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14

【蘋果日報】盧曼思:專訪練乙錚 倡2030年港人公投自決命運 (529)

近日社會有聲音,香港人如今的抗爭目標應為:2047。

《中英聯合聲明》及《基本法》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後不實行社會主義的制度和政策,保持香港原有的資本主義制度和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但五十年後、即2047年之後香港會點,是一個大問號。

本刊專訪「香江健筆」練乙錚(64歲)、雨傘運動後率先提出2047公投自決的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19歲),一老一少都認為,要汲取八十年代香港人無得揀的歷史教訓,由現在起用大約十年時間,推動民間深入討論2047之後的香港管治及社會運行模式,然後在2030年正式啟動公投,由香港人以一人一票方式決定自己的命運。

練乙錚更認為,香港人現在的着眼點,不應該是梁振英會否連任或誰人當特首,而是要把握時間,讓下一代有得揀,並藉推動公投來緩和街頭激進抗爭。

問:記者 練:練乙錚

問:你可認同2047前途問題,是當下香港人的抗爭方向?

練:我這一輩人,時日無多啦,我們爭取的東西其實很少:即香港特區政府唔好搞咁多一國嘅嘢,做特首嘅人生生性性,唔好原汁原味攞《環球時報》那種意識形態來治理香港,咁就差唔多收貨,還得神落。

但班後生仔唔係咁諗,佢哋到咗2047年,先至係壯年,所以我們應該睇後生仔的利益。他們主張什麼,只要有道理,我都會支持,包括香港人的前途自決。

九七回歸對後生仔來講,是一場飛來橫禍,好無辜,無端端俾人赤化,最後可能仲要接受共產黨統治。呢樣嘢,連今日香港的老左派也頂唔順,你叫梁振英明日成家人返大陸住佢都頂唔順,咁點叫後生仔去啃,所以我覺得,如果他們要求香港人為2047年前途自決,這其實是很合理的要求。

問:什麼是前途自決?

練:自決是所謂一個open-ended的機會,由香港大多數人決定2047年之後的香港管治方式,很可能包括:留在一國兩制體制之下、或者完全吸收入中國管治範圍、或者高度自治、完全自治、聯邦制、邦聯制、獨立……各種可能性都可在自決之下,不表示選取了某一個結局。

問:自決跟港獨是兩回事?

練:是。去到自決階段之前,要做好多準備功夫,你要求北京考慮它已不簡單,所以全香港要出好多力,造成好多聲音、好多壓力,起碼要北京聽到。我覺得,最近學民思潮提出,用十年時間在香港推動2047年之後的前途公投很合適,香港人要想是否支持。公投起碼讓人有機會,講出一個願望,你之後是否同意,或之後要跟人談判扭計,是另一回事。起碼香港人應爭取到,有機會表達聲音,而北京願意聽。

問:自決的方式是公投?

練:公投是一個最合理、最可行的做法,不要搞什麼篩選委員會或搵人做代表,公投就公投,要包含一個民主普選,每人有一個聲音,不可以由阿爺來指指點點,呢樣嘢無人接受到。

問:公投要在什麼時候完成?

練:香港1997年主權回歸,80年代初開始中英談判,大概用15年時間。所以2047年再做一次前途抉擇,到2030年初,就應該開始公投。之前的醞釀功夫現在應該開始,愈早愈好,起碼可做好各種心理上準備,有人要準備後路,也早些給他們機會。

問:民間可做什麼醞釀功夫?

練:民間可以做很多,第一,可做研究;第二,可做推廣普及討論;第三,可建立一些平台,在學校、媒體上,都可以醞釀。我覺得愈廣泛愈深入愈好,民間可做的功夫很多,政府反而在這個問題上,不阻撓你已經好好。

總之呢件事,不應該好似九七回歸時,連三腳櫈也不准,只有兩腳、兩個政府之間決定,2047不可以這樣做,香港人特別是年輕一代,不會滿意以前的做法,他們要有聲音,所以民間團體要遍地開花討論及推動這件事。

問:如果一旦投票結果是港獨,有幾大機會做到?

練:當然困難,不要說共產黨,中國傳統的大一統思想,加上共產黨乜都要管,點可能好順攤容許你獨立,我覺得很困難,因此暫不需要探討,先搞得掂政府容許你公投、肯承認公投結果。

問:對啊,北京很難會承認公投,但你的意思是,這一刻的着眼點,不應該是結果,而是要爭取表態?

練:是,之後好多嘢發生,例如:政府會點轉彎、中共會點打壓、香港人會點反應、縮沙還是鍥而不捨爭取,那是下一代人的事,到時會點,真的很難預料。你表態後,對方開個價,你是否接受,到時討價還價,中間的矛盾點樣解決,由將來台上台下的人決定。

問:公投出現之前,社會可會持續有激進抗爭?

練:會,兩樣嘢互相影響,推動公投是和平、理性,但如果遇到阻力,有可能引發比較激進或勇武反應,所以我覺得,理性討論愈進行得順利,愈不需要有人動武,我覺得這個選擇,特區政府要好清楚:是要將香港帶引到一條理性道路,還是做一些事出來,搞到香港進入一個非常動盪的狀態,這完全是特區政府主導。

問:即是說,公投有助緩和激進抗爭?

練:係,你想想,沒有人願意流血、沒有人樂意犧牲,走投無路才會。如果政府能給人希望,俾人看到前途可能的出路,是合理、理性,人們不會偏向勇武一方。我們看歷史就知,十九世紀歐洲社會階級矛盾嚴重,馬克思、恩格斯要搞暴力革命,但後來他們看到資本主義國家裡的所謂資產階級民主,都可以給予機會他們執政,所以恩格斯晚年都覺得,要走議會道路,不一定要搞暴力的無產階級革命。西方是這樣走出來,同樣,這條路香港也可以走,只要俾到後生仔一個希望,他們不會去搞什麼縱火、燒車、掟磚頭。

資料:鄭詠欣



原文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