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12-18

盧斯達:看主人面打狗 (909)

shit

社民連的黃浩銘,在立法會外面打示威者。有以「示威者先動手」為黃浩銘解話。

<&>

【網絡23條二讀】熱血時報主持Christine 指有示威者遭到社民連黃浩銘揮拳襲擊,雙方發生爭執。

Posted by 理大編委《理大學生報PolyLife》 on Thursday, 17 December 2015

<&>

【網絡23條二讀】黃浩銘涉向蒙面示威者揮拳立法會今晚未能表決《2014年版權(修訂)條例草案》的「中止待續」議案,要待明早續會再討論。因示威者不滿民主黨未肯加入拉布,故黃碧雲今晚到示威區發言時,隨即被示威者包圍,場面一度混亂。同一時間社民連副主席黃浩銘就阻止其他人上前示威,與一名蒙面示威者發生推撞,並一度揮拳。本台主持Christine拍攝到有關過程,黃浩銘不斷呼籲她報警。(8:20 PM)

Posted by PassionTimes 熱血時報 on Thursday, 17 December 2015

無論怎樣,手是動了,泛民急了,因為長年靠「泛民vs建制」結構作綜援配給式選舉工程的他們,與民意脫節。他們日復日的打議員工,突然發現外面集結了一班群眾,反對著一條他們完全不明白內容的議案。上網?平時都是助理搞的。網絡mix版權,這班人過五十的老人,識條鐵咩?

於是他們就算有美帝傳媒護航、吹捧,也是反應慢、身影醜,在立法會外,被人噓到連話都說不出來。

黃浩銘也許可以好像一年前,反新界東北的那一役,在群眾動手之前撲出來,質詢、阻止、反問,打掉民眾動武的那股元氣;但現在也許是不行了,而泛民長期面對民意,都是用「一切都是熱狗搞鬼」,他們連自己都催眠了。但網絡議題是一個他們不熟悉的異域,他們心底慢慢也了解,這不是甚麼熱狗,熱狗在區選大敗,選舉(仕途)主義的他們心裡快慰,也令他們無法再繼續認定,都是熱狗派人狙擊。

當他們踏出《蘋果》、《明報》那些傳媒營造的假世界,他們發現自己並不是那麼受歡迎,不是那麼玉樹臨風、憂國憂民;他們在議會外不是像昂山素姬那樣揮手微笑,而是聽見環迴立體聲的「收皮啦」。尊貴的議員,被圍著走不出去,很狠狽,這些動作,沒甚麼意義吧,但純粹羞辱一下平時高高在上,自以為代表市民、但藍血而一點民意觸覺都沒有的泛民貴公子貴婦,也令人有一下快慰。

民眾的心理並不是那麼難懂,只是泛民口裡說不,身體已經溶入建制,有車有樓有跟班,是實實在在的建制派;小民的心思和憂慮,這班高級中產不明白的。

黃浩銘打人的時候,那個騎劫光復行動、「代」行動者道歉的Figo Chan也在。黃浩銘那股鬧事的模樣,一股黑道氣,幾十秒,我們就看見社運圈的本質。

政客、議會裡的老細不得人心;幫閒跟班泊車仔,搶先動手兇人。這些資深社運在政治衝突的現場,如陀地睇場;佔領時,陶君行在學聯去旺角的時候,也不面紅的說「呢度我睇既」。那麼打狗看主人面,打狗同時也是打主人,黃浩銘自己依仗泛民和梁國雄的議員威風,作威作福,自我感覺良好妄想為民請命,當下報應來到,各安天命,到時打人的可以找Figo Chan代為道歉。反過來說,黃浩銘要扯一個示威者的面睪,就是扯所有蒙面者的面罩,針對那些「不是他的人」。黃浩銘一直扮演一個大言炎炎不設實際的理想青年,省省吧,收皮吧,你信的還不是黑社會集團幫派的邏輯?

以前黃浩銘全力支持「和平佔中」,自我FF了一個將非暴力當成信仰(而非策略)的「泛民版.甘地」出來,那麼被人打之後還手,怎麼都是要罵不還口、打不還手,否則輸了整場運動,不能爭取中間派支持。

現在有人做黑面打人,黃浩銘應該馬上展現其聖人筋骨,否則他和他的路同人平時批評以武制暴、口罩蒙面之類的stand point在哪裡?以身作側,當仁不讓,就是你了。

有個都市傳說,謂《叮噹》的終極結局,是大雄乃一名自閉症患者,無所不能的叮噹只是他幻想出來的東西。泛民靠六四、普世價值、中美茶禮三座大山廿年,現在坐食山崩。叮噹都會無電,大佬越做越縮,自身難保,寸步難行,跟大佬都跟個有前途的。黃浩銘的港豬村要滅了,網絡廿三條要過,大家一齊死,你這個村長恐怖做不了多久。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