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2-31

練乙錚:加國獨立完全正當,台獨為何卻是「千刀殺」?


信報 2015年12月31日

加國獨立完全正當,台獨為何卻是「千刀殺」?

媒體披露梁特在一些不公開的場合慫恿大眾停止捐助大學,特府新聞官回覆有關的查詢,閃爍其辭沒有直截否認。有人以為梁氏之舉,純屬小氣,但那是低估了他。截斷大學直接從大眾捐款得到的資源,政府便可成為八大院校的唯一米飯班主,最終取得院校裏的政治壟斷權。

這個策略,和大陸當年搞大鍋飯給人民發糧票禁絕一切私貨供應,背後是同一個道理。梁特本事不足,社會經濟政策乏善可陳,連理應是他的手本戲的土地問題也搞得焦頭爛額而不得不向利益盟友(新界幫)埋手,據此大家便知其底細;但是,搞政治謀略,此君卻是出類拔萃,絕對不能小覷。

大陸:批台獨、批本土、批港獨

壟斷,符合大陸專制政權的政治本性和核心利益。經濟錢財方面,當然管得就管,除非管得太死觸及統治集團內部派系的利益矛盾、不得不「放」一下;思想 方面,則無此「除非」,而是不斷尋求徹底的控制。所以,2015年10月最新出爐的《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裏加了一條「不許妄議中央大政方針」,犯者輕的給予警告或撤銷黨內職務,重的開除黨籍【註1】。

在黨紀高於國法的政體裏,這樣的規條就不僅僅是黨的「家務事」。黨內妄議中央者,後面總有派系的力量支撐,直至「路線鬥爭」輸掉了,才須面對處分;換作是普通人民,妄議中央的後果,則往往迅雷不及掩耳,不待你的言論在社會上發酵。

「一國」之內的「異端邪說」固然不可容忍,「兩制」那邊出現「雜音」,也必須從嚴對待,縱不能即時滅聲封口,亦必以各種方式恫嚇震懾;《環時》12 月28日的署名評論文章〈警惕香港「新本土主義」〉,便是最新例子。文章寫得不怎麼,甚至可說稍遜該報的一貫水平:若干處出現邏輯混亂(例如作者既認為「香港大眾與主流精英對『新本土主義』反應冷漠」,但隨即又反指該理論「嚴重扭曲了香港歷史和港人意識」);其對香港剛出現的本土主義思潮冠以一個「新」 字,亦令人不知所云(劉兆佳教授翌日即在《星島》為此作註腳詳盡解說)。

文章最後以「香港『新本土主義』勢力可能會與台灣、東南亞等國家『拒中抗共』力量合流,在文化意識形態領域製造更深層次危機,同時不排除同『台獨』 勢力合流」作結,則是典型的「裏通外國」說法【註2】。其實,時至今日,「拒共」已是大多數港人日益深沉的共同心態,以之控訴、詆毀本土主義,已經沒有什 麼效力,所以要把「台獨」這洪水猛獸也搬出來,才似模似樣有點阻嚇作用。然而,如果大家把加拿大立國的歷史對照台灣,則後者的最終獨立,便有一個與大陸官方的解讀迥然不同的歷史意義。

加拿大:從殖民到建國

歐洲諸國自15世紀的大航海時代起,便陸續在世界各地設立殖民地。最早發跡的是荷蘭、葡萄牙和西班牙;英國則是後來居上,所設立的殖民地為數六七十個,遍布全球。這些殖民地的性質不一樣,大致可分成兩類:(一)殖民地的本地人口龐大、文明已經高度發展(如印度、伊拉克、馬來西亞);(二)殖民地的本 土文明相對於殖民者而言,處於十分原始狀態(如當時的美、加、澳、紐)。第一類的殖民地後來變成獨立國家,少不免先要通過一個激烈的獨立運動,跟大英帝國打仗。

第二類的情況很不一樣,關鍵是美國:美國是所有英國殖民地當中最先獨立的,英國非常不甘心,前前後後跟即將成立/成立之後的美國打了8年非常血腥的 戰爭,最後美國還是獨立了。之後,英國人學乖了,改用懷柔政策,逐步對這第二類殖民地放權,以致這些殖民地後來的獨立和建國,都是非常和平的(獨立之後,這些國家,包括打出來的美國,跟英國祖家的關係卻十分和好,對後者的好處甚多,而且個個爭氣,都發展成為一流發達國,把盎格魯薩克遜文化特別是英語發揚光 大,真正做到光宗耀「祖」)。

為什麼英國能夠那麼豁達大度看得通,自願讓其餘第二類殖民地獨立呢?重要原因之一是,這類殖民地的殖民者本身來自英國,到了當地,起先只是少數,但文化科技遠超本地土著,以致後者不是被殖民者滅族,便是反主為客變成碩果僅存無關痛癢的少數。結果,殖民地與英國之間的關係,成為「自己人對自己人」。既有一次美國獨立戰爭血的教訓,以後何必兄弟鬩牆、兵戎相向?加拿大從殖民地到和平獨立的歷史,說明了英國人走這一條開明路徑的絕對智慧。這條路徑,是分三 步走完的:

第一步,1867年,英國國會通過了《英屬北美法令》(TheBritish North America Act, 1867)。該法令規定加拿大為英屬的自治領(dominion),並賦予一個與英國雷同的政體,由三省(New Brunswick、 Nova Scotia、Province of Canada即後來的Ontario + Quebec)組成聯邦體制,行西敏寺政治制度,設上下議院,司法獨立;英國則通過自治領的總督(governor-general)繼續對加拿大行使若 干憲法權力,包括可以主動替加拿大立法等。此後,澳、紐、南非等第二類殖民地亦成為自治領。

第二步,1931年,英國國會再通過了《西敏法令》(TheStatute of Westminster, 1931),刪除了替加拿大自治領立法的權力,英國從此不能再干涉自治領的內部事務,儘管英國皇室仍然保留自治領的國家元首地位,正式名稱是「自治領國王 /女王」,但這個身份是和大英帝國的國王/女王身份分開的。也就是說,自治領的「主權」仍屬於英國,但「治權」卻分開了,屬於自治領當地;後者從此獲得實質性的獨立。這條法例對其他英屬自治領也同樣有效。

第三步,1982年,英國國會進一步通過了《加拿大法令》(TheCanada Act, 1982),取消了之前依然保有的對加拿大憲法的若干修訂權及被動立法權(後者指的是若加拿大國會提請英國替她立法,英國國會便有義務同意進行,即所謂的 request and consent)。至此,加拿大完全獨立了;國體上和英國的一些殘留「關係」,純粹是儀式。

殖民史:台、中關係等同加、英關係

無獨有偶,400多年前中國開始大規模殖民台灣,剛巧與歐洲殖民帝國的大航海時代同時。中國與台灣的殖民與被殖民關係,相當於上述大英帝國殖民的第二類;即是說,當時的台灣本土人的文明,遠遠落後於中華帝國殖民者帶過去的文明(現代學者確認台灣土著為「南島人」,血緣與大部分南太平洋島嶼上的土著相 同);經過一場一場的驅趕和殺戮之後,台灣土著也和北美加拿大的土著一樣,人數上變得無足輕重。

大家知道,台灣語言裏有「山地人」和「草地人」之分,前者指土著,後者指殖民台灣的漢人。其實,土著本來並不都住在窮山野嶺──沒有那麼儍;只不過,漢人來了之後,霸佔了沿海和平原上的高經濟價值土地,以武力把剩餘無幾的土著驅趕到山裏去了(蔡英文現競選總統,承諾之一是當政的話要給原住民道歉, 就是要對那幾百年裏發生的殖民行為道歉)。

這就是說,19世紀以來,台灣和大陸的關係,也因為台灣土著幾乎消失而變成了「自己人」對「自己人」的關係,完全與19世紀以降加拿大人與英國人之間的關係等質。

然而,與英國人同文同種的早期加拿大人,因生活環境不同了,漸漸萌生獨立自主的傾向,完全無可厚非。反對加拿大獨立的聲音有沒有呢?有,如果大家到 北聖羅倫士河左岸的一些小鎮如Gananoque等,到今天還有一批「royalists」,逢年過節歡天喜地掛的都是米字旗,這些人就是死硬反獨派的後裔,有些甚至是1776年反對美國獨立、失敗之後逃到那裏的。那些人當年已是少數,今天更成為「歷史活標本」,但也同時為民主國家裏的包容性作最好的詮釋。

加拿大獨立是好事,台灣呢?

我們可以說,史上那些要求獨立的殖民加拿大的英國人是「民族敗類」嗎?可以說在英國支持通過三條法案讓加拿大(及其他英屬自治領)獨立的議員和民眾 是「賣國賊」嗎?顯然不可以。這主要不是主觀的價值判斷問題,而是對歷史發展的客觀評價:一個獨立的加拿大,是西方乃至人類文明的一異彩,其揭櫫的「文化 多元主義」(Multiculturalism),是現代國家處理多民族共處的一個原則典範(儘管加拿大也有不光彩的排外歷史時期),經實踐證明的優越 性,甚至有可能超越美國主張的「大熔爐」(the Great Melting Pot)模式。

誠然,一個地方的人民要獨立,少不免有別的國家為了完全不同的,甚至可能是自利的原因而加以「協助」。例子之一是美國獨立運動風起雲湧之時,法國一 直予以精神上和物質上的支持,甚至出兵在一場關鍵的海戰上打敗了英國(美國獨立革命戰爭最後期關鍵一役是維珍尼亞州Yorktown包圍戰;當時英國處下 風,Yorktown的英國陸軍守軍苦苦等待海軍來突圍,但後者卻給前來參戰的法國海軍打敗了,史稱The Battle of the Chesapeake)【註3】。

美國人當然知道,法國政府採取的態度和行動, 泰半因為她是英國的世仇。然而,我們可以因為法國的機會主義做法而否定美國的獨立運動嗎?可以指摘美國當年的獨立派是法國傀儡、裏通外國的歷史罪人嗎?不是不可以,但那樣無疑食古不化。

美國獨立之後,依然懷着大量英國文化基因的新一代美國知識分子開始思考自身的使命了。1837年,美國哲人愛默生(Ralph Waldo Emerson)發表題為The American Scholar的經典演說,總結了獨立之後60年的美國知識界思想歷程,認為一種全新的知識分子將在美國破土而出;愛氏並為之作了這樣的描述:是完全獨立 的個人,以一己的、新鮮的眼光觀察宇宙,不受任何傳統和成見的羈絆,其存在形態簡單地說就是「Man Thinking」。

愛默生這篇學術講話迅即膾炙人口,有人譽之為「美國知識分子的獨立宣言」,其對後世美國文化科技發展影響巨大。沒有美國獨立革命,思想難以解放,今 天我們熟知的「科技」,可能就沒有美國的烙印。愛默生的觀點並非激進,卻絕不「溫和」,更是為什麼美國從來不搞「不許妄議中央」那一套的重要原因【註 4】。

政治獨立的正能量往往十分巨大。如果加拿大、美國等前英國人拓建的殖民地可以獨立得那麼光輝燦爛,那麼,在雷同歷史步履底下孕育發展出來的台灣獨立運動,為什麼卻是洪水猛獸「千刀殺」的呢?看來,堅持要那樣說的人,有必要借助某種「中國特殊論」才能解釋他們的說法。

「台獨」倒是有分新舊

台獨的前世不同今生。很多學者指出過,最先正式提倡台獨的是中共(或者可說是俄共與中共通力合作的產物)【註5】。1928年,台灣共產黨在上海成 立;創黨黨員當中的林日高、謝雪紅,都是來自中共的過檔黨員(台共失敗後,謝又回鍋中共,1970年病逝北京)。台共創黨大會提出的綱領,第一條是打倒日 本帝國主義,第二條是爭取台灣民族獨立,第三條便是建設台灣共和國。

現在的台獨運動,當然不是馬列主義的,而且也是非常反對中共、支持民主體制的,因此可以說是「新」台獨,有別於當年中共搞的「舊」台獨。兩者之間有 沒有思想上的一絲承傳,卻很難說;現代台獨推崇的台灣史家史明先生所寫的《台灣人四百年史》,裏頭就流露出一種社會主義思想傾向,而今天台灣的民進黨,也 是推崇社會民主主義的。然而,就算是「舊」台獨,其黨綱現在看來,也不會讓人看了覺得是洪水猛獸千刀殺的。重溫台共成立前後那段歷史,甚至有人會覺得 「舊」台獨那批人是充滿浪漫主義的【註6】。

因此,筆者認為,目下中共及其支持者對台獨(無論新舊)的批判,從中國本身的歷史及從比較歷史的角度看,其實都是沒有什麼很強的根據的。勉強說有, 大概就只得「愛國」這個心理名詞。但是,大陸今天的統治階層裏,沒多少個領導的家族裏沒有好幾個美、加、澳、紐的移民。這幾個他們心儀的國度,都是以前的 英國殖民地,都發展得比他們自己的中國好;那為什麼大陸的統治者又都那麼一貫大義凜然地「反台獨」?不是有點虛偽嗎?

本土主義在香港出現了,正如財爺曾俊華說,可以是很有益的事。本土主義者借鏡新/舊台獨,也絕不為過,就像參考美、加、澳、紐從殖民到獨立到建成令人嚮往的現代化社會的歷史一樣有益。

註1:2015年10月21日《大公報》全文轉載了新版《中國共產黨紀律處分條例》;新加的「不得妄議中央」在殺氣騰騰的第2篇第6章第46條 http://news.takungpao.com.hk/mainland/focus/2015-10/3222010.html
註2:12月28日《環時》署名「樊鵬」的評論文章〈警惕香港「新本土主義」〉全文見http://opinion.huanqiu.com/1152/2015-12/8267432.html
註3:是次海戰的前因後果,可參看維基有關詞條 https://en.wikipedia.org/wiki/Battle_of_the_Chesapeake
註4:愛默生該篇講話的原文見英文Wikisource:https://en.wikisource.org/wiki/The_American_Scholar
註5:見本欄2012年1月13日的絀作。一個免費閱讀版本的連結是 https://www.thestandnews.com/politics/ 台獨綱領源於中共-分離意識止於民主/。
註6:參考台灣學者林瓊華寫的《流離時代的尋光者-台灣女革命者謝雪紅的真理之旅(1901-1970)》http://twcenter.org.tw/g02/g02_13_02_06.pdf

練乙錚 特約評論員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