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03-28

【輔仁媒體】容樂其:我在朗豪坊Mos Burger 的最後一句話:「你唔好同我講國語,我聽唔明」 (1420)

image

影呢張未過期既九五折卡,純粹話俾大家知,我真係去開的。

事件唔複雜。

今日夜晚九點幾十點左右,我去朗豪坊Mos Burger 食野,Double Mos 轉E 餐飲蕃茄汁,$61九五折變$57.9,等左個零字都無野食,侍應埋來拿我收據睇,當時佢無出聲,然後走回廚房睇睇,就拿一盤包住了的包及炸雞連野飲俾我,講左句「bu 姣依斯」,我立即覺得唔妥,但我覺得要包容既,畢竟朗豪坊咁多大陸人,佢轉唔切台唔係死罪,我好明確咁回佢「唔該你」。

然後都好小事,個包同炸雞被職員以外賣方式包實左又擺耐左,我要求換過第二份,由於呢個動作,我係行埋去廚房個邊自己做,負責廚房係第二個人,同我講番廣東話,然後我就番埋去等。

等了一陣,頭先既侍應又來了,又係「bu 姣依斯」「肛彩嬲勒」,我覺得自己好有修養呀,我講多次「唔該你」,但之後我真係忍唔到,佢繼續「bu 姣依斯」,我就望住佢講「你唔好同我講國語,我聽唔明」,佢就咁就走開左,之後到我食完走埋都無返來。

坦白講,我自己打字都用拼音,台灣人講國語同大陸普通話基本上無乜分別,大陸人來香港居住及打工係現實,就算對住充滿鄉音既癱仔山小勒襪演買線加四隻土匪機翼凍撚茶,我都只會一樣唔該你。個問題係,一間鬧市核心地區的食肆,你個management 係點撚樣做架呢?你既指示就係叫侍應對乜客都講普通話?三次啵,三句來往既對話啵,conversation 啵,乜撚野呀而家?

決定寫文之前,我徵詢過某位朋友意見,以佢所知Mos Burger 以前的確係日本人開,近年轉為大陸公司經營,我無法證實呢個資訊,我只可以話,如果我收唔到任何有關公司俾我既最新資訊(我無遮特價卡編號的),上面個句「你唔好同我講國語,我聽唔明」就係我最後一句對Mos Burger 要講機野。

我日日去朗豪坊的,我係唔會話以後唔經過個度,只會話以後唔洗旨意我幫襯。



原文連結