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2-08

【輔仁媒體】散彈一號:自由軟件系統成就21世紀資訊年代,亦打死好多科技大公司 (832)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Duncan Hull)

(photo via cc Flickr user Duncan Hull)

冇乜人會明我日日俾版權條例修定洗版有幾痛苦。

一方面我好明白網絡大眾唔gur啲乜,另一方面我又唔想潑冷水將我鬱藏咗十幾年嘅無奈 ‪‎braindump‬ 出嚟。即係你想象下啲老屎忽爭取咗幾十年咩民主中國但係發現無論現實同理論都行唔通嘅時候,嗰種「認命」心態,嗰種又想改變又睇死自己嗰種心態。

無論係經濟學、哲學、法律、科技層面,「版權」成件事都係充滿矛盾同無奈。

可能大家未必知點解今時今日啲科技公司會咁犀利,咁好賺。話說三十年前有條左翼/左膠程式員,因為唔想軟件嘅版權俾資本家大財團壟斷,所以吹咗好多水,講咗好多理念,寫咗份叫《GNU 宣言》嘅東東(唔好問點解同《共產黨宣言》個名咁似),號召咗幾百幾千個義工,一齊構築一個叫做,任人用,一仙都唔收。今時今日,佢嗰套嘢已經係世界上大部份雲端伺服器嘅基礎,另外亦都成為咗 Android 入面嘅重要組件之一。所有資本主義世界嘅科技公司,都或多或少用緊呢啲「自由軟件」作為佢哋一統天下嘅踏腳石。

如果呢條左X當年冇搞壇咁嘅嘢出嚟1,冇掀起一片「自由軟件」嘅熱潮,今時今日阿 Mark Zuckerberg 仲係咪咁風流可以幾年之內搞得到一個市值幾百億嘅公司出嚟? Google 有冇可能喺幾年內砌到一個手機平台出嚟?根本冇可能。

喺十幾廿年前,GNU 個系統2仲未成熟嘅時候,其實有間科技「明日之星」公司叫做 Sun Microsystems。大家未必聽過佢個名,但都可能聽過「Java」,都係佢哋當時嘅產品。但佢哋當年係主力賣伺服器嘅。科技泡沫未爆之前,呢間公司市價兩千億。美元。點解市值咁高?除咗科技泡抹之外3,其實主要原因就係當年啲人以為佢會食到互聯網條水。你諗下,如果 Google, Facebook, Amazon 呢啲公司,每部 server 都要高價向佢買,咁仲唔係賺到仆街?

點知中途殺出個程咬金。 Sun Microsystems 收皮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係 GNU 呢個免費任用嘅系統,基本上提供咗一樣嘅功能。你諗下,當你賣緊一部 server 十幾廿萬嘅時候,人哋用一堆平價硬件軟件就做到你七八成嘅功能4,咁你仲食啲乜?

呢個故事俾到咩啟示大家呢?就係原來有班左翼痴線佬,可以設計到啲估值 N 億美元嘅軟件系統出嚟,然後免費派街坊。咁樣佢哋做福人群之餘,亦都打爛咗好多人嘅飯碗。

大家如果唔係寫開軟件,未必感受到呢件事有幾震憾。我真係唔識解釋呢件事有幾變態,不過我都係試下講啦。而家我哋話搞「科技創新」。點解有得創新?因為啲基本嘅組件,好多已經有人寫咗,仲要係免費任用。例如我搞個 startup,整網站咁話啦。今時今日,一個 startup 可能第一個版本嘅產品係兩三條友用幾個月寫好嘅貨仔。但呢啲嘢背後嘅組件同操作系統,係 N 條友花咗 N 年時間嘅成果。而家你撳個掣就有得免費任用5。好多時你想喺個產品加個功能,真係撳個掣,改少少設定,寫多幾行 code,半日內就搞掂。如果要由頭自己寫?真係俾多一百條命我都寫唔完。

點解啲軟件撚咁勁寫到咁多花款嘅產品出嚟?無他,因為啲基礎組件已經有人寫咗,任你用,等你有時間專注做啲「創新」嘢。呢種「共產社會」嘅威力,真係好強大,我諗行外人未試過真係唔會明。我試下舉幾個例子。例如你寫文咁,試想像下網上有幾萬篇高質範文,由世界頂尖文學家集體修訂,然後你可以任用呢啲文。連啲咩「二次創作」都唔使,你鍾意照抄又得,改咗個主角嘅性別同髮型變成另一篇文又得,甚至呢度抄幾句,貼落另一篇文又得,改寫結局又得,總之免費任改唔嬲;又例如你做音樂創作,試想像下呢個世界大部份嘅音樂都可以任你 mix 任你執任你改,溝溝埋埋就可以成為一首新歌,仲可以拎去賣錢;又例如你做動畫嘅,試想像網上有幾千幾萬個 2d 同 3d model 任你用任你用,你作個米奇老鼠同比卡超嘅故仔,download 佢哋嘅 model 落嚟寫幾句 script,咁就可以整到一個簡單嘅《米奇老鼠 x 比卡超》動畫。你覺得不可思議?呢個情況喺軟件行業係日常工作嘅一部份。我哋整任何功能之前,首先第一件事係查一查網上有冇其他人已經做咗,有就試下 download 落嚟用。

點解咁大隻蛤乸隨街跳?一開始就真係因為有班傻佬,為咗奉行某種「軟件左翼」偉大思想,砌咗第一批「自由軟件」出嚟。然後,免費嘢梗係有人用啦,啲用家發現,咦,幾好用喎,不過呢度有個 bug。因為唔少用家本身都係軟件撚,咁佢哋又會嘗試去 fix 咗個 bug 去。咁呢個用家,可以選擇將佢個 fix 拎出嚟益街坊,亦可以自私收埋唔俾人。嗱,呢個世界好多人都係自私嘅。不過,自私有代價。當呢啲軟件出新版嘅時候,咁自私撚就要諗辦法將啲私伙嘢重新套用喺啲新版軟件度。通常咁樣做好煩,所以最好嘅方法,就係公諸同好,等大家都用同一個冇 bug 嘅版本,咁就唔使自己成日維持一個私伙版本。

所以,喺軟件行業,越係免費嘅組件就越多人用,越多人用就越多人去改善佢,然後嗰舊嘢就越好用。好多時要俾錢嘅嘢,質素反而仲差。

另一種情況,就係你自己自創咗一套軟件組件出嚟,本身唔使公開任人用嘅,但你又諗下自己平日免費用咗人哋咁多好嘢,冇理由咁仆街少少嘢都唔回饋返俾大家嘅。所以當你整咗啲軟件出嚟,覺得出面應該都有人用得著,你又唔係靠佢賺錢嘅,咁你就可能會將佢公開等大家有得用。當然大部份人唔係左翼傻佬,唔會將有得賣錢嘅嘢都拎出嚟任人用。但好多時,啲軟件組件本身唔可以直接賣錢,反而你公開咗俾其他人用,佢哋幫你改良嗰舊嘢,你自己都可以免費用得返。

呢種幾近「共產社會」嘅情況,係行外人難以想像嘅。我甚至可以話,軟件行業嘅慣例,好可能係近代史上最成功嘅共產主義「經濟體」。

我自細就係喺一個咁「左翼」嘅環境長大6 。你話喇,原來呢個世界慣例係我手痕改下你歌詞,又唔影響你收入,又唔係賺錢,咁又犯法;原來我將你張圖改少少整啲得意嘢娛人娛己,咁又犯法。我有咩感想?

可能有人會話「你條左膠(即係筆者我)死開啲啦,唔使搵食咩!?」但係,奇怪喇,點解矽谷嗰班軟件撚咁好搵嘅?就算香港做軟件環境幾差,都未必差得過啲寫字寫歌畫畫嘅 artist。

我唔知喺其他創作行業要整一啲有用嘅嘢出嚟有幾難。我只可以話俾大家聽,喺軟件嘅行業,如果大家唔係分享基本組件,互相扶持,而係由零開始做起,咁就算你幾叻都好,你寫十年都未必寫到任何「有用」嘅嘢 7)。

當然啦,你可以俾錢解決問題。曾幾何時,微軟、Sun Microsystems等等嘅公司就係諗住食呢條水。咁樣嘅世界唔係唔得,不過如果歷史真係咁樣發生,啲十幾歲𡃁仔、啲咩「神童」邊度嚟幾萬蚊買個貴價微軟伺服器? 你要知道,你見到一間軟件公司市值億億聲,背後其實係執咗幾十、幾百間失敗嘅 startup。而你事先唔會知道邊間會成功、邊間會失敗。而家最興講「lean startup」,所以行內最出名嘅 Y-Combinator 投資 startup,第一輪最多都只係每間俾十幾萬美金。

如果以當年嘅貴價軟件去計,啲 startup 買完基本架生工具已經可能用咗一大截嘅資金。當個產業有咁高嘅入場門檻,成個行業嘅生態會好唔同。大家會變得保守,唔敢投資試新嘢,行返舊路,甚至係駐足不前。唔好講其他啦,當年微軟強勢壟斷市場嘅時候,連你個 browser 都停留咗喺垃圾 IE6 好幾年。創意?咩創意?你就算賺到錢,隨時收入嘅一大半都嘔返俾微軟。個情況就正正好似香港啲貴租咁。你賺唔賺到錢都好,最後都係業主賺晒。

老老實實,如果當年唔係有班傻佬為咗一堆好左翼嘅理論,好可能真係會發生上述幾間大公司壟斷市場,科技行業駐足不前嘅情況。如果你喺 2000~2002 年問啲行家,就算係最狂熱嘅「自由軟件傳道士」都會話你聽微軟好可能會「一統天下」,所以大家要大力對抗先有機會打倒佢。好彩呢件事冇發生唧8

我識少少經濟分析嘅,我知道軟件世界嘅經濟模式,未必可以套用喺其他行業度。軟件產業有幾種特點,令到呢種幾近「共產」嘅經濟模式可以有效咁運行。但係,諗返轉頭,廿幾年前嗰班傻佬日日講「自由軟件」,講要解放啲「私產軟件」,令到全世界所有人都可以享受公有軟件嘅成果⋯⋯ 嗰陣都只有傻嘅先覺得可行。當年一個 C++ compiler 都賣幾百蚊美金架大佬,你免費派街坊?!痴撚線,唔使食飯呀?9

知識產權有個特點,就係抄一份 copy 基本上唔使本。呢樣嘢本身就同一般實物產權有好大分別,亦都係點解軟件行業局部「共產化」都行得通。喺傳統共產社會入面,所有人都要勞動,咁個社會先至可以夠資源維持運作。但係如果講緊知識產權,呢件事就好唔同。因為只要小數人肯投入「勞動」(即係創作)回饋社會,咁全世界嘅人都可以受惠。無論呢個世界有幾多人,成本基本上都係一樣。呢種特性正正付合咗左翼論述嘅「後稀缺」(post-scarcity) 社會特質,所以其實喺一個「無知之幕」嘅角度,我哋其實可以重新構築對「知識產權」嘅認知,而唔需要認定佢一定要跟返傳統業權嘅制度。老老實實,我真係唔知點解世界上咁少左翼人士考慮呢個問題,反而走晒去喺幾萬蚊尺嘅地方耕田⋯⋯。

所以,如果你問我真心對版權法有咩睇法,我只會話將知識產權當做一般嘅業權咁處理,根本上就好有問題。大家連基本論述都未有,一跳就跳到去咩 Berne Convention, TRIPS 呢啲嘢度。冇架,其實講到國際法,已經唔係本土政治咁簡單,咁普世嘅嘢基本上冇得搞。大家講咩豁免唔豁免,對我嚟講簡直係好似話俾人非禮好過俾人老強咁嘅款。至於一般人對法律嘅「理解」,對修定嘅理解,我真係岸郊嘢吾賞理‬10

講到呢度,我想澄清一點。雖然我講到知識產權好似係根本上係一件好邪惡嘅嘢,但其實唔係。軟件行業個「共產」制度做得咁順暢,其實正正就係靠知識產權嘅法例保障所有創作者。軟件業內嘅做法,唔係叫人放棄晒所有版權,而係利用版權法對創作者嘅保障,訂立大家都要跟嘅規矩。其中一種最「共產」嘅玩法,就係任你用,不過如果你對個軟件作出任何修改,就需要以同樣條款俾其他人任用。違反呢啲規矩嘅人,除咗犯版權法,仲會喺業界成為過街老鼠。所以,寫軟件嘅人撳個掣 download 咗一堆組件之後,第一樣嘢就係睇個授權條款 (software license) 合唔合適。平時大家啲咩「用戶使用條款 (EULA)」都係隨便撳「接受」就算架啦11,但對於自由軟件嘅授權條款,大部份行家都會認真去處理嘅。當然,大部份人都唔係法律專家,唔會對條文字字精通,不過啲條款嚟嚟去去都係得嗰幾隻,見得多就知規矩。

所以你問我,我對知識產權有咩睇法?我其實又唔係完全係「共產主義」者。起碼我唔會話抄嘢無罪,我唔會叫人解放所有私有知識產權。我只係想「左而不膠」咁帶出一個訊息,就係大家其實可以考慮做下「傻佬」,將一啲有實用價值,或者有公共性,或者有文化價值嘅嘢,公開出嚟俾大家用。我講嘅嘢,同傳統「共產主義」唔同。因為只要有少數傻佬肯做先驅,咁呢個雪球就足以越滾越大,個餅可以做大做闊做多,大家願意分享,甚至係「被利誘參與」分享,咁先至係促進社會創作嘅方法。

作為一個卑微嘅打工仔,我梗係冇得公開我僱主嘅任何嘢啦 (大佬唔使食飯呀?),但係工作以外嘅嘢,例如《粵典》嘅內容咁,我係身體力行架。所以《粵典》嘅內容,只要係我哋自己整嘅,全部都公開資源。(暫時唔俾商業用途,不過我哋只會做十年方丈,十年後自動變成任用。你哋唔使咒我哋快啲死。)

我聽擇言講,其實粵語嘅語料、詞典等等嘅資源唔係冇,學術界都做唔少呢啲工作。不過啲人各自行山,冇 funding 就事但將啲資料印咗出嚟就當做完,然後冇下文。因為版權嘅關係,好多時就算你有心繼續做落去,都唔可以隨便用嗰啲冇人理嘅資料。當下一班人有funding,唯有由頭做起。其實咁樣好浪費。

大家知道砌詞典,整語料庫呢啲工作,就好似愚公移山咁,做好多年都未必「做得完」。你以為愚公好蠢?起碼佢聰明過禮義廉嘅議員。愚公識得叫啲後代繼續做移山嘅工作,而禮義廉啲議員就叫人「你有本事就自己搵座山去移,做乜要搞我嘅山頭?」事實上,喺整詞典呢啲卑微嘅文化工作層面,冇任何人「本事」到可以完完整整咁砌一部詞典出嚟。一定要慢慢咁由好多人長年累積,先有一部用得嘅詞典。

我喺度再澄清一次,作為一個 legal positivist 我係尊重版權嘅。不過,我接受法律,唔代表我唔認為陳鑑林呢種心態蠢過隻豬。事實上任何「你咁叻自己做」係 on9 到冇朋友嘅諗法,真係蠢過隻豬。任何創作,必定係根據自己嘅文化背景,參合自己身邊各種嘅材料題材,再重新組合成為一個新嘅作品。點可能係由零開始?呢樣係文化創作嘅基本常識。

如果大家有最基本嘅謙遜,就知道無論任何人嘅創作有幾偉大,都必然係「企喺巨人嘅膊頭上面」進行嘅。任何人妄想自己可以完全「獨立創作」,繼而打算將佢嘅作品完全私有化,絕對係一種狂妄無恥嘅諗法。你話呢個係佢嘅「合法權利」,咁咪係囉,法律上係咁寫。但咁嘅諗法,就好似你老逗好有錢,佢俾幾千萬你買樓,你話係「靠自己嘅努力去買,你有本事咪自己賺錢囉」一樣咁仆街。

嗱我唔係左膠,我唔會叫大家咩一定要嘔晒自己畢生心血出嚟貢獻社會。但我會自己做少少,盡力做,希望大家都跟。起碼大家有少少感恩之心,有少少廉恥,上咗位之後,或者衣食無憂之後,嘔返少少嘢出嚟。(唔係要錢!係要文化資產!你話香港冇文化,只不過係啲方丈收埋晒!)其實大家有咁嘅心,每個人做少少,咁樣可能已經好好。我上面都講咗,其實只要有少數傻佬肯做,然後雪球越滾越大,個情況就會好唔同。

至於版權修定乜乜乜,事但啦,我上面講嘅嘢全部都同版權條例咩豁免咩刑唔刑事無關。係呀,刑事化係仆街,當年搵條唔知邊度變出嚟嘅法例告鳩陳乃明已經係仆街中嘅仆街。不過呢啲嘢大家都知架啦,唔使我重複多次。但無論你點修點改,個問題始終唔在於咩情況下抄得,咩情況下唔抄得,而係啲創作人太多無謂方丈,或者個經營模式俾資本家壟斷咗,進入咗一個「你又唔分享,咁我梗係唔分享,點解我要益你呀」嘅惡性循環,甚至創作人以「我係方丈」自豪。一旦進入咗呢個循環,其實你法律條線無論點定都有人唔開心架喇。只不過喺高牆同雞蛋之間,我同情雞蛋咁解啫。(同情唔代表我會死攬,亦唔代表同意,同情係廉價嘅,呵呵)

最後,講句,我話我係本土左翼,大家睇完篇文應該會信喇掛。

  1. 當然,歷史冇「如果」嘅。可能冇咗佢,會有另一個同佢一樣咁癲嘅精神領袖走出嚟叫大家免費寫軟件⋯
  2. 係喇我知仲有 Linux,得喇咪阻住我講故仔。
  3. 諗諗下個科技泡沫爆得咁勁本身可能同啲免費軟件有啲關係都唔定⋯ 呢個你當我隨口鳩噏啦⋯
  4. 傳聞當年 Google 就係咁樣靠平價組件起家
  5. 裝呢啲嘢仲容易過裝 Windows⋯ 幾乎係餵埋到口俾你食
  6. 利申,我基本上只係 free rider,成世人除咗捐咗幾條毛俾 Debian GNU/Linux 個 project 之外就冇咩良心回饋可言⋯
  7. 講緊對大眾有用嘅嘢。嗱,如果你有本事用半年寫個 C compiler,用兩年寫個 scripting language interpreter,再用兩年寫個 web framework,然後用多半年寫個 Facebook 0.1 出嚟⋯⋯哇你已經係神級人物。(FYI Facebook 第一個版本,而家用現成嘅組件寫,可能兩三個月寫完
  8. 諗諗下 Bill Gates 大概喺嗰個時候將個 CEO 位交咗俾佢個心腹老友 Steve Ballmer,都唔知係咪衰落嘅原因。Ballmer 呢條友兩年前宣佈辭任微軟 CEO,股價即日升咗 ~10% XDDD
  9. 據聞嗰班痴線佬最後都真係唔少窮撚⋯ 當然亦有一班人最後係唔憂米嘅,但冇 Bill Gates 呢啲資本家咁有錢囉。
  10. 真係冇理過。睇住啲人,一係唔識法律,一係唔識科技,一係唔識政治現實,以前真係嘔過太多血,放過我啦。可能今次大家對修定嘅理解冇任何錯呢!我唔知!我乜都唔知!有咩事我會 call 律師!唔好問我!
  11. 利申:我都係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