慢板歌;沒有火熱動感,只有冰冷的傷感。唉好悶。沉悶的一切最需要你的美麗狂想,偏偏我們無力得連狂想都不能。


90年代,可能是我們最後的快樂時代。
撰文:月巴氏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fatmoonba
blog: http://fatmoonba.blogspot.com/
email: fatmoonba@yahoo.com.hk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