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2-13

【蘋果日報】葉青霞:最嬲政府當市民白痴《新紮師妹》編劇:香港比「Sir」字更荒謬 (826)

【專題籽:人言無畏】
最搞笑的香港男演員,我覺得唔係周星馳,而係許紹雄搭周驄。《新紮師妹》內「方鍾Sir」呢個笑位,睇十次,笑廿次。警察許紹雄為了令黑幫大佬周驄相信自己真的叫方鍾Sir,於是寫了個中英夾雜的"Sir"字,原來是由編劇之一的陳詠燊「腦作」。因為荒誕,所以難忘。小人治港,蠢才當道,他認為香港現在是本Sir字典,膠事常出現,離奇過小說,更說以他功力,絕對編唔出咁反智、咁惹人𠝹凳的劇情。望住個Sir字,我忽然笑唔出。

只要你把大話講到似層層,就會有!人!信!戲中,周驄看到那個Sir字,還謙遜地說:「真是活到老學到老!」現實很多周驄,可惜沒那麼可愛。他們有個外號,叫真心膠。政府把謊言加層糖衣,loop兩loop,他們就信,五毛都不用付。佔領便是真暴民,發展就是硬道理。陳詠燊說:「Sir字尚算係情理之內、意料之外嘅設計,但香港𠵱家係情理之外、意料之外,嚴重N倍。我以為嚟我facebook留言鬧我嘅人都係五毛,後來去睇佢哋嘅頁面,先發現有啲根本係正常人,咁先驚。」

「寧願輸畀梟雄,唔想輸畀狗熊」

自己屋企俾政府搞成咁,當然要寫,他的時事帖文有發洩有提醒,主要是不忿官員當大家弱智,「你要溫水煮蛙,你估香港人唔知咩?坦白講,好多香港人為咗錢,真係願意讓步,但至少你要留顏面畀我。民憤咁大,正因為你真係當我哋係儍的嗎。我們寧願輸畀一個梟雄,都唔想輸畀一群狗熊。」為官的、議會內的,很多大聲夾冇準,都「明張目膽」表演思歪把戲,「佢哋實在講太多連儍人都覺得有問題嘅對白,反國教有人叫吳克儉落台,樹根話咁同焚書坑儒有乜分別,元秋又話飲東江水要感恩,仲有『三條跑道總好過兩條跑道』同慈母論等。政府想管理好呢個地方,你一係同我哋好好地傾,一係你請幾個勁嘅編劇將啲對白寫到冠冕堂皇,否則你咪搞啦!」看到膠官輪流獻世出醜,他亦想用周星馳式對白反問:「做乜箒你」。
問題係,無論你講幾多次,白眼反到後腦都好,我們還是奈佢唔何,然後習慣硬食,「現在香港令我最嬲嘅係『荒謬疲勞』正在蔓延,荒謬事情太多,大家都慣咗。應憤怒嘅人,變成覺得係咁㗎啦,冇辦法㗎喎,即係傳說中嘅『膠』都費事派,然後香港就會變成恐怖嘅死城。我做咗咁多年香港人,未見過好似𠵱家咁嚴重。」有班香港人在自說自話,自鳴得意,好像有個平行時空;又或者我們正在一齣荒誕劇之中,個個都喺度扮嘢,但演技又好屎。
如果我是陳詠燊,會有點無奈,因為本來他在facebook多寫愛情散文,輕輕鬆鬆,可是那些針砭時弊的帖文贏得更多like及share,「我梗係想大家like我寫嘅愛情post,因為愛情先可以賣書嘛!」可是生於亂世,文人好像都有點責任,像魯迅、像胡適,「厚顏承認自己都叫識寫幾隻字,係有責任導人向善,文以載道。」所以他淺白地寫政治,希望影響一個得一個,「影響到一個都係一個功德,等佢做香港人嘅戰友都好吖!」
他說香港是一齣中段失了控的勵志片:主角隊友不合群、對手比想像中強很多,如何收科?「我哋唔好只係將努力放喺排兩個鐘、慳$22.5買雪糕,而係燃起心中團火去抗爭。」他提到電影界前輩曾對他說:「講和首要係我比你好打,如果我唔夠你打,我是來求饒。」我要真和諧,唔係假河蟹的話,人民的力量一定要壯大,取回平衡,那齣荒誕片才會落幕,勵志片才能真正的勵志。

攝影:劉永發
編輯:陳國棟
美術:孔文彬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