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26

練乙錚:傘兵.本土.陳雲.當權派厲害新招


信報 2015年11月26日

傘兵.本土.陳雲.當權派厲害新招

後生年年有,今次是本土。不是標籤意義的本土,而是一種本能賦予的力量,推動了這一代生長於斯的人,願意為保有這一小片土地上的美好,公然站出來與龐大惡舊勢力搏鬥。客觀唯心主義者或者會說,存有於宇宙裏的正氣,在這時窮一代的年輕人身上找到載體,透過街站、橫額、選票等本是無機之物顯現出來了。命、運與大任都是他們的,仁勇者亦自有智,戰鬥腳本裏的綱與目都應該由他們自訂;過去未盡好責任的老一輩,只適宜當幫工和啦啦隊。

帝國反擊戰

一年半以來的香港政治發展,竟與經典電影裏的橋段雷同。民主被堵死,迫出來的佔領運動給了阿爺以及他克隆的陸港當權派每人一個響亮巴掌,帝國震怒,於是反擊,並誇下海口,要「票債票償」(還好,那巴掌沒打出血)。大半年來中央持續總動員,由西環的流官領軍、金鐘的土司配合,人財物力四方八面源源而至,調動了一切可調動可統戰可收買的勢力,為的就是要打勝這場具前哨意義的區選殲滅戰,以便在明年的立會選舉裏一舉擊敗民主派,拿掉關鍵少數否決權,達至徹底的「行政主導」、「完全執政」。

但是,第一戰的結果,沒如帝國的意,不只氣勢嚴重受損,圍城掠地的焦土政策也未能成功,席位此消彼長加起來跟4年前比,更有35個的落差,儘管依然在所有區議會裏佔去大多數,相對優勢卻下降。挫敗帝國反擊大計的是一對年輕天行者團隊【註1】。

傘兵、新民主同盟

這次區選,民主派當中異軍突起最為觸目的,是佔運之後出現的多個年輕「傘兵」團隊;首次參選,即合共取得10席。中文維基如是介紹:

「這些組織不少強調重返社區、深耕細作,繼續爭取民主。當中有些很明顯為參選2015年香港區議會選舉而成立,或在自己熟悉的社區默默耕耘,或空降在自己不熟悉的選區也不介意。有些組織原先不為參選,所以到了參選之時再另外成立新團體。這些團體數目非常多,他們人數少但向心力強、互不統屬,目標、理 念不一。他們的共通點是要將佔中、雨傘運動的抗爭精神延續下來。而且,他們多數自外於政黨,跟政黨保持區隔。」【註2】

這些取得議席的傘兵團隊包括「青年新政」、「創新大埔」、「將軍澳民生關注組」、「沙田社區網絡」和「東九龍社區關注組」等。按上述維基詞條的分類,大部分都主張本土路線(筆者認為,參與過以「命運自主」為第一訴求的佔運之後,年輕人幾乎可說無人不帶幾分本土了)。不過,這些年輕人很在意把參與佔運和投身區選這兩件事分得很清楚:前者令他們覺醒,後者是為了服務社區,因為社區就是自己的土地。這是很溫和的說法,如果看他們在佔運之後、區選之前在地 區的工作,也可得出這個溫和印象。

這次第二度參與區選的新民主同盟,一共派出16人參選,取得15席,比上一屆多了7席。這個團隊的主力,基本上是從民主黨「變異」出去的(不說「分裂」出去,因為有些成員目前還保留着民主黨黨籍);而且,團隊的成員都很年輕,平均只有32歲。一般的講法是,這個團體屬於「溫和本土派」。

激進翼有前途嗎?

和上述兩路的溫和本土團隊相比,這次區選,民主派的激進翼包括本土激進翼全軍覆沒。上一次的區選是2011年,當時的香港政治頻譜上,還沒有定位為「本土」的團體;事實上,那時候連「本土」的概念也未見諸主流論述。所以,我們只能說,激進本土還未在區選作「零的突破」,而不能斷定這個派別有沒有體制內的選舉前途。然而,激進本土的貢獻是絕對不能否定的,原因很清楚。

「本土」這個政治概念落籍香江,是以激進的面貌開始的,以致首先揭櫫這個概念的陳雲先生被冠以「教主」的封號,而聚集在他周圍的人群,更被看作一個異端團體(cult)。陳雲先生的激進,是相對於之前的一整套「民主回歸」論述和行動成規而言的。他提出的「城邦論」(按筆者的理解)要的是徹底的自治,與中共的管治地域作歷史性的暫時分隔,以利儲華夏文化之精於域外,待到中共在自作的孽力之下全然崩潰了,再以華夏文化的理論和實踐成果為基礎,復興整個大中華。

這個「本土」論述與之前的香港民主論述劃清了界限:香港的民主建構和終極歸宿,沒有跟中共商量妥協的餘地。這本來僅僅是在香港政治頻譜的一端上加上了一個新點,即所謂的「城邦派」;然而,後來在這個新點的周圍,派生出了一整個「本土區間」,包含了一些比較溫和的頻點(例如「自治派」),及更為激進的其他頻點(例如「獨立派」)。可以這麼說:沒有原生的激進本土,就沒有其後派生的溫和本土。共生也共存,本土論述今後的發展,既不能沒有溫和翼,同時也不 能沒有激進翼,儘管激進翼的主要實踐,可能不是在區議會之內。

本土譜系之內的人,儘管不一定同意陳雲先生的觀點,但能夠提出一個原生的論述而與之前的規範割裂,需要有不凡的勇氣,陳先生因而是勇敢的。然而,從 另外一個觀點看,「城邦論」並不特別激進。存華夏之精於海外之說,1949年之後落戶香港的「新儒家」,便有相同的想法;當時播遷台灣的國民政府領袖蔣介 石,心態和主張也是一樣的。如果推前兩千年,當可察見孔子想過的「浮海居夷」,亦是同一番道理。可以說,「城邦論」實質上是還一個「大中華」論述。但是,正正是因為這個激進的論述有這個溫和一面,它或它的2.0版本,也和其他較溫和的本土論述一樣,有充分的發展空間。

民主黨應該調整定位嗎?

民眾特別是年輕人當中,湧現出本土思潮;那麼,原來的民主派政黨(主要是民主黨),是否因該修訂自己的論述、調整自己的定位呢?兩年前,筆者認為是 應該的,因為當時的泛民政黨以原有論述和定位,已經不能包納或有效代表以新面貌出現的群眾。但是,在本屆區選過後,隨着傘兵團隊的出現、上位,隨着從民主黨變異出來的新民主同盟的成形、壯大,溫和本土群眾已經有了自己的政治代表,原來的泛民政黨就沒有調整論述和改變定位的必要,那樣做的時機窗口亦已經關 閉。

不調整,這些政黨可能會逐漸流失一些支持者, 但不會「硬着陸」。這次民主黨區選只失掉4席,不到上一屆的10%;以這個速度失重,它還可以存在很多年。此期間,那些忠於自己原來的民主思想而不接受本土論述的民主派群眾,還需要它當自己的政治代表。

況且,當政治頻譜上出現的空檔已有其他政團進駐之後,原來的政黨要改變定位,是十分危險的。有一個經典的商界例子,可作類比。25年前,可口可樂發現,年輕人當中愈來愈多傾向喜歡百事可樂,因為後者味道比較甜。於是,可口可樂的管理層決定,要在甜度頻譜上微調定位,向百事可樂靠攏,推出「New Coke」取代原來的,防止顧客流失。豈料新品一推出,原來的顧客大為震怒,反對聲音吵翻天,79天之後(也就是佔運那麼長),可口可樂投降了,把舊品貼 一個「Classic Coke」的標籤,重新推出,才得保不失,卻是白白辛苦了一場,庸人自擾【註3】。

往前看,目前的民主各派別的格局更能適應發展。幾年前,泛民當中只有溫和/激進之分,後者一直未能取得大進展,因為年輕人沒有忽然激進的動機。後來,本土思潮出現了,加上佔中/傘運的出現,政治頻譜的內涵充實了,之前大批政治冷感的年輕人開始關注自身命運,民主運動也因此增長了、壯大了。因此,筆者暫時還不能同意黃之鋒的「民主派動員能力短期而言已經到頂」之說。只要民眾一回過氣,遇有適當的時機和議題,再來一次運動肯定會有新高潮。這次區選,明 顯有助回氣。相反,筆者認為,當權派的動員能力卻相對到頂。


新招:國企員工集體參選

本土思潮的出現和佔領運動的發生,是香港民主運動非常好的發展,是當權派沒有辦法仿效的:他們可以搞行動上的假激進,但沒有條件發展新論述,思想依 然貧血。一直以來,他們在行動方面的動員本錢,一靠傳統的群眾組織和統戰機制,二靠銀紙搞蛇齋餅糭及向灰色社團招攬人頭,三靠輸入臨時外援和長期殖民。最 後這點反映的是,相對他們的本地有機實力而言,動員能力顯然已經到頂,所以才需要從大陸招兵買馬。

思想上的動員,當權派主要靠的是大陸經濟發展前景、民族主義和一些領土擴張手段導致的國際衝突事件所產生的鼓動作用。但是,隨着大陸經濟發展進入 「新常態」、問題叢生增幅放緩,這方面的優勢逐漸消失;失去一大截「發財動力」,民族主義能帶動的情感力量也會出現邊際回落。但這不是說當權派沒有創新的 能力;事實上,看這次區選,他們就使出了很有效的新招數:動員在港國企員工參選。這次區選中勝出的當權派參選人,有6個是香港中旅集團的本地員工,數量非 常密集,有可能是有計劃有組織的一個選舉工程。香港中旅是國務院國資委直接管理的骨幹企業,是香港最大的4個國企之一,完全有能力負起這個選舉任務【註 4】。

試想:若得到國家助力,參選人不僅沒有經濟上的後顧之憂,隨時可以長期帶薪請假做選前選後的社區工作建立群眾支持網絡,選勝了可以升職,大批同事可 以由公司動員作有償助選;結果證明此法甚佳。那是不是比任何一位傘兵參選時能夠動用的資源多出萬千倍嗎?而且民主派政黨不少因為資源短缺,不能每區參選, 平白失去競爭機會;但國企卻可以隨時無限制動員員工參選。當權派這次試煉出這個成功經驗,必然會在下次立會選舉推廣應用。問你怕未?

不過,波是圓的,國家足球隊以比香港隊強得多的紙面優勢對付港隊,卻兩次給香港隊打平手。這次區選,梁土司發誓賭咒要票債票償,張流官扭盡六壬搞了總動員,國家機器無限量支持,卻依然無法達標,反而讓當權派的議席比例下降了。所以,港人過分看淡未來選舉表現,是不必的,只要參選團隊的熱誠能感動市 民,就能得到強大支持,大衞就能撼倒哥利亞!

有泛民群眾不支持佔運的嗎?

這個問題,筆者的答案是:有也不多。證據是,這次選舉結果,傳統泛民政黨當中,民主黨小輸4席(不到它本來的一成);其餘除了街工打和上次,工黨首次參選得3席;民協15席變18席(升二成);公民黨原來的7席變10席(升四成),都是很好的成績。可見,就算是和理非非的支持者,並沒有因為佔運的行 動和訴求比過去激進得多,導致部分市民有怨言或蒙受一些不便和損失,卻依然對民主的追求不離不棄。其實,這一點早在佔運之前或初期做的民調或簽名行動裏, 便已經顯示得很清楚;這次選舉的結果,不過是一個清晰的再確認。

當然,這不是說,以後的運動的最低行動綱領就是公民抗命或佔領公共空間;任何好招都不能用到老。但已經證明的是:在適當的條件之下,民主派支持者不 會拒絕支持或參與一些看似比以前激進得多的抗爭方式。相應當權派對民主自由的打壓,民眾的「激進」定義和接受「激進」的限度,都會跟着改變和適應。這是未 來領導運動者應該參考的一個重要事實。

年輕天行者要把任內事「做好做滿」

台灣去年11月舉行的「九合一」選舉裏,國民黨6都市長失其5,只有朱立倫在新北市贏了。可是,朱市長一年還未做滿,就請3個月的長假去參選總統。 不少投他一票的國民黨支持者都不高興,請他來當市長他卻來不久便快快溜走,尋覓更好更高的位子去了。席不暇暖,到底是不是朱的個人野心蓋過了服務新北市民 的情意?民眾有此疑慮,反對黨見有機可乘,發動了強大輿論攻勢,指朱不等把任期做滿做好,就趕着去選總統,選不勝再回來做市長的工作;那麼,才說過要盡心 盡力服務新北市民的,原來是信口開河,事實上卻一腳踏兩船,完全不可靠。朱的做法,縱然合法也違反了普通政治倫理。

因此,容筆者提議年輕的天行者要引朱立倫的做法為戒,要把選民交付的任務做好、任期做滿,才去考慮選立法會的事;不止做滿,還最好能夠起碼連任一 次,證明自己的服務意願和能力,直到哪一天民眾覺得把你留下是委屈了你而覺得過意不去(像日本電影《秋刀魚之味》裏那個留着女兒不讓嫁的父親最後內疚了),你才會走得漂亮、走得成功。

明年立會選舉民主派有整合空間分有時,合有時。明年的立會選舉是民主派生死一搏之役,一定要盡可能打好,協調做足。為什麼這點特別值得拿出來講?《立場新聞》的一篇分析是次區選 的文章最說明問題。作者指出,以當權派單挑民主派的選區裏的兩派當選比例平均值為標準作比較,則有當權派內訌的選區裏,其勝算比例不減,因為有西環強力控 制內訌和配票。相反,有民主派內訌的選區裏,民主派的勝算比例卻大減一成,因為往往無法協調、配票【註5】。

然則,有關的黨派如何整合?例如,在下列小組中的政黨或應彼此整合、協調:(一)民協和街工;(二)工黨、人力、社民連。基本協調搞好了,由大老最後在選前整體協調和配票才可更有效。

3個選區說明:環保議題還不是吸票機

《蘋果》的一篇分析指出:「鉛水風暴,是今屆區選年最重大的民生事件,然而泛民得票並無因此佔優。五大鉛水邨選區當中,只有民主黨吳劍昇勝出,其餘 議席全落入建制陣營。」又今年8月,路政署斬掉中西區般咸道4棵石牆樹,當權派議員陳捷貴當時在場卻無阻止,廣受輿論批評,卻在區選成功連任。

另外,《立場新聞》報道,新界八鄉鄉事派現任區議員黎偉雄被揭發向城規會申請在八鄉建臨時瀝青廠,年產35萬噸;瀝青廠會排放有毒物質,廠址卻與民居相隔僅數十米之遙。扎根八鄉主打環保的「土地正義聯盟」參選人朱凱迪卻依然以大比數落敗。

這些事例說明,環保好像人人關注,但還不是關鍵議題。也許,香港的水源、空氣等的污染已經相當嚴重,再多一點或少一點,都不影響大體狀況,於是市民都不知道提了有什麼好處。平時關注,大概很多人會支持、欣賞,但拿來作選舉議題,卻未必有力。

為山九仞、功虧一簣。民主派一路走來,逢關過關,吉人天相有驚無險,卻絕非偶然;重要原因之一是時間站在民主這一邊,例如每年都有一批年輕首投族進 入投票站,而在佔運之後,他們都是支持民主派的居多。但是,明年立會選舉那一關最是難過;當權派一定會以前所未有的力量再次招兵買馬總動員。民主派一有什麼差錯,必讓對手乘虛而入,萬劫不復!

註1:選戰結果,不同媒體之間,算法有些微差異;可參考《立場新聞》網頁https︰//thestandnews.com/politics/2015區選-資訊圖合集/。
註2:參考中文維基的兩個詞條https://zh.wikipedia.org/wiki/傘兵_(政治術語)和https://zh.wikipedia.org/wiki/2015年香港區議會選舉。
註3:可口可樂推新品失敗的故事可參考TIME雜誌的一篇文章http://time.com/3950205/new-coke-history-america/
註4:中國港中旅集團6名職員勝選的公司官方報道見http://www.hkcts.com/news/teamnews/11013209.html。有6名職員勝出,參選的員工數目就可能更大幾倍。這種「支持民主選舉」的做法,不是紅色資本話事的公司很難做到。有關評論這裏還有http://news.mingpao.com/pns/dail ... 00012/1448301897340
註5:這篇《立場新聞》文章連結在https://thestandnews.com/politics/建制派內訌選區-勝算不減-建制無間道-中聯辦調動組織票-防民主派漁人得利/。

特約評論員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