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21

【蘋果日報】陳芷慧:港人英語水平下跌? 河國榮:學語言應先聽半年再講 (10438)

【專題籽:胚芽故事】
教育集團EF本月發佈《EF英語能力指標2015》,集合全球70個國家,調查指香港成人英語水平排名下跌,更低於越南。不是吧!調查對象是否說“dreaming on the office”的tree gun這類人?香港英語權威詹德隆雖說這些文法錯誤問題不大,但慨嘆九七回歸後很多文件都中英對照,高官英語大倒退。說得一口流利廣東話的河國榮也自言因為少說,英語也倒退了。詹德隆與河國榮,一個老正,一個滑稽,皆指學英語沒捷徑,最有趣是聽歌學語言,不舊不聽,一個聽貓王,一個聽譚詠麟。

詹德隆,港大英文系畢業、曼徹斯特大學政治系碩士,曾執教港大工管系高級英語課程,最經典是他於1987至1989年間為香港電台教育電視主持三輯《聽歌學英文》,節目獲日本國家放送局日本賞特別推薦獎等獎項。在香港人學習英語最艱辛的八十年代,詹德隆的《聽歌學英文》好比當年新研發治療癌症的標靶藥,無痛學英文,但心裏又半信半疑。
記者年少無知,直問:「你聽Beatles?」詹德隆說:「當然不是啦!貓王啊!聽歌學英文,要聽五六十年代的英文歌,到了Beatles樂隊盛行的年代,四個人唱,如何聽清英文的發音?」他指五六十年代的英語流行曲,歌詞簡潔、押韻,好比中國的唐詩三百首,「小學生也曉背李白的《靜夜思》,能背誦三百首唐詩,我不信你的中文不精。」《聽歌學英文》還曾輯錄成一本書,分成十六課,從歌詞學習英語詞類入手,由淺入深,從名詞、代名詞及至總令人不堪回首的gerund、participle。「再進一步,就是唱歌學英文,只要能念出歌詞,才能記得發音和文法。」

文件中英對照 削減使用英語機會

我老實說:「但英文文法真的把我悶死了,英文很難學好。」詹德隆活像中醫,當有人求救,必先望聞問切。「中文好,不會學不好英文。英文不精,只因學習方法有誤。你有沒有訓練自己的耳朵呢?中文是象形文字,有視覺;但英語要靠聽,學懂拼音,就像學好紮馬一樣。」他還說:「英文文法是枯燥的,要令語文變得有趣不容易,但文法就像數學題,一理通,百理明,舉一反三。雖然學習英語有很多方法,但當我搞通文法,就會提起英語的興趣,多聽多運用便行,更進一步想文字寫得優雅,沒有其他辦法,必要讀莎士比亞等文學、英國演說,還要朗誦出來,從其文句的語調、節奏不斷吸收,英文自然好,語文就是這麼奇妙。」
香港人的英語水平不斷倒退,詹德隆認為原因有二:一,七十年代前,英語以General English為方針,從枯燥的文法入手;其後改制為Communicative English,着重日常生活對答,「Communicative English是以第一語言為教學方法,當你是西人般教學,教你反應,於是學一個,只能懂一個。」他指。二,九七回歸後,所有文件都中英對照,削減了香港人使用英語的機會,用得少,水平自然走下坡。記者年輕,急功近利,旁敲側擊也未能問到學英文捷徑,他說:「take a short cut,只是English for specific purpose,而非general English。」
我向他請教時下香港年輕人流行用的新興英文詞語,詹德隆笑言:「這些嘛……你找陶傑啦!」我不理三七廿一,先問「抽水」的英語如何繙譯:「很難。用中文解釋也難,如何譯?何況西方社會似乎鮮有『抽水』這個文化,若譯做“take advantage of”,即『利用』的意思,較為貼切,但跟『抽水』仍有出入。」我又問:「那文青?廢青呢?」他瞪眼,問:「甚麼是文青?」我答:「文藝青年。亦有人自稱偽文青,就是那些只是外表打扮得很像文藝書生的人。」他直指:「你啊!到外國別說文青、廢青這些詞語,會被人指責你歧視。知識分子“intellectual”,哪有分年輕或年老人,何況還說人家是廢青?至於偽文青,英語會說“pseudo intellectual”。」他笑指我竟敢倒過來考他,他考問我:「我在一間整容醫院門口看到一句『沒有大不了的胸』,你來譯。」我:「No breast can't be bigger?」他笑了:「No breast is too small for us,你這樣譯,英國人才會笑。」由此說明中英文不能直譯,要從兩者文化和文法着手,「我最不喜歡那些『每日一字』的英語教學,理應像jigsaw puzzle一樣,從淺入深,每天學習,累積起來就能夠連貫運用。」

河國榮:我的英文退步了

飲TVB劇集奶水大的香港人,提及河國榮就會記得:「哦!講流利中文,在劇集裏經常飾演警司那外國人!」對,就是他。相約他訪問,在WhatsApp裏他全程打中文字;見面說話時,我習慣中英夾雜,說的英文字比他還多。他剛來香港時還會說:「畀tips。」現在已順口地說:「畀貼士。」他甚至說在香港生活多年,英文退步不少,忘記了很多生字,「早前總想不起『諷刺』英文是甚麼,於是查字典。」可惜訪問那天,他依然記不起「諷刺」的英文是“sarcastic”。哈!這真是sarcastic!這就說明,在香港運用英語機會太少,所以水平倒退。
河國榮是澳洲人,母語是英文,學英文固然沒難度,但他去年才知道甚麼是gerund和participles,不過他自學希伯來文三年,曾學日文、法文、意大利文、西班牙文,學習語言有自己一套。

學習粵語 聽《永不想你》開竅

河國榮學廣東話與張國榮有關,約1983年在大學宿舍,他身邊最要好的同學都是香港人,某天經過同學房間聽到一首美妙動人的歌曲,於是他敲門問:「這是甚麼歌?很好聽!可以借來聽嗎?」他已忘了那是張國榮還是譚詠麟的歌,那時在他眼裏,張國榮與譚詠麟是分不清的。捧着他倆的錄音帶回房間,翻開附上的歌詞集,邊看邊聽,「最初當然不懂其意,惟有死記發音,就像香港人聽日文歌一樣念口簧。」從兩位天王,到林子祥、葉蒨文,聽了一大堆錄音帶,奇蹟就發生,「以前完全不明白歌詞的,但當我聽到譚詠麟的《永不想你》,不知怎麼,我明白其意。」《永不想你》有這一段歌詞:「時日再不會飛返/曾讓心中的火焰隨着冷淡/但我覺察到如今的你是經已/重在我心間/永不想你」,「時日再不會飛返」、「心中火焰」,深信時下香港年輕人也未必能意會。「於是,廣東流行曲提起我對廣東話的興趣,加以想融入香港同學圈子,不斷問他們字的發音、句子的說法。」那時他只能拋幾句書包,未認真學習。直至暑假後,一位香港同學問:「為甚麼你廣東話沒有進步過呢?」同學失望,惟有下苦功,打開中英字典,自學查部首,「部首,也不難估的。」
河國榮:「所以,成人學習語文,要從聽覺開始。」近年大台搞國際化,收納不少ABC港姐拍劇,無緣無故總讓她們在劇裏說幾句「地道」的英語,就像有家燕姐的劇集,總要有幾個鏡頭讓她露兩嘴,而ABC港姐亦總會誇讚自己學習廣東話的苦功,在劇本用英語拼音記廣東話發音云云。河國榮自言讀劇本廿載,從未有筆記發音,「聰明的人都懶惰,我問朋友發音後,逼自己死記,很快便學會了。」重看他第一套劇集《太平天國》,「靠死背,說廣東話還沒有語調。」所以,他說學英文,不要先看ABC,先靠聽覺牢記讀音。

學語言 先聽半年不說

他三年前學習希伯來文,「買了一隻美國出版的影碟,加以色列老師網上授課。」他不像其他同學開啟video cam,他真是「聽課」的,「我有時候一覺醒來就上課,免得老師看到我未梳洗的樣子。」他笑言。更重要是他曾讀過語言學家的理論:學習語文首半年,完全依靠聽覺學習,後半年才學習說。「當你打開課本看到英文解釋和拼音,就不會靠耳朵和腦袋去記,很難學好。」他曾上羅馬尼亞話的課堂,老師在頭三課只說羅馬尼亞話,「用羅馬尼亞話解釋羅馬尼亞的文字,一隻英文生詞也沒說過,但三課以後,同學們聽到經常重複的字句,大概領略到那個是動詞,那個是代名詞,然後開始學習文法。」為生計,去年他修讀國際認可的對外英語教學課程TESOL(Teaching English to Speakers of Other Languages),提升英語教學的能力。「學習英語沒有有趣方法,TESOL八成時間讓學生說話,已經是一個好有趣課程。」

emoji你懂嗎?

由日本人發明的emoji已經全球化使用,官方解釋卻與我們常用情況有出入,你又知多少?

查詢:http://www.emojipedia.org

潮語不能直譯詹德隆解說表

抽水
較為貼近的意思只有“take advantage of”
原因:西方人少見「抽水」這行為。

文青
較為接近就是intellectual、「廢青」trash、「偽文青」pseudo intellectual
原因:西方只有知識分子intellectual的概念,沒分年齡,更不會針對某一群組如廢青。

樓奴
只能譯成the slave of mortgage
原因:西方人不會創造一個負面的自我形容詞。若要形容,會用mortgage,因為我們需要借貸買樓。

攝影:徐振國
編輯:陳漢榮
美術:楊永昌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