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1-19

【輔仁媒體】雞蛋兄弟:「屌你老母」只係隔靴搔癢!學下真正粗口啦,港燦! (2085)

保險 小孩 細路 屌你老母

(以下內容涉及粗口,不喜都唔關我事)

早上上班時段,車廂擠滿了人。我被逼到車廂左側的玻璃,眼前人頭湧湧。
正要離開大圍站,一對男女突然高聲對罵:

「喂,呀嬸!你踩到我呀,屌你老母,睇路啦!」
「屌咩呀屌~我屌你呀~」
「屌你老母啊!踩到人都唔道歉?」
「我屌你呀~晨早流流痴孖筋~」

短短一個車站的時間,這對冤家互相抽插不下廿次,中段至高潮轉戰兩家伯母,最後再勞駕祖宗為兩人洩火。惟獨興奮過後,雙方面紅耳赤,氣喘如牛,只見車門一開,女的走了,男的立馬坐下,拿出手紙抹掉頭上大汗。

「哈!」我依舊靠著那塊玻璃,嘴角卻不禁揚起。有什麼好笑?當然有,兩人吱吱喳喳的吵了半天,卻不得要領,兩敗俱傷。要是我搭嘴,你信不信,一句就講完?

早前網上起了爭論,關於「老母」一詞是否粗俗。一眾文人雅士引經據典,指出「老母」只不過是MOTHER,無需避諱。以我說法,引證「老母」是否俗話其實多此一舉,先別說「老母」二字,即使是「屌你老母」四字全出,這詞要說粗俗也只是剛巧合格。粗什麼粗?君不見兩位開口屌屌聲正如呼吸停頓,卻沒有「此話一出,無人能擋」-那種震懾全場之氣魄?真正的粗口,不是信口開河,而是以言語表達一種最深的怨恨。說者願意不計代價進行人身攻擊,誰先說了,就佔盡了你的地,任你如何反抗也就脫不了身。所以,「屌你老母」固然是自降身價操了別人的媽媽,但始終放開得不夠多,加上耳熟能詳,毫不新鮮,故只屬次等之列。留意你身邊,說「屌你老母」的人反而可以交個朋友,因為這世間上還有更多人,會說比這更難聽的話。

本年度最猛的這一句粗口,我前幾天就聽到了。那是一段網上短片,而說出口的是一個妙齡女生。片長一分半鐘,但我到了一半卻是如何也聽不下去,主動投降。

明明外貌娟好,怎心腸如此毒辣?翻查背景,原來這位女生受公司指使,為求結束紛爭,故不得不說出這這句金牌粗口——「我是一個中國人。」好好的一個台灣人,說自己是中國人,言下之意是什麼 ?就等於車廂中的呀嬸不自覺的踩了呀叔一腳,然後再踩兩腳,最後爆粗:「我係中國人,吹呀?」

無錯,你真係吹中國人唔脹。中國人就是硬道理,黑金水貨拉屎插隊偽造綁架都是正當的,你揮旗就是港獨,我插隊就是文化;你出書就是間諜,我綁架就是執法,這就是每一個現代中國人都要負上的代價。而當一個人能夠甘願承認自己是中國人,承擔了種種惡名來勝出這場紛爭,而你還自認是香港人,下一句仲想講「仆你個街」呢種劣等香港粗口,是不可能會有爭執空間的。「人無恥,則無敵」,你只係咒佢仆街,但佢一句「我是中國人」就道出了自己是可以多無恥,縱然踏破鐵靴(當然係你著緊果對)也是可以體諒的。你說這句粗口,是不是很絕?

所以我話,任憑佢兩個屌到天花龍鳳都好,都唔會夠我呢句「我是中國人!」咁勁。咁當然你都可以屈佢話:「你是中國人!」來嚇下人,只不過如果佢話佢唔係,咁兩個香港人,咪惟有繼續屌屌下,最後拍下手板,算鳩數囉。

一開波就講明自己喺中國人,咁對方仲有咩好講姐?

學下真正粗口啦,我地呢班台港燦。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