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27

【輔仁媒體】竇蓉:女選民的妒忌心 (3167)

女人從來都是妒忌心重的動物,但說到因為游蕙禎sell 美貌,女人唔buy,就有點搵來講,起碼我這個年齡層的中女、師奶(七十後)不會咁諗。二十五歲以下的年青人,在我們心目中是後輩,跑道不同,後生女除了青春之外,赤手空拳有排捱,加上現在年青人前途坎坷,無咩值得妒忌,等於好多人批評周庭、黃之鋒,中年人不會加把嘴,學徐子見話齋,我地呢代守得住,就唔會有咁多後生出來搞政治,所以對年輕人,我們是很寬容,很感謝的。當選的鄺葆賢醫生也說,對她和顏悅色,投票給她的多數是中年夫婦,投票是中產贖罪券嘛,我等黃絲中產最鍾意投票,電子、實體都搶住去投。

女人鍾意睇樣,所以靚仔有着數,這點絕對啱,同性相拒,咁靚女從政是否就一定蝕底呢?這點又不是鐵板一塊,靚也要視乎內涵,昂山素姬在我心目中是美女喎,漂亮而優雅,壓場但不會霸氣外露,美得來有氣質。令女人最唔妥的,其實是「曬」,樣靚唔靚反而好主觀。

唔好話香港人港豬,全世界選民都是憎人富貴嫌人貧,嫌人貧這點不用解釋,富貴這點就好微妙,能讓人覺得你其實可以與世無爭,活在雲端,但為了民主,犧牲安穩的生活,這樣就最搶票。但「活在雲端」只能靠選民自己意會,絕不能言傳,寫出來如林作般戇居,就極度討厭,也千萬不能透過曬家居、名牌來展示,等於勁有錢的田毛毛,就算放歐遊照片時,也要附合抽水話題。

如果要分折女選民的妒忌心,海怡西選區落選人袁彌明是一個好例子。有朋友住在海怡,雖然深心不忿新民黨又當選,但她同時表示,同區阿太朋友不想投袁彌明,原因不是反拉布,但總之就是說不出的不爽。我這個blog一直是無論述,無數據,(頭盔載到落心口),特色是中女看政治,此處略談一下中女選民妒忌心。

令同輩女人牙癢癢的死罪有幾樣,曬仔,包括任何形式的仔,無論是自己條仔、抑或BB仔,曬得多都令人頂唔順;第二是曬名牌,粒鑽石大過選區裏的師奶,是一條死罪。

大學讀政治可能唔會教,但我覺得從政女人第一戒就是戒名牌,女人最鍾意比拼手袋、珠寶、手錶,袁小姐結婚的時候,場面很大,鑽石很巨型,看過《蘋果》C1版的讀者都有印象,潛移默化烙在市民心目中,而婚禮規模乃女人之間最尖銳的比拼,巴黎婚妙相,嫁咗、嫁過與未嫁的中女,看著都不爽。娛樂版的報道,主要功能是讓人葡萄或睇人仆街,從娛樂版回到街站,阿太葡萄過後,看見你現在又一副誠懇的樣子來問我攞票,不會覺得你落入凡間,反而有一種難言的抗拒。

從政形象是一個整體,是一種累積,袁彌明攬住王宗堯的巴士車身廣告,到現在仍不時在街上行走,真是攣直看着都不爽。做自己生意,喜歡搵誰代言都有自由,但選民的感情好直接,不如咁諗,蔡英文如果攬住王大陸,後果應該會很嚴重。

政治人物的面書是經營形象的工具,沈旭輝喜歡叮噹,到底是七分真、三分假?抑或三分真、七分假?無所謂,形象工程一種啫,有個話題和網民互動,又可以展現親民風格。又例如毛姨姨,她的兩個兒子都長得頗英俊,但講到出鏡率最高,反而是領養的唐狗Marble。

選民係咁仆街,女人鍾意為難女人,妒忌心一定有,不過那篇「因為游蕙禎,我背叛了老婆」就有點捉錯用神。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