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1-17

【端傳媒】譚蕙芸:容易受傷的女漢子 江美儀 (3357)

江美儀。攝:Billy H.C. Kwok/端傳媒

電影《桃姐》裏,江美儀演一個小配角,老人院院友金姨的女兒。母親健在時她盡說晦氣話,到母親去世後,收拾遺物時哭得半死。兩小時的電影,沒三分鐘戲份,只有三場戲,看過的人無不動容。劉德華形容:「江美儀演活了那角色,彷彿她就是金姨女兒。」

普通人不會明白,為何你哭得出來?因為那個不是江美儀。

江美儀

江美儀近年在電視界走紅,演活角色都是情慾主動熟女,掀起了「黑絲儀」和「重口味」話題。然而《桃姐》裏的她,淡掃蛾眉,穿戴平凡,一泡眼淚盛載了十多年在電視圈磨練出來的演技。她回憶:「收拾遺物那場戲,拍攝了半小時,我哭了足足三十分鐘,即使攝影機暫停,製作人員回帶檢討剛拍攝畫面時,我仍在哭,在場的人都奇怪,但我擔心再開機拍攝時我會沒有眼淚。」她說來淡然,彷彿演員應該如此。

對於一個已44歲的女演員,為了一個小配角,這樣哭不化算。江美儀說,拍完哭泣戲份回家,往往發現面容變得憔悴,臉還會長雀斑。問題是,當她要跟年輕男藝人演情侶,若不夠漂亮又會被批評為「老妖」,多難聽的話也得承受。

然而因為太愛演戲,無論角色多麼微不足道,她還是沉溺於這種自虐式演出,因為這就是演員的宿命:「我們拍戲哭,感情是假的,動用的情緒卻是真的。我不只賣我的樣子,我的青春,我還賣我的情緒。我哭,眼淚是真的。普通人不會明白,為何你哭得出來?因為那個不是江美儀。」

訪問在深水埗舊區二樓咖啡室進行,地面入口陰暗,爬上去好像會找到色情架步一樣,咖啡店其實是混在民居的一個單位,門牌指示不清。我比江美儀早到,門鐘響起,打開門見到江美儀尷尬地站在門外,一副生怕按錯門鐘打擾了別人的表情。她一個人開車找路過來,沒帶上小狗。平日她跟5歲小狗TeddyBoy常常像連體嬰一樣出席各種場合:「今天要跑幾個工作,沒辦法帶牠過來。」

在亞視我學習到「卧薪嘗膽」,咬緊牙關。

江美儀

筆者採訪過其他藝人,總會帶個助手增強氣場,江美儀就這麼一個人,化妝衣服自己一手搞定(她預早一天問我場地的顏色好配襯衣服),坐下來就開工,乾淨利落。這種「一腳踢」的精神來自於在亞視十年的磨練:「在亞視我學習到『卧薪嘗膽』,咬緊牙關」,拍攝時沒有戲服帶私伙的,稿子沒人寫自己杜撰。

可惜,在亞視這個收視偏低的電視台工作似有原罪,即使她已做到首席花旦,走在街上,還是被人以「茂李」(閒人)稱呼,甚至以粗話問候:「有一次拍外景,兩個路過的十來歲少年指着我們說:『這兩個仆街就是亞視的!』」江美儀忍不住上前理論:「我跟他們說:『小朋友,我們有名字的,我叫江美儀他叫林韋辰。』」我問江美儀:「究竟什麼是『亞視味?』」她沉思片刻:「是否一種土味,不時尚的味道?」

說我老?到妳們40歲有沒有我這麼漂亮才說吧!

江美儀

江美儀沒有土味,但有一種豪爽女人味。她沒一般女明星矯揉造作,其他女藝人不做的事,她敢做。在微博上,她大剌剌地將出生年月日寫出,1971年9月20日:「44歲就是44歲,我不想欺騙人。其他藝人或會覺得不披露年齡可以讓人有多點幻想空間,但我這副身形這麼fit,你知道我44歲依然覺得我讓你有幻想空間,那才真正厲害吧!」她豪邁地朗笑幾聲,陽光下白恤衫裏胸罩若隱若現,身為女子的筆者瞥見,也覺得誘人。

在《衝上雲霄2》演空姐Head姐一角,因為和比她年輕的「男神」馬國明親嘴和有牀上戲,惹來瘋狂粉絲批評,甚至向她微博發私信:「妳這老妖,老牛吃嫰草,妳有什麼資格『享受』馬國明,我會向無線投訴讓妳沒工作!」對這樣狠毒的留言,她唯有屏蔽掉留言者,但內心如此反擊:「小妹妹,馬國明跟我只差3歲,他夠年齡做妳們父親了!說我老?到妳們40歲有沒有我這麼漂亮才說吧!」

我人生裏沒有童話,我自小就知道沒有聖誕老人,我的媽媽跟我說,別傻。

江美儀

床笫之事本平常,只是香港的電視劇太過「消毒」。穿性感睡衣情挑劉松仁,和年紀輕男角有情慾戲,江美儀認為是真實生活的一部分,不明白為何部分觀眾大驚小怪:「come on, this is life!(這就是生活),50、60歲就不能有性生活的情趣?姐弟戀情到濃時,起牀後不想『再來一次』morning sex?不要說笑吧,是否香港人性生活太枯燥?」筆者反問:「大家習慣電視劇太乾淨。」江斬釘截鐵:「為什麼要那麼乾淨?這世界並不是那麼乾淨的。」

江美儀自小被教育,人生不是童話。表面看來,她星途順利:珠海書院畢業後在外資公司任職秘書,替上司買午餐時被星探發掘,20多歲入行做模特兒,與周潤發、劉德華拍廣告MV;香港回歸前,曾移民加拿大,回流後於1997年入亞視成當家花旦,離開亞視後沉寂過一陣,2009年簽約無線後谷底反彈,更拿到無線電視頒發的最佳女配角獎。然而,江美儀從沒覺得自己走在雲端:「我人生裏沒有童話,我自小就知道沒有聖誕老人,我的媽媽跟我說,別傻。」

2013年江美儀憑Head姐一角拿下最佳女配角,在台上領獎時哭着第一句就說,遺憾那晚父母未能拿到票入場。44歲的女人,內心是一個失寵的孩子:「其實父母一直反對我入娛樂圈,不是擔心我學壞了,是覺得工作不穩定,擔心沒錢給他們。我想讓他們知道,我終於熬出頭,不要再說我沒有成就了」,江美儀幽幽道。

江美儀和父母的關係,建基於花花碌碌的鈔票。她說,過了多年,才明白父母為何不懂得愛她。江父自幼喪母缺乏母愛,還要擔起大哥重擔,照顧同父異母弟妹;江母經常被性格兇惡的媽媽(江美儀外婆)打罵:「父母對我不會說愛,不會擁抱,只會罵。因為他們自小也得不到愛,於是沒安全感,唯有覺得『有錢』才能帶來安全感,也不能怪責他們」。江美儀十多歲父母便不給她發零用錢,大專是半工讀才能完成,後來移民外國,江家經濟壓力更大。她記得一幕,1995年家人分隔三地,父親和妹妹在美國,母親在香港。她在加拿大要替母親買下一個單位,負擔每個月6000港元的供樓開支。

20多歲的江美儀熬不住,打長途電話給美國的父親準備訴苦,怎知自己未開口,父親已在話筒那邊先流淚:「父親出來工作後一直順境,幾十年未捱過,那次他哭得很凄涼,我不知道哪來勇氣,明明是自己想要安慰,卻反過來安慰他:『阿爸不要驚,有什麼事我搞定,不要哭!』那時我開始覺得,我要照顧家人,不能再倚賴他們。」不久,亞視邀請她拍劇,她第一時間回港抓緊工作機會。

可惜是,無論江美儀多努力,心內始終有條刺:「父母一直寵妹妹多一點,或者她會撒嬌,是孻女的緣故。我一直做很多東西希望得到父母疼愛,但都沒辦法,有時會想,他們是否可以給我多一點…...(愛)?」這個心結,卻成為一個演員的能量。演《桃姐》時,她對戲中母親金姨喝斥:「仔你就當寶,我你就當草!」江美儀演這一幕時腦海裏想起自己的家庭:「我想起父母偏心妹妹;也想起外婆,她是重男輕女的。」

有人說,不如讓男友養你,我性格做不到依靠男人,依賴人就必需受人氣,受人臉色。

江美儀

江美儀。攝:Billy H.C. Kwok/端傳媒

談到那位「重男輕女」的外婆,江美儀有一種敬畏。在她口中,母親是個「事事倚賴丈夫的簡單女人」,相反外婆的強悍,令江美儀留下更深印象:「她出生在晚清,活至百多歲才於前年離世。雖然出身大戶人家,別人纏足她不纏,別人十來歲出嫁她不肯,拖到廿多歲才嫁外公做四姨太,婚後也不理丈夫。我小時候和她共住,記得她很兇,她是那種『老娘愛做什麼便不理別人』的人,在客廳倒頭大睡便睡,喜歡抽煙便抽煙,脾氣大得會打人,有個綽號叫『灣仔鐵人』,人人都怕她,都不能接近她拿好處。我覺得,外婆多厲害…… 或許,我跟她有點像。」

經過跌跌碰碰,江美儀才練就「女鐵人」般硬淨。和現任男友吳君祥(吳君如弟弟)拍拖10年並已同居,沒計劃生孩子也就不結婚。雖然被娛樂記者訪問了無限次「為什麼不結婚?」但江美儀鐵定了心,覺得一紙婚書不能證明什麼,在一段關係裏找到自己才是上策:「上一次戀愛給我很大教訓,我失敗在於太遷就別人,讓對方肆無忌憚,失去了自己。以前是我做菜在家等你回來吃飯;現在我煲湯不是因為要煲給你喝,而是我想喝,我不介意給你盛一碗。這種態度很重要。我跟現任男友約法三章,我不會做飯不會收拾房子不會跟你母親一起住。」江美儀說話沒尾音,她說,跟男友各有空間,大家自由自在:「有人說,不如讓男友養你,我性格做不到依靠男人,依賴人就必需受人氣,受人臉色。」

女漢子的內心其實十分脆弱,2007、2008年間,在亞視工作低潮,江美儀出現情緒病徵:「我抱着小狗坐在天台的搖搖椅上,望着天空一直哭,心想為何沒人找我演戲?」雖然現在工作量增加,但也因為情緒過度虛耗,仍在服用藥物「血清素」。江美儀透露,娛樂圈很多人患情緒病,只是外界不知:「普通人不會像我們這一行業般,經歷這麼多情緒起伏。你試想,早上拍戲劇情說我為父親哭喪,晚上卻興高采烈地出嫁。別人幾年的情緒,我們一日之內用光。我常說,我們耗用的情緒比別人多,恢復的時間比別人少,怎會不出事?但要命是,演戲給我的情緒起伏,我很享受。」

馬死落地行,我也可以轉行,但我不忿呀,我很喜歡演戲,演技也不差,我不甘心呀!

江美儀

離開亞視加入無線後,江美儀算是吐氣揚眉,走在街上,也有人喊她Head姐、三太太(《名媛望族》角色)。然而江美儀從沒鬆懈:「我沒覺得自己有特別成就,特別是娛樂圈現在如此『動盪』,只剩下一個電視台,亞洲電視差不多沒有了,我會覺得自己是什麼?who am I?有時覺得迷失,我始終是一個沒有安全感的人。」除了電視,江美儀還開拓電台、舞台劇、電影等工作機會。

無線電視男藝員陳國邦,早前在臉書發出公開信,述說一個愛演戲的藝員在大台的心情,江美儀邊讀邊哭:「那種感慨是,終於有人公開說出這些,套用一句潮語,陳國邦『終於要爆啦』,我身同感受,我們都在努力告訴別人我們有價值,我們是那種你給我10元,我用12元辛勞回饋你的演員。」面對一台獨大的狀況,江美儀這樣回應:「有前輩教我:『大家鬥長命啫』(看誰命硬),一個演員的價值,不應該掌握在幾個人的決定裏。回到基本,為何香港只有一間電視台?」

筆者申明,我是受到江美儀演技吸引,主動邀請她訪問。過去幾年,看她演出,總覺她演的角色嫵媚而不做作。訪問做了兩小時,我一直想解釋,為何江美儀有這種魅力,骨子裏有一種騷,不惹人反感。原來她有一種率直和自信,是做作不來的。訪問中途,我死纏一個題目,江美儀嘴角含笑,伸出一隻手指關掉我的錄音機,告訴了我一些事,內容是什麼不重要,但我記得那隻手指在空中伸出來的姿態很性感。

言談之間,她又像親切的姐妹,跟筆者分享護膚心得:「記得洗臉別用熱水,要用冷水;廿歲就要開始護膚,每天敷面膜是必須的…...」訪問中途,她忽然喊停,我以為自己說了什麼話冒犯她,怎知她說,因為談得太興起,肚子餓了。我們在便利店買來蛋糕,她在攝影師鏡頭下吃得津津有味,我忍不住說:「我以為女明星不吃東西的」,她笑我傻,說自己很愛吃。

訪問到尾聲,我們談到演藝界前路不明,問她有否考慮過退出娛樂圈,她回應時,蛋糕也來不及吞下:「馬死落地行,我也可以轉行,但我不忿呀,我很喜歡演戲,演技也不差,我不甘心呀!」說到激動處,她連珠炮發,蛋糕屑從嘴角噴了出來,場面搞笑。談到對演戲的熱愛,江美儀焦急得像個緊抱皮球不讓人搶去的孩子,在初秋的陽光下,44歲的臉上泛起了幾條幼紋,不過,比起美圖秀秀PS那種無瑕膠面,這張臉更耐看,更有人味。



原文連結



No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