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10

【am730】周顯:政經密碼 - 移民二代最討厭新移民 (248)


3年前,我在某網站寫了一篇文章,指出希特拉非但是奧地利人,而不是德國人,還很可能在兩代之前有猶太人血統。
在此文結尾,我加上了一句:「我之所以寫下這一篇文章,是因為有一天同朋友聊天時,說到香港有很多新移民的後代,卻偏偏很歧視新移民,我的評語是:『唓,希特拉都係咁啦!』朋友不信有這回事,我特意找了資料給他看。」
日前本土派猛將梁天琦被發現了他的新移民身份,引起了本土派的一場政治風波。對於政治,本人一向保持立場中立,只從科學的角度去看,不表個人意見,這次也不例外。而本文,也並不是一篇政治評論,只是科學地去探討政治心理學。
 
話說在一千多年前,唐朝的詩人司空圖有一首叫「河湟有感」的七言絕詩:「一自蕭關起戰塵,河湟隔斷異鄉春。 漢兒盡作胡兒語,卻向城頭罵漢人。」這就是人們常說的,「漢人學得胡兒語,走上城頭罵漢人」的來源。人們當然可從民族主義或從倫理道德角度討論。但是,我作為一位科學家,卻不免去想:為甚麼會有這個現象的出現?
事實是,以上現象反而是普遍共相。當年侵佔東南亞的日兵,公認最凶殘的,並不是日本人,而是朝鮮兵。在中國的晚清時期,洋人不可惡,但是買辦、假洋鬼子,卻是欺凌百姓的最積極者。如果從以上的這些歷史個案去看,則希特拉身為奧地利人,也可能有猶太血統,卻是反猶最力的「德國人」,也就一點也不奇怪了。
 
把以上準則放在現代,李登輝本是共產黨員,是台共第四號人物,後來出賣共產黨,把「海底」交給國民黨,令台共一鋪清袋,全數給國民黨清剿,穩定了「中華民國在台灣」的政權。在此之後,李登輝的反共,反而是最激烈的,大家有目共睹,也不必細表了。
如大家看看香港,指罵中共最力的幾支健筆,在七十年代、八十年代、九十年代等等均是中共合作伙伴,有的甚至參加過六七暴動,只是一朝反目,倒轉槍頭,反倒比其他的民主派罵得更激烈十倍了。
總結而言,新移民的第二代,往往更加討厭新移民,這並非是道德判斷,而是基於政治心理的科學,因此也是有著科學上的必然性。至於其心理學的原因為何,則篇幅太長,並非本文所能覆蓋也。 

 
作者為小說作家、報社主筆、股票投資者,吃喝活樂的專家。
逢周一、三至五刊出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